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100章 龙虎山(7)

    饶万春双目血红,一剑将凳子砍成了两半。

    刘浪这才发现,自己这个大舅哥手里竟然拿着一把重剑。

    只见那剑身足有几十斤,宽有十几公分,纯铁打造,砍断一张凳子简直是小菜一碟,就算砍在人身上,恐怕只要力度够大,将人砍成两截都是轻而易举。

    刘浪看着饶万春带着杀气的双眸,暗暗惊惧,这下似乎玩得有点儿大了。

    这大舅哥对自己妹妹还真是爱护有加呢。

    眼见一剑走空,饶万春瞪着双眼,再次横向一扫,爆粗口骂道:“你大爷,竟然还敢躲?”

    呼!

    重剑带起了疾风,直向刘浪的脖颈之处削来。

    “我艹你大爷,你还真想要我的命啊?饶万春,别给脸不要脸啊!”

    刘浪的火气噌的一下冒了起来,可面对重剑,却根本不敢硬碰,立刻将脑袋一缩,好似滚地葫芦一般,骨碌一下滚到了饶万春的身后,紧接着一个懒驴打滚儿,抬起一脚重重踹到了饶万春的后背上。

    饶万春往前急跑两步,直接撞上了屋中的桌子上,将桌子撞了个人仰马翻。

    再次回身,饶万春头发都快要立起来了,瞪着刘浪怒骂道:“今天我就替九妹杀了你这个花花公子,让你尝尝我虎啸剑诀的厉害!”

    嗷……

    一张嘴,好似虎啸山林一般,隐隐之间,在饶万春的脑门上似乎真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王字。

    刘浪暗擦了一把冷汗,心中却急速盘算了起来。

    奶奶的,这饶万春简直就是一根筋,看这架式真有可能想要自己的命。可是,这种时候如果真还手,不把他打得不能动是绝对不行的。但万一真把人家打残废了,还没正儿巴经提亲呢,就把大舅哥打得缺胳膊断腿,似乎太不合适了?

    眉头皱得老高,刘浪不觉有些犯难。

    饶万春见刘浪不吭声,以为他怕了,嗷嗷叫着,举着重剑又冲了上来。

    刘浪眼见不好,大喝一声:“好你个大舅哥,老子今天还真不给你脸了啊!”

    说着,一把甩出无邪鞭。

    刘浪打定了主意,先把饶万春手中那把破剑给弄下来,不然碰到非死即伤,弄到最后把屋给拆了都有可能。

    虽然拆了也不管自己事,可饶九妹那里不好看,毕竟是的娃娃亲啊。

    轻轻咬了咬牙,刘浪将双眸一眯,看到重剑朝着脑门上砍了过来,正想举鞭迎击,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娇喝:“哥,住手!”

    紧接着,一道靓丽的身影好似一阵风一般刮到了刘浪的面前,陡然停了下来。

    重剑呼啸而止,却瞬间停在了那道人影的面前。

    饶万春立刻滚出了一脑门的汗。

    只见那把重剑离饶九妹的脑袋只有零点零一公分,再下去一点儿,饶九妹恐怕真就命丧黄泉了。

    饶万春气得牙关紧咬,显然也吓坏了。

    这要是真把自己的妹妹给杀死了,后悔都没地儿说理去。

    “九妹,你要干嘛!”

    饶万春收回重剑,呲着眼盯着饶九妹。

    饶九妹穿着一件藏青色道袍,发髻盘于脑后,窈窕的身姿在道袍下若隐若显,离刘浪不过半步之遥,身上散发出特有的女人的香味幽幽的飘进了刘浪的鼻囊之中,让刘浪蓦然有些痴迷。

    刘浪心神一荡,不觉想起了与饶九妹曾经的种种。

    一幕幕好似过电影一般在眼前流转,直到看到那两块阴阳鱼玉佩之后,刘浪才知道,原来,她就是自己的未婚妻,祖辈给自己定的未婚妻。

    这种感情很复杂,先抛开是否有真情实感不说,因为有着祖辈的关系,让刘浪这棵情窦初开的小雏菊也难免有些不知所措。

    父亲让我向她提亲,可是,如果真的跟她结婚?我又该如何面对呢?

    看着饶九妹的背影,刘浪莫名又有些纠结,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终究又将所有的解释咽进了肚子里,只化成一句话:“九妹,你哥疯了……”

    “刘浪,我艹你大爷,你才疯了呢!”

    饶万春闻言,登时火冒九丈,轮进重剑还要往上砍。

    饶九妹挺胸挡在二人的中间,声音却冷静无比:“哥,这是我跟刘浪之间的事,你不用管!”

    “什么?他、他竟然欺负在我们头上来了,就差在我们头上拉屎撒尿了,不管?不管我咽不下这口气!”

    饶万春哪里肯从?

    饶九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知是在笑饶万春还是在笑刘浪,或者在笑自己,一道不急不缓的声音从嘴里飘了出来:“哥,就算你管,你能打得过他吗?”

    饶万春顿时怔住了。

    是啊,这个家伙连龙虎剑阵都能破了,在引雷符下依旧毫发无损,我、我拿什么去赢他?

    砰!

    使劲将重剑插进了地板里。

    可随即,饶万春似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将重剑拔了出来,怒吼道:“打不过也要打,这是我们龙虎山的颜面,不能丢!”

    “哼,不丢?大舅哥,我跟九妹郎情妾意,你犯哪门子混啊?九妹都不追究了,别以为你是我大舅哥,我就会放过你!”

    刘浪也梗起了脖子,瞪着眼睛,那模样,就怕事情闹不大。

    饶九妹瞟了刘浪一眼,声音低沉道:“行了,差不多就可以了!”扭头又对饶万春道:“哥,刘浪究竟做了些什么,我自然会查清楚,今天既然事情因一个女人而起,我们就必须要将那个女人赶下山!”

    “什么?”

    不仅是刘浪,就连饶万春都吃了一惊。

    刘浪心思百转,鬼鬼可是接下来一步的关键,真要是赶下山,那怎么实施?

    饶万春完全忘了这其中还是鬼鬼一档子事,将火气全撒在刘浪头上,此时听闻饶九妹这句话,不禁一愣神,又道:“那也不能轻饶了刘浪!”

    饶九妹不答,而是回身,直勾勾的盯着刘浪,眉眼间全是冰冷沉静之色。

    “刘浪,我们之间的婚约是由爷爷定下来的,就算要违逆,也不是我们能做得了主的。现在你就跟着我去龙虎山列祖列宗的牌位面前,亲口否掉这门婚约,以后我们老死不相往来!”

    “什么?否掉婚约?”

    刘浪顿时蒙了,事情似乎并没有按照预定的方向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