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140章 官大一级压死人

    顾一凡见刘浪答应了下来,自然求之不得,连忙带着刘浪往外走。

    排骨却有些迟疑,轻轻拉了拉刘浪,低声问道:“刘浪,我知道你对抓鬼有本事,可那个肥女人说的话……”

    刘浪微微一笑,拍了拍排骨的肩膀,“没事,这里是我们四人的宿舍,就算我们不住在这里,不到毕业也没人敢将我们赶走。”

    排骨张了张嘴,轻轻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刘浪见排骨还有些怀疑,又安慰道:“行了,你就在宿舍等着好了,应该过不了多长时间,系主任会亲自来道歉的。”

    回头看了顾一凡一眼,刘浪又道:“对了,你们家弥月应该快生了,这种时候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也不好,算了,我跟顾一凡去好了,就不用你管了。”

    刘浪这话自然只是说给排骨听的。

    临近大学毕业了,却发生了这么多事。

    虽然宿舍里几个兄弟都各奔东西,好几个星期见不到着一面,但彼此之间的感情却因为刘浪而更加深了。

    排骨也知道刘浪只是在宽慰自己,也不好拂了他的意,微笑的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就在宿舍等着吧。”

    刘浪抬手捶了排骨一下,“行啦,别跟着娘们似的,我们先走了啊。”

    “叮铃铃!”

    刚出宿舍门口,刘浪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刘浪连忙接起一看,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冯队?”

    “刘浪啊,我跟学校的领导说了,嘿嘿,直接给你们校长打的电话。”

    “哦,好好好,谢谢冯队了啊。”

    “咳,刘浪,我还要谢你呢,这不过是举手之劳。”冯一周依仗刘浪的本事,自然对刘浪以礼相待。

    沉默了片刻,冯一周吞吞吐吐的说道:“刘浪,恐怕,我、我还得麻烦您……”

    说话的语气陡然间恭敬了很多。

    刘浪一愣,不禁皱了皱眉头。

    听冯一周的语气,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而且肯定跟他处理的案件没有关系,否则也不会这样对自己说话。

    刘浪连忙问道:“冯队,有什么您就说,到底怎么了?”

    冯一周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我儿子冯新,你还记得吧?”

    “记得啊?怎么了?”

    “哎,我也就不清楚,自从上次碰到了那件诡异的事情之后,他一直沉默寡言,有时候半天不说一句话,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啊?那去看过医生了吗?”

    “看过了啊,医生只是说可能惊吓过度,可我感觉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冯新去过那家古怪的旅馆,而刘浪至今对旅馆究竟是什么来历还不得而知。

    略一沉吟,刘浪对冯一周说道:“冯队,您先别担心,回头派人来我们宿舍拿几张安魂符给冯新贴身放好,我最近要出一趟远门,等回来如果还不行的话,我再去看看,怎么样?”

    “好好好,刘浪,真是太谢谢你了,我现在就派人过去。”

    挂了电话之后,刘浪从准备好的布袋里面拿出两张安魂符,然后又回到宿舍交给了排骨,嘱咐了他几句,刚想往外走,走廊外面立刻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

    只听有个男声高声喝道:“蔡老师,你这是成何体统,丢不丢人?”

    肥女人蔡导员战战兢兢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主任,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主任道:“哼,这话跟我说不着,先去给他们道歉!”

    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就到了刘浪宿舍门口。

    刘浪跟排骨对视了一眼,将放在门把手上的手又收了回来,冲着排骨做出了一个胜利的姿势。

    排骨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盯着刘浪,似乎根本不相信真能把系主任给招来了。

    “咚咚咚!”

    敲门声响了起来。

    刘浪示意排骨别吭声,自己懒洋洋的问道:“谁啊?老子们在睡觉呢。”

    系主任讨好般的说道:“哦哦哦,是刘同学吧?我是你们的系主任啊,刚才我听说蔡老师要赶你们走,特意带着她来向你们道歉的啊。”

    我靠,这说话的语气,简直比孙子还孙子啊。

    果然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刘浪本以为冯一周会打电话给系主任,可没想到直接打给了校长,这校长压力一下来,系主任立刻怂蛋了。

    刘浪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哦,蔡老师?没事没事,你们先走吧。”

    门外的系主任脸色铁青,恨得牙关紧咬,可又没有半点办法,根本不知道这个宿舍里住的究竟是哪尊神,竟然能请动校长。

    此事不化解,以后恐怕在学校里也混不下去了。

    系主任自然知道这其中的道理,硬着头皮又道:“刘同学,你看我都来了,你们如果现在想要毕业证的话,我立刻派人去办,而且这个宿舍你们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绝对不会再有人敢来骚扰你们了。”

    排骨早就坐不住了,哪里见过系主任对自己低三下四的?

    排骨不停的搓着手,示意刘浪见好就好得了。

    顾一凡更是着急,眼巴巴的盯着刘浪。

    刘浪见此,轻轻咳嗽了一声,摆了摆手,上前将门打开,一眼就看到了长得跟老猪似的系主任。

    刘浪一愣,装作大吃一惊的样子,满脸赔笑道:“啊?真是主任啊?我、我还以为是哪个孙子在耍我们呢?真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系主任一听,脸上的肌肉急速抽搐了两下,可很快又恢复了讨好的嘴脸,连声说道:“没事没事,不知者不怪嘛。”边说着,上下打量了两眼刘浪,低声问道:“你就是刘浪?”

    “啊?我就是,系主任,您、您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刘浪装傻充愣道。

    系主任一愣,连连点头道:“当然当然。”扭头冲着旁边衣衫不整的蔡导员喝道:“蔡老师,赶紧过来给刘同学道歉!”

    肥女人此时头发蓬乱,大片大片的白肉露在外面,低着头走到刘浪面前,深深鞠躬道:“我、我错了。”

    刘浪只看了蔡导员一眼,连忙扭过头,再也不想看第二眼了。

    这个肥女人如果不是还穿着衣服,眨眼一看,就跟一只剥了皮的鸡蛋一般,全是肥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