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78章 麻衣七签(元宵节快乐)

    刘浪将一切收拾好了之后,黎升龙早就老老实实的等在了外面。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看着花圈店,不知为何,刘浪最感觉有些不舍。这一去不知多长时间,而等下次再回来的时候,恐怕早就蒙上了一层尘土了吧?

    “教主,车已在外面等着了。”黎升龙恭恭敬敬的说道。

    刘浪点了点头,“这一路我们全当游山玩水了。”

    想了想,刘浪又给何尚打了一个电话。

    何尚似乎早就等着刘浪了,一见电话打过来,连忙接起:“姐夫,我已经跟欧阳图韦联系上了,专门派了人在西条路那里二十四小时监视,一有情况就会立即汇报的。”

    刘浪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嗯,一切你多跟欧阳图韦学习学习。”

    “知道了,姐夫,您放心好了。”

    将燕京的事都安排的差不多了,刘浪刚刚走到巷子口,却又被一个人拦了下来。

    那人兴冲冲的抓住刘浪的手,激动道:“大师大师,谢谢你了。”

    说着,那人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包裹,递到刘浪手里,“大师,这是酬劳,还望一定收下。”

    刘浪笑了笑,也没客气,接过来试了一下,至少二三万。

    有钱人出手倒是真大方。

    刘浪将包裹递到黎升龙手里,对来人笑道:“施老板,您看您,真是太客气了,抓鬼除妖自然是我们的职责,如果下次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哦。”

    “好好好。”施天极连连点头,对刘浪的尊敬又是加了几分。

    自从几天前帮助施天极除了曹星中之后,天极娱乐倒真没事再发生了。

    不过这几天刘浪要么在火车道那边,还去阴冥逛了一逛,要么就是在家修炼,倒让施天极扑了几次空。

    施天极经营着这么大一个娱乐公司,而且不时还要去外地偏远的地方拍片,自然也经常碰到一些古怪的事情。

    之前施天极也暗中请过几个道士,可那些基本都是招摇撞骗,这次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有真本事的,哪里还能放过?

    一番讨好巴结之后,施天极目送着刘浪离开之后,眉眼间的笑容也终于收拢了起来。

    “终于算是过了一关,哎,找个地方放松一下吧。”

    施天极自言自语,开着车转了一圈,忽然想起最近有朋友提起过一个好玩的地方:“嘿嘿,对了,听说最近云雨楼换了个叫美人豹的美女老板,正好玩玩去。”

    黎升龙开着车,载着刘浪到了郊区,然后将车停在路边,二人下车。

    黎升龙张了张嘴,略一迟疑,问道:“教主,要不要我先跟泥人王知会一下?”

    刘浪摆了摆手:“欲速则不达,到时候少不了让你周旋的地方。”

    一脚踏入了山脚下,抬头看了看面前这座并不大的小山,刘浪将手放在额头,笑了笑:“黎堂主,走吧,我们也体验一下生活。只要七天之内到达龙虎山就行了,嘿嘿,相信用不着通知,泥人王肯定会知道的。”

    黎升龙吃不透刘浪的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跟在刘浪的身后。

    黎升龙心中莫名有种古怪的念头,这一次见到这个年轻的教主,似乎跟之前又完全不一样了,可具体哪里不一样,却又说不出来。

    皱着眉头想了想,却又完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好作罢,在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

    刘浪带上黎升龙自然也有自己的想法。

    这一次去龙虎山,恐怕不只是提亲那么简单。

    一则要摸清泥人王的想法,二要弄清饶九妹的意图,而最重要的,自然是弄清楚自己的身世。

    自己服过的七尸蚀魂丸跟龙虎山有关系,自己的爷爷甚至太爷爷都跟龙虎山有关系,如今自己跟饶九妹也有关系。

    这层层关系掺杂在其中,就算知道自己身世的人都不在世了,可总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的。

    而带着黎升龙的原因更为直接。

    黎升龙跟泥人王是师兄弟,彼此对彼此的功法更是知根知基,虽然有高低之分,但如果真有意外的话,肯定能知道克制之道。

    心里有了这个算盘,刘浪反而不急了,想一步步专门挑人迹罕至的地方,甚至鬼魅出没的地方走,好不断的炼化初灵,甚至实验自己的一重山。

    黎升龙自然不知道刘浪的这些打算,看着刘浪高深莫测的样子,却是不敢有任何违逆的心思。

    ……

    一列开往西北方向的列车上。

    一个单独的包间里,一个须发全白、双目炯炯有神的老道士,跟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相对而坐。

    老道士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对面的美女。

    而美女也毫不避讳,实在无聊至极了,这才轻启朱唇问道:“师父,你不是说教我麻衣七签吗?你这都盯着我看了两个小时了,究竟算出些什么了?”

    提耳道人老脸一红,连忙咳嗽了两下,掩饰住自己的尴尬:“咳咳,徒弟啊,说来也是奇怪。你看你横眉冷峻,眸如皓月,本来天庭与山根之处都是短命之相,可却偏偏算不出这命宫几何?而且,你明明有父母早亡之相,可日角又极为光明,却是父亲依旧还在世,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啊。”

    提耳道人边说着,一个劲的晃着脑袋,那模样,如果不是知道他麻衣相术真的了得,恐怕会被人当成骗子了。

    坐在提耳道人对面的美女自然是吴暖暖。

    吴暖暖自从被刘浪救醒之后,整个人就完全变了,而且专门去找了一些卜算的籍自学。

    这次跟着提耳道人上昆仑修习卜算之术,心中却也想着算算自己的父亲究竟还是没死。

    一直以来吴暖暖总感觉父亲还活在世上,可天地茫茫根本不知何处去寻。

    这次本来隐隐有所感应,自己的亲人可能在蓬莱阁,可没想到火车中途出了事,反而碰上了提耳道人。

    命运之事,却是根本无从计划。

    看着提耳道人犯难的样子,吴暖暖道:“师父,算了,既然我的面相这么难算,那还是跟我说说我们麻衣派的顶尖相术,麻衣七签吧?”

    提耳道人闻言,心中却是思躇不已:从来还没有一个人的面相如此古怪,自相矛盾,这个弟子却是古怪至极呢。

    轻轻叹息了一声,提耳道人又自我安慰道:嗯,肯定是天赋卜算之术,所以才会有如此面相,定然可以领悟我麻衣七签。

    麻衣七签,正是麻衣派千百年不传世的卜算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