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96章 龙虎山(3)

    刘浪从床上下来,打开门,一阵冷风吹进。

    天空中月色明亮,龙虎山显得静悄悄的。

    看了看时间,离跟鬼鬼约定的差不多了。

    刘浪略一检查,确认没有人后,直接翻墙而出,身影在月光下好似猿猴,很快就没入了后山之中。

    来到后山约定的地点,刘浪远远就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等在那里。

    逼近一看,正是鬼鬼。

    “鬼鬼姐。”刘**了一声。

    鬼鬼立刻转头,嫣然一笑:“教主。”

    刘浪此时警惕无比,又看了看周围,低声道:“鬼鬼姐,我有事需要你帮忙。”

    鬼鬼见刘浪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刻意的打扮,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随即又满脸堆笑,低声应道:“教主有何吩咐?”

    在鬼鬼来之前,刘浪并没有这个想法。可是,晚上吃过洗尘宴之后,刘浪便有了这个念头。

    直接去找泥人王显然不现实,想要套出点东西也更不容易。

    但是,鬼鬼在这里,很多事情就容易多了。

    鬼鬼的画皮之术已入化境,远非普通的易容术那么简单,虽然维持的时间并不长,但想要以假乱真却也不是很难。

    刘浪的想法并不复杂,就是要鬼鬼幻化成饶无贪的样子,突然出现在泥人王的面前,装神弄鬼一番,看能否发现一些端倪。

    可是,在此之前,刘浪必须要找到饶九妹,弄张饶无贪的照片。

    将自己的想法跟鬼鬼说了之后,鬼鬼自然没有任何质疑,只是有些奇怪的问道:“教主,您怀疑那个泥人王有问题?”

    刘浪冷哼一声道:“哼,别忘了,前段时间黑巫教众残遭杀害,就是这个泥人王一手造成的。”

    鬼鬼这才将泥人王跟所有道门下山斩杀黑巫教众的事联系在一起,不禁恨得牙关紧咬,怒骂道:“教主,这个泥人王跟我们黑巫教有莫大手仇恨,教主打算怎么做?”

    “哼哼,静观其变。”

    刘浪并没有多说,而是突然上前,悄悄伏在鬼鬼的耳边,说了一句话:“从明天开始,先委屈你充当我的前任女友……”

    鬼鬼顿时张大了嘴巴,惊愕无比。

    饶是鬼鬼经历过很多的风月,可真正跟刘浪离得这么近,心中莫名又是一阵急跳,连声音都哆嗦了起来:“教、教主,为什么?”

    “呵呵,我想要这趟龙虎山之行更加精彩。当然,也是为了配合她的演出。”

    刘浪嘴角划过一丝阴险的弧度,那模样,赫然是老谋深算的老狐狸。

    刘浪隐隐感觉,自己面对的可能不只是泥人王这么简单。

    又叮嘱了几句,要鬼鬼自己多多保重,千万不要露出任何蛛丝马迹。

    跟鬼鬼告别之后,刘浪再次回到了住所,躺在床上,脑海中翻滚着自己这个庞大的计划。

    一要查清泥人王究竟跟饶无贪的死有没有关系。

    二是查清自己体内究竟压制着什么东西,还有那七尸蚀魂丸的来历是什么。

    当务之急,是要先跟饶九妹碰个面。

    就在刘浪开始了自己的部署时,泥人王似乎也有所感应。

    本来盘膝坐于蒲团这上修行的泥人王,在童瑶触碰到自己布置的阵法之后,立刻有所感应。

    “咦,龙虎山竟然有鬼魅之物潜入了?”嘴角划过一丝冷笑。

    龙虎山为道家圣地,住的全是抓鬼的道士。别说是在龙虎山上了,就是方圆百里之内,恐怕也不会有任何鬼魅阴邪之物出现。

    可是,泥人王清晰的感受到了那丝气息绝非常人。

    缓缓站起身来,推开门,看着银白的月光洒落而下。

    泥人王轻轻一笑,大踏步走出房门,鬼魅般闪躲着身形,很快来到黎升龙的卧室。

    敲门。

    好半天没有反应。

    泥人王毫不在意,轻轻一推,便将门推开了。

    身为泥人的黎升龙,根本用不着睡觉。

    泥人王推门而入,见屋里一片黑暗,并没有开灯,双眸却是一闪,竟然隐隐透出一丝幽光。

    “师弟,你似乎并不欢迎我啊!”

    黑暗中慢慢站起一个人影,缓步走到泥人王面前,拱手行礼道:“师兄,刚才睡着了,并没有听见。”

    “呵呵,那现在可睡醒了?”

    泥人王回身打开灯,环顾了一圈房间,再次来到黎升龙的面前。

    黎升龙语气生冷,凝视着泥人王,上下打量了他两眼,嘴角划过一丝冷笑:“不知师兄深夜来此所为何事?”

    “呵呵,师弟,师兄来当然是给你送好处喽。”

    “好处?”

    “当然!”泥人王摆了摆手笑道:“难道你就想这样站着跟师兄说话?”

    黎升龙脸皮抽动了两下,回身走到茶几旁边,指着凳子道:“请坐。”

    泥人王毫不客气,一屁股坐了下来,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细细品味。

    “嗯,师弟,我们师兄弟好长时间没坐在一起喝茶了吧?”

    黎升龙有所动容,可脸上依旧挂着警惕,沉声问道:“师兄,有什么事尽管说吧,用不着拐弯抹角!”

    “呵呵,师弟,你倒还是急脾气。”泥人王将茶杯放下,砸吧了两下嘴,似乎在回味茶中散发的香气,微微眯起了眼睛,不紧不慢的说道:“师弟,我看你跟刘浪走得蛮近嘛。”

    “师兄,我似乎并不是你的傀儡吧?”

    泥人王神情一滞,旋即哈哈大笑道:“师弟,你还真是爱开玩笑。你当然不是我的傀儡,可是,你似乎也不是活人吧?”

    黎升龙面色瞬间煞白,啪的一拍桌子,嗖的一下站了起来,怒视着泥人王,怒声叫道:“王无念,你少在这里给我装蒜,有什么屁快放!哼,当初你没将我炼化成你的泥人,是不是如今又有所企图,想毁了我的泥身?再次炼化成你的傀儡!”

    黎升龙边说着,手已探入怀里,做出了随时应对的准备。

    泥人王晃了晃脑袋,满脸的不在乎,轻轻叹了口气道:“哎,师弟,你看你,我只是想跟你叙叙旧,你干嘛这么激动啊?”

    话锋一转,泥人王突然压低了声音:“师弟,我毕竟是你的师兄,这次自然是给你送莫大的好处,帮你恢复肉身啊……”

    “什么?”

    黎升龙闻言,瞳孔瞬间收缩,似乎并不明白泥人王的意思,可明显已有些动容:“你、你能帮我恢复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