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73章 一重山

    一重山是一重天,一重天处仙道缠。

    不知不觉中,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刘浪盘坐在床上,闭目不语,像是睡着了一般。

    虽然外面此时下起了小雨,小雨中还夹杂着几片雪花,预示着冬天真的来了。可是,刘浪对这一切却浑然不觉。

    在刘浪的脑海中,再次出现了那连绵不绝的山峰。

    山峰之处刀如风,万里无雨的天际中突然一声霹雳,直轰刘浪的脑海。

    刘浪猛然间睁开眼睛,一抬手,嘴中喝道:“一重山!”正对上那道霹雳。

    霹雳咔嚓一声击到了刘浪的手心,电流在瞬间贯穿了刘浪的全身,可是,很快又钻到了刘浪脚下的山巅之上。

    刘浪看着手心,似乎有一种使不尽用不完的力气,不禁疑惑不已:这,难道真的是一重山?

    传说中天道分九重,各色神仙根据等级的不同分别居住在不同的重天上。

    一重天是最下等的神仙,但却是脱离了凡俗的束缚,命寿不再是以年计,而是以百年计。

    每上一重天,神仙的修为就会越高,所活的寿命也就越长。

    九重天上神仙的寿命已可以用万年来计算了。

    瞑神中的刘浪站在山巅之上,扶摇不知几万里,而四周的山峰都显得极其渺小,甚至巨树都只如蝼蚁一般。

    刘浪抬起头,似乎轻轻一碰,就能触及到天空。

    手一挥,风雷起,脚一跺,地动摇!

    刘浪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本来越发不相信的东西开始慢慢相信了:难道,这个世界上真有神仙?而这十重山,简单的几句话,却是神仙的法门?

    刘浪似乎终于明白了后半句的意思:一重天处仙道缠。

    道家之至为仙,而世间之法无出于道术。

    刘浪想起了提耳道人在临别时看自己的眼神,像是在说:我是触及仙道的人,你小子不容易啊。

    刘浪当时没有读懂提耳道人那个眼神的意思,但此时一切空明之中,似乎也隐隐参透了一丝一毫。

    “一重天!”

    刘浪猛然间一跺脚,整个虚空中的山岳猛然间剧烈的震颤了起来,竟然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再次塌陷。

    刘浪霍得睁开眼睛,一摸额头,大汗淋淋。

    “吁……,刚才,难道不是梦吗?”

    浑身疲惫无比,全身被汗水浸透。

    刘浪抬头看了看窗外,已变得漆黑一片,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

    这一坐,竟然坐了近二十多个小时。

    想起自己在空明中的所见所闻,刘浪心中也是愈发的惊奇。

    转头看了看小黑,小黑依旧还在熟睡之中。

    自己下了床,走到院子中的枯井边,刘浪脑海中飞旋着虚空中的景象,不觉看了看井底,嘴角微微一笑,猛然间往下一拍,低喝一声:“一重山!”

    什么都没发生!

    刘浪皱了皱眉头,难道刚才只是做了一场梦?

    “咔嚓!”

    刚有这种想法,井底传来一声震动,像是石头断裂了一般,紧接着,整个地面轻微的震荡了一下。

    震动虽然跟一二级地震那么细微,可刘浪还是清晰的感受得到。

    本来怅然若失的心情猛然间兴奋了起来,刘浪连想都没想,直接两手撑着井壁,噌噌噌窜了下去。

    院中的井早就干枯许久了,之前刘浪曾经下来看过。井深十多米,而最下面有一块青石板。

    等刘浪下到井底的时候,将体内那丝鬼气运了分毫到双眼之中,便清楚的看到了井底那块青石板已碎成了数块,而下面似乎隐隐有水冒出的痕迹。

    井底不断发出滋滋的声响,刘浪定睛一看,不禁有些怀疑这是否是自己的所为了。

    碎裂的青石板下,竟然真的冒出了地下水,而且一涌出来,就像是决堤了一般,眨眼间填满了井底,速度也越来越快,眼见已有了十几厘米深了。

    刘浪伸出手来,鞠了一捧到嘴边,咕咚喝了下去。

    甘甜透凉,却是难得好喝的水。

    “哈哈,哈哈,竟然真的可以?这真的是一重天的威力?真的是!”

    刘浪兴奋无比,跟猴子一般又是一个急窜,几个腾跃已冲出了井口。

    一把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扯掉,赤着全身,刘浪像是发泄一般,仰天大啸一声,从未感觉如此的畅快。

    “仙路,原来真的有仙路的存在!”

    刘浪恨不得立刻就去一趟蓬莱阁,来确定朱涯说的那些话的真实性。

    朱涯说极有可能碰到了仙人,而那个仙人还将吴半仙给抓走了。

    仙人?又算是什么?

    豪情万丈!

    扑通!

    仰面朝天,古铜色的皮肉紧紧贴近了地面,像是回到了最原始的状态一般。

    之前刘浪一直担心这儿担心哪儿,就怕一不小心会伤害到自己关心的人。

    可如今既然修成了一重天,还怕啥?恐怕跟那个九让和尚都有的一战了,更何惧泥人王乎?

    雨越下越大,伴随着一声惊雷,像是在宣告新的征程一般。

    …………

    茅山。

    朱涯黑着眼圈从万义良的房间中走了出来,转身往回看了一眼,复又跪倒在地,重重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朝着山下发足狂奔。

    这一次,是主动,更也没有了半丝迟疑。

    茅山脚下,鬼鬼坐在迎客的小亭子凝视着夜色,看着阴沉沉的天空,不觉有些出神。脑海中回想着跟朱涯谈论的每一句话。

    与其说是将刘浪的话带给朱涯,倒不如说是解开自己的心结。

    鬼鬼将万义良要去狐墓的事情告诉朱涯后,朱涯好半天没有说话,而是面色铁青,拳头紧握,像是一只将要发狂的野兽一般。

    可是,朱涯最终什么都没做,而是难得的冲着鬼鬼笑了笑:“谢谢你的提醒,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说着,朱涯走出了偏房,走向万义良的房间。

    鬼鬼没有再说什么,也跟着走出了房间,没有去任何地方,而是下了山,坐在小亭子里等着。

    “也许朱涯说的对,我喜欢的根本不是他。因为他只是他的影子,而一个人不可能去喜欢一个影子……”

    鬼鬼惨淡的一笑,随即又摇了摇头:“呵呵,我还真是傻,我这种人凭什么拥有爱情?我只要好好去做他交待的事就好了。”

    山道上下来一个人影,几个眨眼之间已来到鬼鬼的面前,一看到鬼鬼,不禁有些惊奇:“鬼鬼姐,你怎么还没走?”

    鬼鬼站起身,将遮挡在自己额前的发丝拨弄到身后,轻轻一笑道:“我在等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