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64章 初入阴冥(8)

    刘浪跟提耳道人反应迅速,在双脚踏空的同时,已迅速出脚,分别将没被抓住的脚踢了出去。

    可是,正在此时,刘浪只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是我!”

    声音果敢,直入耳膜。

    二人同时收脚,可视线完全被沙土阻挡。

    这些沙土并不如阳间那般无缝不入,倒像是粒粒悬浮一般,想象中的窒息感并没有传来,取而代之的反而是阵阵燥热。

    每一寸沙土都好似流水一般由上往下落,源源不断,而落到脚底下之后,竟然又诡异的消失不见。

    刘浪跟提耳道人都是目瞪口呆,根本没想到沙土下面竟然还有如此玄机。

    努力克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双脚刚刚落实,刘浪连忙抓向前面的那个身影,急急问道:“吴警官?”

    声音幽幽的传了过来,但却非常虚弱:“是、是我,刘、刘浪,你、你怎么来了?”

    “啊?真是吴警官?”

    刘浪大喜过望,上前一把抱住吴暖暖,不觉双眼落泪,哽咽不已。

    提耳道人更是又惊又奇,连忙环顾了一下四周,眼神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直直的盯着吴暖暖,不禁热切的问道:“这、这里是你发现的?”

    吴暖暖抬起头来看了提耳道人一眼,虽然不知道提耳道人是何许人,但知他跟刘浪在一起,定然也不是坏人,便轻轻点了点头道:“我、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机缘巧合之下发现这些沙土下面还有一方空间,而且……”

    “轰轰轰!”

    又是数声巨响,像是阴火狠狠撞击到了沙土之上。

    三人脸色都是一变。

    这些沙土显然能隔绝阴火,而且那些阴火似乎也不会穿透沙土,暂时倒是没了生命危险,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三人此时所处的地方流沙如水,永无休止的倾泻而下,却又似是永远填不满一般。

    刘浪抬起头来,看到上方依旧是流沙游动,像是一层层波浪一般。

    提耳道人本来凝重的表情显得愈发炽热,目光贪婪的盯着吴暖暖。

    只是,提耳道人此时的贪婪不是来看美色,倒像是在欣赏一件毕生的杰作一般。

    吴暖暖脸色苍白,身上数道斑驳的伤痕,紧紧依靠在刘浪的怀中,带着几分小鸟依人的感觉。

    刘浪莫名心中一动,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既然找到了吴暖暖,心里就踏实了一半,接下来就是考虑该怎么出去了。

    满脑子的疑惑必须先等着出去再问。

    刘浪正想征询一下提耳道人如何是好,却见提耳道人已拿出罗盘,口中念念有词,同时从背后的布袋里拿出一块鸡蛋大小的红石头。

    那块石头棱角分明,其中蕴含着丝丝黑气,而那些黑气也像是在里面缓缓游动一般。

    刘浪眉头一皱,心中暗道:这提耳道人冒险下来,难道就是弄这些红石?这是什么玩意?

    虽然心中不解,可看着提耳道人一脸认真的样子,刘浪只好强压下心中的疑惑,温柔的抚摸着吴暖暖利索的短发,低声安慰道:“找到你就好了,找到你就好了……”

    声声低语,钻入吴暖暖耳朵里,却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旋律。

    吴暖暖心头一动,张了张嘴,终究还是一句话没说,将脑袋深深埋在刘浪的胸膛,不觉泪雨涟涟,心中却是在想:他也不是无情之人,此番就算真死在这个鬼地方,我也无憾了吧?

    “快,跟我走!”

    二人正各怀感触,忽听得提耳道人高声喝了一句。

    二人这才抬起头来,朝着提耳道人一看,只见他将那块红石放在了罗盘之上,道道黑色游丝竟然缓缓飘落而下,钻进了罗盘里。

    罗盘起初并没有什么反应,可很快就指向左前方。

    不断用手拨弄着飘下来的沙土,三人艰难的沿着罗盘指明的方向往前走。

    脚下跟头顶上完全一样,都是由流沙构铸,而诡异是却只是这一人多高的地方,流沙虽然不停的流动,但却相对要稀薄一些。

    那块红石头发出淡淡的光芒,正好将周围照亮。

    可是,等往前走了一会儿,刘浪这才发现,似乎三人走到哪里,沙土就会变得稀薄一些,而刚刚走过去的身后,竟然再次被沙土填满。

    难道自带屏蔽属性?

    刘浪心中又惊又奇,可此番逃回阳间再说,哪里管得了这么诸多异象?

    少了阴火的追杀,这沙土之中的行走虽然艰难,但对三人来说,却更像是一段轻松的徒步旅行。

    约莫往前走了半个多小时,提耳道人忽然停住脚,抬头看向头顶,低声道:“到了。”

    “到了?到哪里了?”刘浪问道。

    吴暖暖虽然疑惑,但有刘浪在身边,尤其这里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似乎刘浪就是自己的天地,那个强横的吴警官完全消失不见,任凭刘浪搀扶挟抱着自己。

    吴暖暖心中莫名有一种奇怪的念头:如果一直待在这种地方,直到终老,不再回到那繁华的都市,会不会也很好呢?

    刚有这种想法,吴暖暖不禁吓了自己一大跳,内心更是急跳了两下,似乎有些不认识自己一般:我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想法?

    俨然成了小女人的心思。

    刘浪浑然不知吴暖暖的想法,却是眯起了眼睛,也抬起头来往上看去。

    提耳道人手中的罗盘停止了摆动,那块红石里面的黑丝也消失不见,此时看起来倒更像是一盏微弱的红灯笼。

    提耳道人深吸了一口气,怔怔的盯着头顶之上,沉声道:“那只公鸡就在上面,一旦我们离开这些沙土,阴火就会再一次攻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在拴住公鸡的白线消失的同时,迅速跳出去,骑在公鸡的身上,让它带我们回到阳间。”

    刘浪跟吴暖暖闻听此言,都是惊异无比。

    可此时并没有其它办法,只得同时重重点了点头:“一切全凭道长吩咐。”

    提耳道人也是微微颌首,却是不再吭声,不断用手指掐算,似乎在计算白绳何时消失。

    “喔喔喔……”

    感觉仅仅不过几分钟的时间,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鸡鸣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直震得刘浪心神一荡:怎么这么凄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