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81章 金牙庄(3)

    天色越来越黑,空气中尸臭的味道也越来越大。      .      .  

    刘浪若无其事的着茶,看着老太婆端上来热气腾腾的大米粥,对着老太婆微微一点头:“大娘,真是麻烦你了啊。”

    老太婆又是裂开无牙的嘴冲着刘浪笑了笑,“啊……晚上啊?晚上冷,我给你们去别家借被子去。”

    这老太婆又开始打起了哑谜。

    刘浪微笑的看着她,也不恼怒,只是点头道:“好好好,大娘,你去吧。”

    老太婆呵呵笑着,拄着拐杖走出了房门,走到门口的时候,嘴里还嘟囔了一句:“天冷了,门一定得关好啊……”边说着,将两扇木门给关上了。

    见老太婆走了,刘浪这才把端起的碗放下,眉头轻皱,神色有些凝重。

    黎升龙刚才怀疑茶水有问题,可看着刘浪喝下去之后并没有任何异常,便也喝了一口,果然香气四溢,倒也没有任何问题。

    可此时,黎升龙刚刚喝了一口粥,突然一股浓重的腥臭气味钻进了胃里,连忙抠着喉咙将粥吐了出来,连连用茶水冲了好几口,这才稍微缓和一点儿。

    “教、教主,这、这粥怎么这股怪味啊?”

    刘浪思索了一会儿,指了指门板,对黎升龙说道:“你去看看那两扇门锁没锁。”

    黎升龙一怔,连忙站起身来,走到门口试了一下。

    门竟然纹丝不动。

    黎升龙又用力拉了两把,依旧异常沉重。

    “啊?这是怎么回事?”

    黎升龙大惊,用力往回拉,好不容易拉动了,却听到嘎吱嘎吱的声响,赫然是外面被锁了好几道锁。

    照这样子,根本不是普通的木门,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般。

    “教主,门、门有问题。”

    “哼,何止是门有问题,这间屋子恐怕都有问题。”

    刘浪站起来,围着屋子转了一圈,来到靠墙的一张画像面前停下来,将手背于身后,抬头观望。

    画上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穿着一件淡蓝色的小袄,扎着两个羊角辫,背对着刘浪,根本看不清模样,两只手放在身前不知在做些什么。

    整间屋里每面墙上都挂着一副画像,其余几张已布了一层厚厚的灰黑,可这一张却异常干净。

    黎升龙走到刘浪身后,沉声问道:“教主,门、门打不开怎么办?”

    “呵呵,还能怎么办?静观其变。”

    “那、那个老太婆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确定,不过肯定不是好东西。”

    又看了两眼墙上的画像,刘浪走到桌前,再次坐到凳子上,看了看四周:“这间房子有问题,可能根本不是我们表面看到这么简单。”

    本来稀薄的尸气越来越重,稍微一嗅便能清楚的闻到。

    黎升龙脸色大变,连忙走到门口,刚想再次去拉一下门,可手还没伸出去,却立刻又缩了回去。

    本来黑乎乎的木门竟然变成了血红色,上面还一点点往下渗着鲜血。

    黎升龙大惊失色,尖叫道:“教、教主,这、这门……”

    刘浪眯眼一看,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冷声道:“哼,果然!”

    扭头朝着周围看了看,本来黑乎乎的墙面竟然都透着血红,一滴滴往下淌着鲜血,浓重的血腥味蔓延开来。

    努力闭上眼睛,脑海中回想着乱神术中关于炼尸的一些记载。

    乱神术之所以被称为黑巫教的圣典,正是因为其囊括着所有黑巫教各堂中的巫术,甚至还有专门克制各种巫术的方法。

    正因如此,只要得到乱神术,就能轻轻松松控制黑巫教。

    乱神术也有炼尸术的记载,可却并不详尽,足以证明这幽冥堂近乎是独立于黑巫教的存在。

    可是,里面却讲了一个名字:尸鼎。

    尸鼎,自然是炼制尸体的地方,白天看起来只是一间普通的屋子,可随着夜晚的降临,周围便会变成一片血染,犹如被放置在一个充满血腥的炉鼎之中一般。

    这种炉鼎一旦关闭,只能从外面打开,根本无法从内部开启。

    刘浪看着整个房间里不但墙上开始流血,就连地面上也渗出血水来,越发肯定这就是乱神术的记载的尸鼎。

    兵来将当,水来土吞!

    夜色越来越浓,外面响起了呜呜的声音。

    黎升龙扒着门缝朝外看去,饶是见多识广,却也吓得一哆嗦,大声叫道:“教、教主,那个老太婆又回来了。”

    刘浪两步冲到门口,也从缝隙里往外看去。

    只见外面那些壮汉双眼痴呆,散乱的站在门外,而老太婆就站在那些壮汉的最前面,一只手拄着拐杖,另一只手拿着一只黑色的古怪长鞭。

    鞭子就跟赶驴鞭一般,足有一人来高。

    老太婆干枯的脸上发出一丝冷笑,“桀桀,送上门的材料,当然要好好炼制一番喽。”

    啪!

    老太婆将长鞭一甩,一声脆响炸空响了起来。

    一个壮汉呜呜怪叫着,猛然间扑向门口。

    就在壮汉扑到门口的同时,木门应声打开,壮汉立刻钻进了屋里。

    “我靠,怪不得这些人看起来这么怪啊,原来全是被炼化过的尸体呢。”

    眼下这种情形,谁再看不出来那真是傻子了。

    黎升龙一见大汉扑进来,连忙迎上前去,挥起拳头重重击在了壮汉的脸上。

    “砰!”

    一声闷响,大汉歪歪扭扭的往后一个趔趄,使劲晃了晃脑袋,似乎极为恼怒,张开手再次扑向黎升龙。

    外面的老太婆似乎对自己炼制的尸体极为自信。

    老太婆身后足足站着十余只尸体,每个都五大三粗,就算是正常人,恐怕打斗起来也占据上风,何况还是被炼化的尸体?

    黎升龙眼见壮汉又扑了过来,连忙后退两步,抬起一脚猛踢到壮汉的腹部。

    这次壮汉并没有躲闪,只是微微一滞,忽然间伸出两只手,一把抓住黎升龙的胳膊,接着张开嘴,呜的一声大叫,直接将黎升龙的腿往嘴里塞。

    黎升龙没想到壮汉如此厉害,立刻往回撤,可力气根本抵不上壮汉。

    “啊……”

    一声惨叫。

    壮汉一口咬住了黎升龙的脚腕,刺啦撕下了一大块皮。

    黎升龙疼的冷汗直冒,可诡异的是脚上并没有流出一滴鲜血。

    刘浪冷冷的看着,却并没有出手的意思,嘴角一直挂着微笑,心中却是惊叹不已:真是有意思,炼尸跟泥人打架,倒是有趣的紧。

    不过,黎升龙虽然身为泥身,但感知却一点儿都不少,只是身上并没有血管,流不出血自然也是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