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133章 五行珠(下)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刘浪措手不及,甚至那颗五行珠像是疯癫了一般,很快就冲进了刘浪任脉之中。

    人之八脉自出生以来就处于封闭的状态,相传打开任督二脉可通天地气息,延年益寿自然也在不话下。

    可这种时候,这五行珠强行灌注到任脉,不是打开的节奏,而是要将任脉给冲断了啊。

    任脉一断,人就废了一半。

    刘浪根本支撑不住,轰然倒地,大脑立刻陷入空明之中,整个人像是癫痫一般抽搐了起来。

    五鬼一见,顿时大惊失色。

    鬼万尖叫道:“大哥,怎么回事?刚才明明感觉这小子已将五行珠镇压住了,为何会发生如此异变?”

    鬼大同样面色难看,眉头高高皱起,古怪的惊道:“我、我也不知道,明明感觉刚才五行珠的气息已虚弱了很多,可此时我们再召唤回来也来不及了啊。”

    刘浪倒在地上,将五鬼的对话听在了心里,可张着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整个人像是放在火上炙烤一般,燥热无比。

    童瑶也啊啊叫着,围着刘浪飞来飞去,显得手足无措。

    刘浪想运起鬼王诀,可这一眨眼的工夫,已将浑身的力量耗尽,哪里还能使得出鬼王诀?

    一重山,不对,一重山应该是修习八脉之法。

    那五行珠像是一架坦克一般,而任脉就是它要攻陷的堡垒。

    五行之气开始蔓延开来。

    大地浑厚,可容纳万物,可每一次震颤都会生灵涂炭。

    刘浪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任脉在这股大地之力的摧残之下,已有些虚弱。

    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

    刘浪心中念叨着,强行催动一重山。

    一重山是一重天,一重天处仙道缠。

    一重山的威力同样是大地之力,一经使出,磅礴浑厚,瞬间加固了任脉。

    五行珠似乎也同时意识到了对方的厉害,猛然间化出枝枝蔓蔓,想要一点点渗透到其中。

    五鬼跟五行珠同根相联,明显也感觉到了五行珠发生的变化,不禁个个目瞪口呆。

    起初五鬼感觉到五行珠想要摧毁刘浪的任脉之后,还有些大惊失色,可此时感觉到五行珠的变化之后,却像是被突然间惊醒了一般。

    鬼万颤声叫道:“老、老大,五、五行珠似乎在演化?它、它好像在自行演化呢?”

    鬼大自然也感觉到了五行珠的变化,沉着脸,若有所思。

    五行珠虽然被称为五行珠,可在五鬼身上自来都是五行分离,就算凝结成一颗珠子,可五行之间的力量也是相互独立的,根本不存在演化一说。

    也就是说,五行珠,与其说是一颗珠子,倒不如说是五股力量纠缠在一起,相互制约,相互克制。

    可是,此时在刘浪一重山的压制之下,五行珠竟然在五行生息中演化。

    五鬼激动不已。

    刘浪痛苦万分。

    刘浪此时已无暇分心去听五鬼的谈话,发现自己的一重山真的能够遏制住五行珠,不禁精神大振,再次凝神静气,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投注到任脉之上。

    任脉此时好似一堵城墙,而五行珠就是攻破城墙的炸弹。

    可是,五行珠这颗炸弹在一轮轰炸之后,发现城墙的坚硬远起自己的想象,不禁心思一转,立刻派出尖兵往上潜入。

    这些尖兵正是树木散发出来的藤蔓之力,虽然力量不如大地一般浑厚,但如果一旦潜入其中,恐怕也是难以应对。

    刘浪明显也感受到了这种变化,略一愣神间,忽然感觉自己的脑海中一片刺痛,像是一根针扎住了一般。

    “不好!”

    刘浪大惊,心念再起:“一重天处仙道缠!”

    一重山再起,壁垒再次加强。

    可尽管如此,那壁垒之上却生出了道道蔷薇,一点点生根发芽,开始侵蚀着坚硬的城墙。

    这就是种子的力量。

    五鬼见此情景,不知是悲是喜,异口同声的惊道:“啊?五行珠竟然还有这种力量?我、我们五兄弟修习五行之法这么多年,竟然从来不知道如此厉害?”

    五鬼惊叹的同时,也在为刘浪捏了一把汗。

    显然,刘浪的一重山虽然厉害,但却还不如五行珠变化之快,生生不息。

    五行之力,跟阴阳八卦有异曲同工之妙,最重要的特点并不是各自为战,而是生生不息,相互演化。

    土生金,金坚不可摧。

    金生水,无形无势,变化无穷。

    水生木,性腾而无所止。

    木生火,燎原势不可挡。

    白山黑水,赤火青木,厚以载物俱是黄土。

    刘浪突然想起了在龙虎山上看到的那本关于五行之灵的介绍,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般。

    五行不可阻,但可顺。

    不行,这样下去根本不行。

    心念一转,刘浪立刻放弃了抵抗,任凭五行珠在自己的任脉之上横行。

    一重山的力量一撤,五行珠的木力立刻迅速蔓延。

    可是,这一次不但没有直接将任脉冲毁,却像是加固的了任脉一般,反而让其更加闭塞了。

    刘浪只感觉自己的脑袋浑浑沉沉,似乎连反应都慢了几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要傻了吗?”

    刘浪脑袋中不禁出现了这么个古怪的念头。

    可是,正当刘浪感觉自己快没有意识的时候,燎原之势骤然发起,迅速将那些藤蔓烧尽,甚至五行珠都开始将任脉不断的摧毁。

    又来了!

    这一次刘浪有了经验,本来混沌的脑海立刻清明了几分。

    他强由他强,明月照大江。

    他横随他横,清风指松岗。

    五行之力,贵在相互转化,根本不是凭一已之力就能轻易破除的。

    任脉开始燃烧,一股灼热的气息再次在刘浪的身体里蔓延,甚至连脑袋都像是被一团火烧起了一般。

    刘浪没法制止,但体内的鬼气却跟着流动了起来,像是救火队员一般,那股灼热流到那里,鬼气就会自动跟到哪里。

    渐渐的,鬼气变得越来越虚弱,甚至跟那丝灼热混杂在一起,都有些分不清楚了。

    刘浪慢慢感觉自己的力量开始充盈,又是一会儿冷一会儿热,而那一重山的力量一会儿模糊,一会儿清晰,在自己的身体里不断的加深,不断的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