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105章 谁冒充谁

    对于阴司的存在,在所有道门之中自然也不算是秘密。

    尤其是听到饶无贪亲口说出,在场的所有龙虎山弟子似乎在一瞬间反应了过来:这个饶无贪只是暂时还魂而已,并非真的活过来了。

    饶九妹更是立刻收敛心神,手中宝剑往半空中一举,高声喝道:“龙虎山弟子听令!”

    门口的数十个龙虎山弟子先是一怔,随即呼啦呼啦纷纷拿起宝剑,一队冲进了未央阁,一队守在了门口排成了两队,训练有速。

    刘浪见此,心中感慨:龙虎山弟子果然名不虚传。

    饶九妹使劲擦了一把眼中的泪,强忍着心中的悲痛,单膝跪地,朝着饶无贪喊道:“爹,是谁害了您?请您定夺,我等龙虎山弟子誓死报仇!”

    “誓死报仇!”

    所有在场的龙虎山弟子山呼阵阵,慷慨激扬。

    刘浪转了转眼珠,却见泥人王并不在场,不禁也上前一步,急声问道:“王师叔何在?”

    饶九妹这才发现泥人王不在,眉头轻轻一皱,又道:“请师叔!”

    一个弟子立刻匆匆回身去找王无念了。

    饶无贪环顾了一圈四周,最后目光落在了刘浪的身上,虎视眈眈的盯着刘浪,沉声问道:“你是何人?”

    刘浪连忙也单膝跪地,大声喊道:“我是刘浪,您的女婿。”

    “刘浪?”

    饶无贪略一愣神,却是将手一摆,高声道:“好,既然是我女婿,如果能帮我报了仇,以后就是龙虎山的掌门,谁也不准违逆!”

    一句话,让在场的龙虎山弟子都吃了一惊。

    饶无贪虽然死去多时,但余威尚在,尤其是其深得龙虎山弟子信服爱戴。

    略一迟疑之后,众龙虎山弟子相互对视了一眼,齐声高喊:“报仇,报仇!”

    刘浪此时颇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偷眼瞄着饶无贪,心中念叨着:鬼鬼呀鬼鬼,你可真会玩。我们只是想试探一下泥人王而已,你怎么还扣了这么一顶帽子?我才不想当个什么龙虎山掌门呢。

    正想着,外面传来了一个弟子的喊声:“师叔,师父在里面。”

    人群散开,泥人王双颊还有些微红,似乎酒还没有完全醒。

    晃着身子进了未央阁,泥人王眯着眼睛瞅了饶无贪一眼,不但没有行礼,甚至没有半丝兴奋,反而嘿嘿一笑,讥讽道:“师兄?呵呵,你是师兄?”

    正说着,泥人王身体一抖,突然往前一扑,两手成爪,速度快如疾风,直逼饶无贪而去。

    刘浪跟饶九妹见此,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可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

    “噗!”

    泥人王的左手正抓在了饶无贪的肩头,用力一捏,只听咔嚓一声,饶无贪的嘴里立刻发出一声惨叫。

    与此同时,饶无贪的身体急剧的抖动了起来。

    “师叔,你干什么!”

    饶九妹大喝一声,举剑上前就刺。

    刘浪正是一个箭步冲上前,举掌劈向泥人王。

    其余的弟子看得目瞪口呆,根本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泥人王冷哼一声,虎目一瞪,威风凛凛,根本不给饶九妹跟刘浪二人机会,却是身形一闪,一把抓住饶无贪的胳膊,借势用力往上一揪:“想骗我?哼,你还得练练!”

    嗖!

    饶无贪的身体直接飞了起来,在半空中打了一个回旋,扑通一下砸在了地上。

    哇的吐了一口鲜血,道袍下的身体猛然间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众目睽睽之下,饶无贪的面容竟然流动了起来,而身体却变得凹凸_有致,显出一个玲珑的身姿来。

    有眼尖的道士一眼就认出了道袍下面的人,指着她尖声叫道:“鬼鬼?这、这不是那个叫鬼鬼的人吗?”

    啊?!

    众弟子登时跟炸开了锅一般。

    死者为敬,竟然有人敢冒充我们尊敬的饶掌门,简直天理难容!

    所有人都义愤填膺,磨刀霍霍,怒视着鬼鬼,甚至有人开始将目光移到刘浪的身上,似乎将这一切当成了是刘浪的罪魁祸首。

    刘浪跟饶九妹都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这泥人王怎么知道鬼鬼假扮的饶无贪?

    怎么可能?鬼鬼的画皮之术如此厉害,怎么可能会被如此轻易的认别出来?

    刘浪跟饶九妹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一丝慌乱,接下来该怎么办?

    鬼鬼被泥人王一抓一摔之后受伤不轻,爬了两下却没有爬起来。

    泥人王脸上的酒色已然散尽,狞笑的指着地上的鬼鬼,大声喝道:“好你个鬼鬼,竟然敢冒充师兄,简直罪无可怒!”

    说着,泥人王从旁边一个弟子手中夺过一把宝剑,朝着鬼鬼的后心就扎了下去。

    “不要!”

    饶九妹跟刘浪同时大喊。

    可剑锋在泥人王手中速度飞快,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却已近了鬼鬼的后心,眼见鬼鬼就活不成了。

    正在此时,鬼鬼的身体突然诡异的往旁边一闪,像是被什么东西托起了一般,轻松的躲了过去。

    鬼鬼强撑着身体,脑袋一歪,终于再也撑不住晕厥了过去。

    “好啊,什么鬼魅鬼鬼祟祟,竟然敢出现在我龙虎山!”

    泥人王暴喝一声,身上的怒气散发而出。

    刘浪心头一紧,试了试自己的左手手心,见童瑶并没有出来,不禁也有些好奇:怎么回事?难道还有神不知鬼不觉出现的鬼魅东西,能救得了鬼鬼?

    刘浪此时也顾不了那般多了,飞身上前,直接窜到鬼鬼身边,怒视着泥人王,手中拳头紧握,随时准备使出一重山来抵御泥人王。

    泥人王显然没将鬼鬼放在眼里,冷眼看了看四周,再次喝道:“什么东西,给我滚出来!”

    龙虎山弟子纷纷惊惧,根本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一阵阴风刮过,在鬼鬼的身后慢慢浮现出一个人影。

    人影一身道袍,花白胡须,双目炯炯有神,跟刚才鬼鬼打扮成饶无贪的模样一般无二。

    龙虎山弟子见此,顿时个个瞪大了眼睛,唏嘘惊叹声交织在一起,“师、师父?”

    泥人王扭头一看,瞳孔瞬间收缩,连声音都战栗了起来,将手中的宝剑往上一指,厉声喝道:“你、你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