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76章 九贤和尚(加更二)

    祁连山脉深处。

    犹如春花般烂漫的深谷之中,庙宇之前的草地上,一个光头跟一只肥胖的老鼠平行躺着,看起来惬意无比。

    “花生,你说你拜了个人类的师父?”

    “是啊,师父可厉害了,而且,这化生骨跟骨刀就是师父给我的呢。”

    和尚不答,捋了捋自己的八字胡,反手又拿起那把骨刀,摸索了两下:“你师父想让你将化生骨跟骨刀炼在一起?”

    “嗯,九贤大师,你不是认识一位炼器大师吗?能不能求他帮个忙?”

    和尚沉默不语,许久之后才缓缓的问道:“你说是的真的?妖煞幻镜真的再次出现了?”

    “我亲眼所见!”

    “哎……看来,地底下那些妖怪还是不老实了,维持了千年的和平恐怕会再次被打乱了。”

    和尚长长叹了一口气,噗的一声,身体猛然间变小了很多,可体型依旧比花生要大上一轮:“也许,有了这把骨刀跟化生骨,我们在面对地下那些妖怪的时候,也能有一战之力呢。”

    和尚所化的老鼠身上隐隐披着一层淡黄色的皮毛,跟花生黑中透灰的毛发却是截然不同。

    花生一见和尚幻化成老鼠的模样,不禁一怔,随即吱吱一笑,抓起化生骨问道:“九贤大师,你真要去吗?”

    大老鼠瞪了花生一眼,低声呵斥道:“花生,从现在开始,要叫我六爷爷。”

    “啊?咋了,不是要叫九贤大师吗?”花生明知故问。

    大老鼠抬头敲了花生一下,又训斥道:“哼,你小子出现游历了这么长时间,竟然也长心眼了啊,跟六爷爷耍心眼啊?”

    六爷爷小爪抓住骨刀,朝着山谷外跑去。

    花生吱吱一笑,手里拿着化生骨,也跟在六爷爷的身后。

    两只硕大的老鼠很快就跑到了岩石峭壁之上,如履平地。

    六爷爷跟花生来到一处峭壁之前,峭壁好似刀削一般,足有千丈之高,其上没有一根植被,光秃秃一片。

    两只老鼠略微一停顿,扒住峭壁往上直窜。

    “六爷爷,你慢点儿,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花生,一会儿你可要老实点啊,别再没大没小的。”

    “哦……”

    一老一小两只老鼠翻过峭壁之后,直接钻入了岩石之中,很快就来到峭壁底下的一处极大的洞窟之中。

    洞窟比两个足球场还要大,其雄伟壮观如果是常人看到,肯定会瞠目结舌。

    来到洞窟的门口之后,两只老鼠精便放慢了脚步,相互对视了一眼。

    大老鼠似乎还有些不放心,又压低声音道:“花生,你一会儿让你说什么就说什么,不让你说什么千万不要多嘴,知道吗?”

    小老鼠点了点头:“放心吧,六爷爷。”

    大老鼠将骨刀往上一扔,尾巴顺势一卷,压在骨刀的刀面之上。

    偌大一把骨刀牢牢的贴在了大老鼠的背上,纹丝不动。

    小老鼠见此,略一迟疑,也如法炮制,将化生骨背在自己的背上。

    两只老鼠精四爪着地,小心翼翼的往洞窟里面爬去。

    洞窟又大又深,在旁边还有许多小洞,那些小洞大小不一,可每一个里面都放置着一只三脚鼎。

    鼎同样也是有大有小,而在洞窟的中央位置,一座足有十米高的大鼎,外表隐隐生着铜绿,似乎又好长时间没有人用过了。

    大老鼠六爷爷来到大鼎旁边,仰起头环顾了一下四周,低声叫道:“九贤大师,您在吗?”

    小老鼠花生眼珠滴溜溜乱转,听到六爷爷的话后,似乎突然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心中不禁暗暗琢磨了起来:原来,六爷爷九贤这名字是这么来的啊?九贤大师究竟又是什么人啊?

    可花生受了六爷爷的告诫,此时也不敢说话,老老实实的爬伏在地上。

    老鼠精四肢着地,是对要见之人的莫大尊重。

    六爷爷叫了一声,见没有人回答,不由得轻轻皱了皱眉头,又喊了一句:“九贤大师,您蒲团下面那只受您教化的小老鼠来了,还请您见一面吧?”

    声音细微,丝丝回荡在洞窟之中,竟然带出阵阵回音,显然隔外入耳。

    “轰隆隆!”

    大鼎忽然剧烈的摇晃了两下。

    两只老鼠精立刻后退了两步,仰头看着大鼎。

    大鼎晃动了两下之后,很快就停了下来。

    很快,从大鼎下面的地洞里冒出一个光头。

    眨眼间,光头刺溜一下钻了出来,竟然是个穿袈裟的和尚。

    只是这个和尚长得又矮又胖,个头不过一米多点儿,跟着滚地葫芦一般,眉头还挂着两条长长的白眉毛,一直耷拉到下巴处。

    和尚眉眼细长,嘴大如钟,脸上还带着睡意,从地底钻出来之后还伸了伸懒腰,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

    眯起眼睛看了看两只老鼠,和尚微微一笑,抬手指着六爷爷道:“小六啊?好久不见了呢,你怎么今天突然又冒出来了?”

    和尚的手纤细白净,如果放在女子身上,倒真是纤纤柔夷了。

    六爷爷依旧四脚伏地,似乎有些激动,连忙抬起头看着和尚:“九贤大师,我跟我的孙儿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汇报。”

    “哦?重要的事情?”

    和尚目光扫了花生两眼,却是微微点了点头,大嘴一咧:“你是花生?”

    花生一怔,这还没自我介绍呢?怎么他就知道我的名字?

    嘴上连忙恭恭敬敬的回答道:“是,九贤大师。”

    和尚似乎有些疲惫,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又问道:“小六啊,你们身上背的可是化生骨跟传说中的骨刀?”

    六爷爷并没有任何惊异之色,似乎对和尚一眼看去自己身上背的东西毫不奇怪,连忙点头道:“对,九贤大师,我的孙儿无意中弄来这两样东西,想请大师帮忙炼化成一件兵器。”

    “炼器?”

    和尚微微皱了皱眉头,两手成佛,哈哈一笑,兀自念道:“佛祖有好生之德,而骨刀却是天下极阴之利器,炼化只为杀戮。”怒目一瞪,猛然间训斥道:“小六,你听我诵佛百余年,终将有所参悟修得妖身,怎么还能徒增杀孽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