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186章 狐墓(24)

    对于九让来说,所谓朋友,不过是利益的捆绑者——

    而敌人,相对就简单了很多,只要阻挡自己的人,都是敌人。

    九让听到小矮人阿多布的话,脸上依旧是云淡风清的表情,却是微微颌首:“不算。”

    “咕噜!”

    阿多布忽然发出一道古怪的声音,而那些铜尸跟铜尸兽,立刻嗷嗷叫着,朝着刘浪扑了过来。

    刘浪双眼赤红,根本不多纠缠,甩开无邪鞭,仿佛砍瓜切菜一般,将阻挡自己的铜尸赶到两边,却是根本不停,直冲上前。

    那些铜尸跟铜尸兽虽然厉害,可想要阻挡刘浪,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很快,刘浪杀出重围,一个箭步往上一窜,直接冲到了欧阳清织身边。

    一把攥住欧阳清织的手,刘浪不觉哽咽,“对不起,我、我来晚了!”

    欧阳清织强撑着身体,此时看到刘浪,却像是找到了避风港湾的船舶一般,嘴角挤出一丝微笑,低声喃喃道:“不晚……”

    双眼上翻,直接歪倒在刘浪的怀里。

    刘浪心疼无比,眼中慢慢升腾起了滚滚的杀意。

    欺负我的女人,只有死路一条!

    不论你是什么人,无论你来自哪里,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扶住欧阳清织,刘浪目视着眼前的混战,大喝一声:“九让,从现在开始,我刘浪与你势不两立!”

    “哈哈哈哈,好个势不两立!”

    九让面带微笑,根本没将刘浪的话放在心上。

    所有的野兽跟狐妖看到欧阳清织晕倒,都是心下一颤,纷纷朝着刘浪聚拢了过来。

    游尸也抗着兰花,直接穿过铜尸群,冲到了刘浪的身边。

    所有的铜尸找不到对手,在一瞬间停了下来,泛着红光的双眼死死盯着刘浪跟他身边的野兽,眼中尽是贪婪之Se。

    刘浪环顾着四周,高声吩咐道:“兰花,你先带清织进狐墓,所有的狐妖全部进狐墓⑨dǐng⑨diǎn⑨小⑨说,.2≥3.o∞ s="arn:2p2p ">srp p="/aasrp">s_;/sr

    />,这里,就交给我好了。”

    兰花一怔,大声喊道:“刘浪哥哥,不行,我、我们一起进去!”

    “快!”

    刘浪将眼一瞪,把欧阳清织往兰花手里一送,训斥道:“快diǎn,不要再作无谓的牺牲!”

    兰花无奈,只得扶住欧阳清织,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把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

    所有活着狐妖跟妖精都有些动容。

    刘浪又道:“除了狐妖一族外,其他妖族都尽快散开,找地方躲起来,不要再掺和这里了。”

    没有任何反抗的声音。

    显然,就算是耗在这里,最终的结果也终究是一死。

    那些铜尸跟铜尸兽的强横远超想象,甚至死掉之后还有可能被炼成铜尸兽。

    但凡有diǎn灵识的野兽,也不愿做那种只管噬杀的铜尸兽,心中早已生起了寒意。

    可是,没有妖精会退却,只是因为有时候妖族没有那么多弯弯肠子,或者说,他们根本不知道逃跑。

    此时听到刘浪的话,其余的妖族纷纷对视了一眼,嗷嗷咆哮了起来。

    野兽也跟着咆哮了起来。

    刘浪见此,不觉有些动容,高声喝道:“快diǎn,别他娘的磨蹭!”

    群妖狂奔,犹如兽潮,横冲直撞。

    只要不是硬拼,想要逃命,这些铜尸却是阻拦不住。

    很快,狐墓洞口只剩下刘浪、游尸和五鬼。

    整个过程中,竟然没有一只妖精质疑刘浪。

    或者,他们心中已有了感觉,这个人值得相信。

    兰花扶着欧阳清织退进了狐墓,刘浪再也没有了顾忌,脸上的神Se一缓,轻轻的拍了拍左手边虚空的地方,微笑道:“童瑶,谢谢你!”

    那里,赫然站着小女孩童瑶。

    原来,童瑶跟踪九让之后,发现欧阳清织陷入了危险,似乎知道欧阳清织对刘浪的重要性,并没有离去,反而默默保护在了欧阳清织身边,以防万一。

    刚才刘浪跑到欧阳清织身边的时候,这才发现了童瑶。

    童瑶一直隐匿着自己的行踪,甚至自始至终都没有出手,只到刘浪出现,这才悄悄显出了自己的踪迹。

    刘浪一看到童谣,立刻就明白了童瑶的意思,心中感激的同时,不禁也放下心来。

    只要童瑶没事,自己这方的胜算又多了几分。

    童瑶跟五鬼都隐匿着自己的行踪,只待关键时刻出手相助。

    刘浪悄悄将从殷无伤那里拿来的蛇骨鞭递到了童瑶的手里,低声道:“这个给你当武器,不到关键时候,不能出手。”

    童瑶乖巧的diǎn了diǎn头,抓住蛇骨鞭。

    那只蛇骨鞭一入童瑶手里,竟然也随着童瑶隐匿了起来。

    刘浪像是门神一般,站在狐墓洞口,看着数十只铜尸跟铜尸兽,巍然不动,指着九让叫道:“老秃驴,你为何要造如此杀孽!”

    九让哈哈一笑,“刘浪,你是我的下属,我自来知道你跟狐妖一族有关联,只以为你跟他们关系好而已,没想到,你竟然不顾自己的安危,也要维护这帮妖精啊!”

    “哦?就是因为你对我的怀疑,所以一直也没有将所有的计划透漏给我?”

    九让摇了摇头:“非也非也,你跟天暮一样,只是我的棋子而已。呵呵,自从我知道了破荒族的存在之后,我才知道,这个世界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一个小小的诡案组……”

    九让稍微一停顿,轻轻叹息道:“哎,诡案组也只是我收集情报的渠道而已,你还年轻,不懂。”

    刘浪闻言,不禁怒极反笑,“哦?破荒族,你不会就是说身边这个小矮子吧?”

    “哈哈,哈哈,刘浪,你此言差矣。我从来没有把阿多布看成小矮子,而一直当成我的朋友,他在我心中的地位非常高大。呵呵,刘浪,你的见识太过浅薄,你有太多东西根本看不到。”

    刘浪琢磨着九让话中的意思,不由得也仔细打量了叫阿多布的小矮子。

    在华夏国叫这种名字的人的确不多。

    这个小矮子其貌不扬,身高连一米都不到,可浑身散发的尸气比当初的铜尸道人还要浓烈。

    以刘浪如今的敏锐嗅觉来看,这个阿多布比铜尸道人要厉害数倍。

    铜尸道人,小矮子阿多布?

    同样炼制出来的是铜尸,可威力却差别不少。

    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不成?

    刘浪皱着眉头,此时显然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冷冷的看着九让,讥讽道:“秃驴,你今天不进狐墓,不屠尽狐妖一族,是不是不肯罢休?”

    “阿弥陀佛,杀妖本就是我诡案组的责任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