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75章 修罗白骨道(加更一)

    阴阳医馆门口,两道影子相对而视。      .      .  

    刘浪已将初灵收了起来,怀抱着小黑,含情脉脉的盯着韩晓琪,嘴唇一动,柔情似水:“晓琪,你躲不掉我的。”

    韩晓琪娇羞的低着头,心中却是复杂无比。

    本来不想将刘浪卷入自己的纷争之中,可不知不觉中,刘浪却成为了这其中的一部分。

    夜色笼罩,隐隐有些透亮,抬头看了看天际,似乎天快要亮了。

    韩晓琪抿着嘴,思绪万千,声音低如蚊蝇,好似两个正谈恋爱的小情侣,“你、你把鬼婆婆惹怒了。”

    “哈哈,晓琪,谁叫鬼婆婆非要把你藏起来的。”

    刘浪上前一步,几乎贴近了韩晓琪,一把将小黑塞到了韩晓琪的手里,“晓琪,我去龙虎山这段时间,帮我照顾小黑,它,对我很重要。”

    韩晓琪终于抬起头来,脸颊泛起了一丝红晕,跟常人一般无二,哪里有半分鬼魅的模样?

    “你、你去龙虎山干嘛?”

    刘浪一怔,嘿嘿一笑:“了却该了却的事。”

    “那、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韩晓琪突然发现,自己说话竟然吞吞吐吐的,完全没了之前的模样,而面对刘浪时,心中却如小兔乱撞一般。

    我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韩晓琪心里暗暗骂了自己两句,目光一转,却见刘浪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你、你看什么?”

    “晓琪,还记得我给你的承诺吗?”

    “什、什么承诺?我、我哪里知道?”

    “呵呵,你不记得我可不会忘记。我要帮你恢复肉身,带你走遍天下,尝尽人间美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不再颠沛流离,不再被恐惧困扰。”刘浪豪言壮语,突然诗意大发,眼珠一转,继续说道:“白天牧马放羊,夜晚星辰苍穹,做该做之事,抒想抒的心情!”

    韩晓琪不觉有些动容,眼圈微微泛红,重重点了点头,“我、我记住了。”心潮却是惊涛骇浪一般翻滚了起来。

    刘浪伸出手,想要拥抱韩晓琪,可忽然又止住,只是轻轻拍了拍韩晓琪的肩膀:“帮我好好照顾小黑!”

    说着,大踏步朝着巷子口走去。

    清晨第一抹亮光从巷口射了进来,将刘浪高大的身影拉长。

    韩晓琪看着刘浪远去的背影,银牙轻咬,霍然回身,冲进了阴阳医馆之中,对着鬼婆婆喊道:“鬼婆婆,我要修炼《修罗白骨道》!”目光坚毅,不容质疑。

    鬼婆婆浑浊的老眼突然放着精光,直直的盯着韩晓琪,连干瘪的嘴唇也微微颤抖了起来:“你、你说什么?”

    “我要修炼《修罗白骨道》,鬼婆婆,请助我!”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鬼婆婆颤巍巍的伸出干枯的手,抚摸着韩晓琪的脸颊,竟然老泪纵横:“晓琪,你可知修炼这修罗白骨道的辛苦?”

    “知道!”

    “那你可知修炼《修罗白骨道》堪比堕入十八层地狱的煎熬?”

    “知道!”

    “那你可知修炼《修罗白骨道》可能九死一生,魂飞魄散?”

    “知道!”

    “那、那你为何还要修炼?”

    “因为……我要跟着他走遍天下,尝尽人间美食,赏尽世间美景,做想做的事,牧马放羊,日月星辰!”

    眼神熠熠生彩,没有半分迟疑之色。

    《修罗白骨道》,相传是地藏王菩萨发下‘地狱未空,誓不成佛’的宏愿之后,散落于阴冥之中的一道法门。凡阴冥魂魄只要能修成修罗白骨道,尝地狱无限苦难,受心神诸多煎熬,可生白骨,活皮肉,不经轮回再世为人。

    这道法门虽然在阴冥流传极为广泛,但自从散于阴冥之后,却从来没有一人修炼成功。

    但凡修炼此法之人,无一不是魂飞魄散,最终消失于世间之中。

    而渐渐的,这《修罗白骨道》便好似屠龙之术一般,只是偶尔被人提起,却再也没有人修炼过。

    世间玄妙法,皆作如是观。

    ……

    刘浪自从使出了一重山之后,整个人心性的确大变。

    有时候传说并不一定是假的,就如在最开始的时候根本不相信有鬼存在一般。

    虽然这一重山仅仅只是一重山,甚至可能连天道都算不上,但对刘浪的影响却是前所未有的。

    十重山明显不仅仅只有一重山那么简单,刘浪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爷爷是如何得到这一重山的,但刘浪的眼界却由此开阔,再也没有了之前那般桎梏的存在。

    正所谓眼界决定一切。

    如果将目光放远阴冥九天之上,那诸多烦恼又算了什么呢?

    刘浪告辞了韩晓琪,将小黑托付于她之后,完全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会让韩晓琪发生如此变化。

    待回到花圈店后,刘浪给黎升龙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马上动身去龙虎山。

    黎升龙自从将自己的想法跟刘浪坦白之后,一直在蜡像馆中忐忑度日,忽然间接到刘浪的电话,似乎还有些没有搞明白:“教主,你真的决定要去龙虎山了?”

    “去,提亲!”

    黎升龙一怔,又问道:“那我们怎么去?要不要坐火车?”

    “徒步!”

    挂了电话之后,刘浪将整个花圈店又整理了一番,顺手画了几张符,带上一些抓鬼专用的工具,再次回到卧室之后,目光无意中扫到了那两个槐木牌。

    风越四鬼已被渡入阴司,如今究竟怎么样也不知道了。

    轻轻叹了一口气,上前将槐木牌收起来,准备一把火烧了。

    可是,当刘浪的目光碰到槐木牌旁边被自己随意丢弃的阴火石之后,不禁一愣神。

    放下槐木牌,拿起阴火石。

    本来只是闪着淡淡红光的阴火石,此时其内似乎又隐隐流动着道道黑丝。

    黑丝虽然还很稀少,但显然也在一点点增加。

    “奇怪,我明明将里面的鬼气全部吸收了啊?难道这玩意还能主动吸纳鬼气?”

    一想到这里,刘浪顿时惊喜不已。

    难怪提耳道人只给了自己一块阴火石啊,看来他早就知道这一切了呢。

    再也不把阴火石将一块废石扔在一边了,刘浪找了一块布,认认真真的将阴火石包好,跟符纸之类的东西一并放进了自己的背包里。

    龙虎山,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