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189章 狐墓(27)

    斜月当空,夜色正浓。

    平时噬血斗狠的野兽此时全都蛰伏了起来,整片广袤的东北密林之中,除了狐墓的周围还有厮杀声外,却是万籁俱寂,空空寥寥。

    刺啦!

    刘浪的身上又多了一道伤口。

    与此同时,游尸也被一只铜尸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径直飞了起来。

    “嗷嗷!”

    游尸咆哮一声,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愤怒的朝着铜尸熊再次扑了过来。

    一把抱住铜尸胸的脑袋,任凭熊掌击打着自己的身体,游尸全然不顾,胳膊抵住铜尸熊的脖子,嘎巴嘎巴数声扭动,直接将铜尸熊的脑袋卸了下来。

    可是,下一刻,更多的铜尸兽再次扑了上来,左右撕咬,或抓住游尸的胳膊,或咬住游尸的皮肉,只是不伤害他的致命要害。

    一时间,铜甲尸跟铜尸兽纠缠住游尸,竟然将游尸牢牢困住,动弹不得。

    游尸嗷嗷大叫着,犹如野兽的咆哮不止:“大哥哥,这些坏人太厉害了,快来救我!”

    刘浪心中愁苦,自己且战且退,哪里分得了身去救别人?

    “阿良,快,想办法退到狐墓之中,不能再硬拼了。”

    数十只铜甲尸跟铜尸兽的无头尸体被扔在了地上,可是依旧还有十几只困住刘浪跟游尸。

    刘浪一重山已发挥到了淋漓尽致,力气几近透支。

    五鬼被铜尸兽撕咬着,连身形都开始溃散,眼见已维持不住尸身的状态。

    “师尊,这些玩意太厉害了,我们快支撑不住了啊。”

    鬼万大声喊着,手中的铁链拴在一头铜尸狼的脑袋上,用力一扯,竟然没将它的脑袋扯下来。

    五鬼的力量显然也削弱了很多。

    “不行,杀掉了大半的铜尸,可九让跟那个小矮人阿多布依旧还没出手,如此下去根本不行!”

    刘浪心中惊骇,再也顾不得其它,刚想喊童瑶出手,忽然听到远处的树木咔嚓咔嚓作响,仿佛被齐刷刷砍掉一般。

    不但是刘浪,就连九让跟阿多布都是面色一变,回头去看。

    九让眉头一皱,不禁怒喝一声:“何人!”

    “刘浪,我来帮你了!”

    声音过后,两具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九让身后十几米开外。

    九让见此,瞳孔瞬间收缩,也顾不得高僧的形象,厉声喝道:“好你个吃力爬外的天暮!”

    两具高大的身影正是牛头马面巨人。

    此时,天暮坐在牛头巨人的肩膀上,面露悲戚,冷冷的盯着九让,痛心疾首道:“九让组长,我一直如此相信你,敬你为师,对你言听计从,可我如今才发现,你竟然一直诓骗于我!”

    天暮边说着,白净的脸上竟然滑下两滴泪来。

    天暮脸色比之前还要苍白,显然所受的伤还没有恢复。

    可是,那牛头马面巨人却虎虎生威,不复之前的颓废。

    九让眼皮一跳,立刻双手合十,柔声道:“天暮,何出此言?”

    “哼,九让,这牛头马面一直是我跟你一并研究的,其中的原理跟勾造我也一清二楚。可没想到,在我试图修复这牛头马面之时,竟然发现你不知何时做了手脚!”

    天暮满眼的失望,轻轻拍着牛头巨人的脑袋,眼中满是愤恨。

    九让装作无辜道:“天暮,你、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天暮冷冷的看着九让,忽然间将手一扬,手里竟然拿着一颗半透明的珠子。

    珠子鸡蛋大小,里面萦绕着一团团黑气,同时有绿色液体流动。

    天暮大声质问道:“九让,这是什么?”

    九让双目一凌,也慢慢将脸上的笑容收拢,干笑一声:“呵呵,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也是你命该于此。罢了,就让你随刘浪一起去见阎王吧。”

    说着,九让忽然将指一弹。

    “啾!”

    一颗佛珠瞬息飞出,带着划破空气的声音,直朝着天暮的额头疾射而去。

    天暮脸色大变,可身上受伤,哪里躲闪的过去?

    刘浪正与铜甲尸厮杀,根本无暇分心,眼见不好,立刻高喝一声:“童瑶,救!”

    “呼!”

    “噗!”

    就待那颗佛珠离天暮的眉心不足寸许的时候,佛珠突然一声闷响,竟然凭空炸开。

    天暮冷汗直冒,脸上的失望之色愈加浓烈,大声哭道:“好个奸邪的诡案组组长,我天暮誓死追随,最后竟然差点儿死在你的手里!好,好,今天,我天暮就要替自己、替我们诡案组的兄弟们讨一个公道!”

    “马面,上!”

    天暮忽然将手中的珠子朝着马面巨人扔了过去。

    马面巨人略一迟疑,一张嘴,竟然将那颗珠子吞了下去。

    下一刻,马面巨人嗷嗷拍击着自己的胸膛,哗啦一声响,拿起手中的枪矛,朝着九让扎了过去。

    马面巨人虽然体型高大,可此时的动作显然已迟缓了很多,没有了之前那般灵动。

    与此同时,天暮又高叫一声,两只手抓住牛头巨人的两只牛角,大声喊道:“九让,你用僵尸液混杂在魂魄之中,试图控制牛头马面,可曾想过,没有这两样东西,我依旧可以控制它们!”

    边喊着,天暮忽然一拍牛头巨人的头顶,大喝一声:“冲!”

    牛头巨人钢叉一挥,同时朝着九让冲了过去。

    刘浪一拳击在铜甲尸的身上,又急急的往回一跳,躲开了铜尸的包围圈,立刻退避到狐墓的洞口,放眼观瞧。

    刚才虽然与铜甲尸纠缠在一起,可刘浪也一直关注着天暮的举动。

    显然在跟刘浪分开之后,天暮尝试着将牛头马面修复好。

    可是,在修复的过程中,天暮发现了控制牛头马面的关键根本不是眉心的那一滴鲜血,而是另有其物。

    而这件东西,似乎只有九让才能掌握,但偏偏这种东西是天暮所不知道的。

    也就是说,九让另有他法控制着牛头马面,而这种东西在关键时刻会杀了天暮。

    天暮不傻,而且很聪明,甚至自从发出求救信号之后,依旧没有见九让出手相救。

    稍微一分析,天暮也意识到自己陷入了绝大的阴谋之中。

    强行修复好牛头马面之后,天暮一路追随而来,终于发现了九让。

    开始时天暮只是暗中躲藏,可在听到九让跟刘浪的对话之后,终于也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九让根本没有让自己、甚至任何人活着离开这片密林的打算。

    /27/27108/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