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104章 双修龙虎诀(下)

    饶九妹想要再次背过身去,可肩膀被刘浪死死的抓住,根本转不动,长长的睫毛扑扇了两下,却是又垂了下来,低声道:“鬼鬼姐应该快行动了吧?”

    那模样,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野蛮。

    俩人的手中各有一块阴阳八卦的烙印,就算不双修真正的龙虎诀,又岂能再无瓜葛?

    可是,这至阴之体跟至阳之体又是怎么回事?

    刘浪心中存着这个疑惑,饶九妹心中同样存着这个疑惑。

    沉默了良久,刘浪终于问道:“九妹,你知道七尸蚀魂丸吗?”

    饶九妹闻言,猛然间一颤,缓缓抬起头来:“七尸蚀魂丸?”

    “对,七尸蚀魂丸!”

    “我、我不清楚,可却听父亲提起过,似乎可以压制魂魄,那种至阴的魂魄。”

    “什么,真的是至阴的魂魄?”

    刘浪大吃一惊,两手用力,却是捏得饶九妹脸颊惨白。

    刘浪见此,连忙松开手,连声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你、你能帮我查查这七尸蚀魂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还有,我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吃这七尸蚀魂丸?”

    二人的关系陡然之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不知不觉拉近了很多。

    饶九妹也不再是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思虑良久后缓缓说道:“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跟一个打小吃七尸蚀魂丸的人定了娃娃亲,可是,那时我根本什么都不懂,只是偶尔听爷爷说起过。那个吃七尸蚀魂丸的人要么遭天劫而死,如果能活过第二个本命年,定然会与天比齐。”

    说着,饶九妹抬起头来,目光中带着一丝柔情,一对大眼睛像是会说话般看着刘浪:“后来,爷爷死了,我也只是偶尔听父亲提起过,但每次说得都非常隐晦,似乎害怕我知道。可是,在我知道你就是那个人之后,我开始根本不相信,直到刚才……”

    饶九妹垫起脚来,慢慢闭上了眼睛,温润如丝的嘴唇闪动着诱人的味道,像是樱桃一般让人忍俊不禁,细如蚊蝇的声音缓缓从那两片朱唇之中飘了出来:“我一直不相信命运的安排,可是,在刚才亲眼见到阴阳鱼玉佩中的玄机之后,我知道,我根本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

    那两片性感的嘴唇离刘浪越来越近,而刘浪的心跳也跟着加速,过往的一切都跟过电影一般在脑海中飞速的流转。

    打自己出生那一刻起,其实自己的爷爷就知道自己是至阴之体,而为了压制自己体内的至阴之魄,就联合饶九妹的爷爷一起炼制了七尸蚀魂丸,并许诺了娃娃亲。

    可那时,没有人知道饶九妹是至阳之体,更没有人将阴阳鱼玉佩的传说放在心上,只当那不过是一个传说而已。

    再过不到半年,刘浪就是第二个本命年。

    不行,如果真的死了,我给不了任何人承诺。

    不但给不了饶九妹,更给不了韩晓琪,给不了欧阳清织,给不了任何人!

    刘浪突然想到自己可能真的躲不过第二个本命年,脑海中立刻清醒了过来,正想偏过头,却听到外面响起了龙虎钟的撞击声:“咣……”

    “啊?怎么回事?”

    饶九妹立刻羞愧难以,扭头走到石室的门口,打开石门。

    屠龙虎踉踉跄跄的从外面跑了进来,一看到二人,立刻大叫:“师父,师父他老人家……”

    饶九妹连忙上前,“爹怎么了?”

    “他、他活了!”

    “啊?!”

    饶九妹立刻回头看了刘浪一眼,眼神中游动着一丝清澈:鬼鬼姐已经行动了。

    刘浪也迅速恢复了自己玩世不恭的模样,指着屠龙虎大声吩咐道:“快,带我去见见我的老丈人!”

    那模样,仿佛他跟饶九妹已生米煮成熟饭了。

    屠龙虎一怔,似乎这才发现二人是在隐蔽的石室之中,略一迟疑之后,扭头往外跑,边跑边大声叫道:“师父在未央阁,我去把饶师兄叫醒!”慌慌张张的就跑了。

    刘浪俨然真成了龙虎山的人了,此时反而也毫不避讳,一把抓住饶九妹的手,朗声笑道:“哈哈,老丈人活了?老丈人活了?”

    那笑声,张狂中带着放荡,却是极为耐人寻味。

    饶九妹任凭刘浪抓住手,跟在刘浪的身后,直接到了未央阁。

    此时已近凌晨六点,天光已微微有些放亮。

    未央阁已聚集了数十名弟子,可都不敢上前,对突然出现的饶无贪有些惊异不定。

    一个死去多时的人突然又活了过来,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可是,大家又亲眼所见,饶无贪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哪里容许有半点儿怀疑?

    饶九妹冲进人围,一眼就看到了在未央阁正中央站着的饶无贪。

    长须飘飘,身上紫青道袍一袭而下,仙风道骨。

    饶九妹一看到饶无贪,双眼再也止不住流下泪来,踉踉跄跄扑到饶无贪的怀里,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爹……”

    心中的痛楚喷涌而出。

    虽然刘浪跟饶九妹都知道这个饶无贪是鬼鬼画成的,可真正看到饶无贪时,彼此的心里却是再也难以平静。

    刘浪是第一次见到饶无贪的模样,跟传说中的仙人倒真没有什么两样,甚至用眼一看,都有一种想要膜拜的冲动。

    正所谓修炼修的就是精气神,而精为本,气为根,神形于外。

    “这、这就是饶九妹父亲的样子?”刘浪如果不是知道这个饶无贪是鬼鬼的话,早就冲上前去大叫一声:拜见老丈人。

    可是,饶九妹对饶无贪无尽的思念,在看到饶无贪的刹那,再也无法掩饰。

    父亲,父亲,你真的就是我的父亲!

    饶九妹恨不得真的让鬼鬼永远幻化成饶无贪的样子,然后陪伴自己一生一世。

    饶无贪显然也被饶九妹如此激烈的反应给弄蒙了,可短暂的犹豫之后,立刻将饶九妹推开,瞪着眼睛,中气十足的喝道:“九妹,快,将你哥叫来,我这次来是要抓住杀害我的凶手!”

    “啊?父亲,你……”

    饶无贪一摆手:“我只向阴司借了一柱香的命,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