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125章 修罗白骨道(上)

    燕京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天色已经黑透,天空中浮着几片愁云,压得路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个梳着分头、染着黄毛的小青年,吐了一口唾沫,使劲将路边的一块石子踢飞,嘴里嘀嘀咕咕暗骂了一句:“我艹,什么鬼天气,说变就变,大冬天难道还要打雷不成?”

    “轰隆隆!”

    话音刚落,一道震雷凭空炸响,吓了小青年一大跳。

    再次抬起头来,小青年不禁面露古怪:“妈的,今天邪行了啊?我这是来到哪里了?”

    深吸了一口气,小青年将嘴上叼的烟扔在了地上,用脚使劲踩了两下,朝着面前的巷子里走去。

    走了十余步,小青年似乎感觉有什么不对劲,朝着旁边的一户门牌上看去,上面写着三个字:黄泉路。

    “黄泉路?我靠,燕京市怎么会有这种路?”

    再次抬头往上看,在门头上歪歪扭扭写着四个字:阴阳医馆。

    “阴阳医馆?这、这是几个意思?整的这么神秘,难道还弄个鬼出来吓唬人不成?”

    都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黄毛小青年本就是街头混混,今晚喝了一点儿小酒,正准备找个地方猫一晚上,竟然鬼使神差的来到了阴阳医馆。

    小青年虽然没有真正杀过人,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事情也见过不少,对鬼魅之说更是绝然不信。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进去耍耍。

    小青年从裤腿处摸出了一把匕首,借着酒气一脚踹在了木门上。

    “咣!”

    一声巨响,木门直接被踹开。

    小青年往前一扑直接冲了进去,晃着手里的匕首喝道:“有人吗?抢劫,给老子把钱交出来!”

    没有人吭声,屋里透着阴气森森的感觉。

    小青年不禁有些狐疑,定睛一看,顿时吓得三魂去了两魂,立刻跟被掐住了脖子一般尖叫了起来:“啊……”扭头就跑。

    可是,小青年还没跑出两步,突然脚下一软,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饶命,饶命,求姑奶奶饶命,我、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知道!”

    小青年彻底吓傻了,捂着自己的眼睛,恨不得看不见听不到。

    “咯咯,是吗?”

    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青年一听到这个声音,立刻打了一个激灵,惊慌失措的将眼睛从指缝间往外偷瞄。

    什么都没有,根本没有看到任何人。

    难道自己刚才看错了?

    小青年出了一身的冷汗,扭头再次朝后看去,可刚扭过头,突然感觉自己的头顶一道阴风刮过,整个身体顿时跟僵住了一般,想动,却动弹不了了。

    一个舌头耷拉到肚脐眼的长发女人走到小青年面前,一伸舌头,直接将小青年卷了起来。

    小青年瞳孔收缩,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卷进了这家阴阳医馆。

    医馆里面不但有长舌女人,而且还有无腿飘荡的男人,脸色苍白但嘴角挂着血丝的小孩。

    小青年动不了,可视线并没有受阻,刚才被下了一大跳,此时都已经吓得尿裤子了。

    这些人,不,更准确的说应该是鬼,鬼在开会啊。

    长舌女鬼卷着小青年,在外面转了一圈,然后径直进了里屋。

    里屋同样黑乎乎的,依稀能看到微弱的光线。

    在屋子的中央,一个偌大的木质澡盆。

    澡盆里面正升腾着袅袅的白气,一个半赤着上身的女子,背对着门口坐在澡盆里面。

    长舌女鬼将小青年扔到了地上,一句话没说,转身离开了。

    小青年终于感觉到了自己身体有了知觉,可裤子早就被尿打透了,两条腿酥软无比,哆嗦着根本站不起来,索性直接跪倒在地,朝着澡盆里的女子连连磕头:“大仙,大仙,我黄毛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大仙,还望大仙赎罪,饶、饶我一命。”

    女人没有动,声音幽幽地传了过来:“你叫黄毛?”

    黄毛见对方真的说话了,脑袋嗡的一下炸开,忙不迭的点头道:“是是是,我叫黄毛,大仙有仙吩咐,只要不杀了黄毛,上刀山下油锅我也在所不辞!”

    女人身体微微颤抖了两下,却是轻笑一声,幽幽的问道:“你都看到了吧?”

    黄毛一愣,脑门上刷的又滚下汗来。

    何止是看到了啊,刚才一脚将门踹开,全他娘是死人,有一个家伙手里还抱着一堆肠子,另一个脑袋上插着一把菜刀,个个身上透着阴森森的鬼气。

    如果把这些当成正常人,那才是脑袋被门挤了呢。

    尤其是刚才那个长舌女鬼……

    一想起自己进了鬼窝,黄毛仅剩下的一点儿胆量也被吓没了,哪里还敢有半句谎言,连声道:“看、看到了,全、全看到了。”

    “呵呵,好,既然看到了那就好办了。”

    “啊?”

    黄毛一怔,急跳的心立刻又凉了半截:这、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杀了我吗?

    一想到这里,黄毛立刻哭诉了起来,大声嚎啕叫道:“大仙啊,我黄毛上有老下有小,连二十都不到,虽然平日喜欢欺凌弱小,可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不不不,只是在八岁那年摸过同桌的小手……”

    黄毛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掏出来。

    女人不为所动,轻轻一笑,打断道:“你不用怕,只要照我说的做,我不会杀你的。”

    黄毛闻言大喜,磕头如捣蒜的叫道:“大仙有事吩咐,有事您尽管吩咐。”

    “你去给我弄大量的鲜血,无论人血还是猪血,越多越好,每晚子时送过来。”

    女人说话无惊无澜,没有任何语气。

    这一句话,把黄毛吓得瞪大了双眼,根本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可又不敢反驳,只得点头答应,颤声低哼道:“是、是,大仙,我、我一定办到!”

    “呵呵,如果办不到也没关系,那个吊死鬼姐姐会把你活活勒死的。”

    黄毛闻言,顿时吓得身体一僵,心中仅存的一点儿侥幸也荡然无存。

    黄毛的确有这个打算,这个地方太古怪,只要能活着逃出去,管他什么人血猪血的,可一听到女人这话,他立刻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似乎真的被鬼缠上了。

    本来自 &# /bk/hl/27/27108/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