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114章 微妙的心理变化

    刘浪不知道啥是补气丸,可给屋里还有气的师兄弟喂下去之后,不到半个小时全醒了过来。

    那些人醒来之后,看着凌乱的未央阁,却并没有任何鬼魅的身影再出现,似乎也明白发生了什么,纷纷盘膝而坐,凝神静气的恢复身上的伤势。

    饶万春看了看刘浪,也将满肚子的话咽了回去,同样盘膝闭目。

    饶九妹眼中泪光闪动。

    这一劫,龙虎山元气大伤,甚至还死了好多师兄弟,但却依旧没有将仇报了。

    心中虽然愤恨,但却没有办法。

    影无垢,泥人王这只吞贼只是帮凶罢了,而杀死饶无贪肉身的凶手却是一只叫非毒的影无垢。

    在此之前,饶九妹以为自己龙诀已入化境,虽然不能说纵横这个世间,但也定然会难逢敌手。

    可如今看来,自己的目光犹如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一般,根本没有看到外面广袤的世界。

    脸颊上挂着绯红,饶九妹看着自己的右手手心,脑海中再次浮现出真正的龙虎诀。

    “难道,真的有仙道存在?我们龙虎山的祖师为什么要开这种玩笑?”

    的确,如果可以修习龙虎诀,就算千难万险,饶九妹也不会在意。

    可是,要修习这门高深的法门,却偏偏加了一句阴阳相济,必须双修!

    给饶无贪报仇的欲念跟和刘浪双修的渴望混杂在一起,慢慢在饶九妹的心中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念头。

    “如果能修成这门龙虎诀,会不会真的能杀死那些影无垢,替父亲报仇?替师兄弟们报仇呢?”

    不经意的抬起头来,看着正抱着鬼鬼的刘浪,饶九妹的心中莫名泛起了一股酸水,脸颊火烧般滚烫。

    鬼鬼虽然受伤不轻,但毕竟曾经差点死过一次,剥皮炼骨都挺了过来,练成了画皮之术,自然也没那么容易死掉。

    听闻刘浪问起,鬼鬼自然不敢隐瞒,一五一十将下山之后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刘浪。

    刘浪起初只猜了一个大概,认为鬼鬼跟饶无贪有着某种交易,可听完之后,不禁对饶无贪的行径有些嗤之以鼻。

    原来,鬼鬼跟饶九妹使了一计,让饶九妹将自己赶下山,然后将自己幻化成饶无贪的样子,再出其不意的出现在龙虎山上,借机揭穿泥人王,或者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可是,鬼鬼下山之后,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刚刚将自己幻化成饶无贪的样子,突然感觉背后刮过了一道阴风。

    鬼鬼扭头一看,看到了这辈子让自己永难忘记的一幕。

    只见一个衣着褴褛,好似囚犯一般的人影站在自己身后,那人身上的镣铐竟然以诡异的形式慢慢解开,然后散落在地,又诡异的消失不见。

    而当失了镣铐的囚犯慢慢抬起头来时,鬼鬼惊奇的发现,对方竟然正是自己幻化的饶无贪。

    饶无贪狼狈之极,可魂魄大都有一定的幻化能力。

    待解了镣铐之后,饶无贪的魂魄慢慢把自己变成了仙风道骨的模样,满脸的热切的盯着鬼鬼,声音嘶哑的说道:“你帮我杀掉王无贪,替我报仇之后,我传你龙虎诀。”

    鬼鬼短暂的迟疑之后,很快就明白了饶无贪的意思:他要跟自己做交易。

    可自己本来就是要做这件事,竟然会如此巧合的碰到了饶无贪的魂魄,而且还有龙虎诀可以学,何乐而不为呢?

    可是,等饶无贪直接将自己挤进鬼鬼的身体之后,鬼鬼这才明白,自己被暗算了。

    一具身体里只能容纳一个魂魄,就算神仙也不例外。

    就算偶尔可以容纳两具魂魄,但必须一主一辅,最终那占据主要地位的魂魄会将另一具魂魄吞噬掉。

    饶无贪一钻进鬼鬼的体内,立刻扼住住鬼鬼本来的魂魄,控制住了鬼鬼的身体。

    这时鬼鬼才明白,饶无贪似乎并不仅仅是报仇那么简单。

    他想直接占据鬼鬼的肉身,获得一次重生的机会。

    刘浪听完之后,重得锤了一下地面,狠狠的骂一句:“死不足惜!”

    鬼鬼的声音虽然很小,但饶九妹显然也听到了。

    听完鬼鬼的话后,饶九妹闭上了眼睛,也盘膝坐起,但嘴角,却银牙轻咬,心情复杂又纠结。

    谁会希望自己的父亲是如此阴险狠辣之人?

    饶九妹本来为父报仇的强烈念头,像是石灰被当头浇了一盆水一般,燥热难耐,心火中烧。

    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完,饶九妹扭过头,却像是自己的内心被凌迟一般,一刀刀割了下去。

    所有人都慢慢恢复了过来。

    可是,没有人脸上露出半丝惊喜,有的,却只是悲痛。

    龙虎山弟子看向刘浪的眼神也完全不一样了,敬佩,复杂,渴望。

    两个时辰之后,饶万春也站了起来,走到刘浪身边,拱手抱拳,目光坚毅:“刘浪,谢谢你救了龙虎山!”

    刘浪扶起鬼鬼,咧嘴一笑,却有黯然神伤道:“还是没杀死吞贼和非毒。”

    众弟子都围拢了过来,直直的盯着刘浪,却是久久不语。

    饶九妹经过了思想的挣扎之后,终于也鼓起勇气,走到刘浪面前,声如蚊蝇般低声道:“刘浪,有一个地方,或许有你想要找的线索。”

    刘浪一怔,不明白饶九妹为何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不禁一脸的疑惑。

    饶九妹此时不敢直视刘浪的眼睛,扭头朝着未央阁外面走去,“那里曾经是爷爷他们炼丹的地方。”

    刘浪一怔,眼神中闪过一丝异色,略一迟疑,连忙对鬼鬼道:“鬼鬼姐,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去就来。”

    鬼鬼自然没有意见,轻轻点了点头:“教主小心。”

    刘浪跟在饶九妹的身后,不远不近。

    饶九妹走在前面,不急不缓。

    夕阳西下,拖起了两条长长的影子,与龙虎山的绚丽宏伟遥相辉映,形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宛如两个恋爱中的小情侣。

    羞涩,忐忑,想靠近,却又不敢靠近。

    心砰砰直跳。

    “咕咕……”

    半空中,一只昏鸦叫了两声,从二人的头顶上掠过,一头扎进了龙虎山后山山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