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195章 宝藏(5)

    刘浪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寸寸撕裂,又迅速修复,而魂魄也像是被刀割一般,奇痛难忍。∮∮点∮小∮说,x.

    刘浪不停的喊叫,声音一直贯穿出去老远。

    欧阳清织听到刘浪的嘶吼,连忙艰难的挪到密室门口,举目一看,顿时大惊失色:“刘浪,你怎么了?”

    刘浪脑海中还有一丝清明,努力张着嘴,大声喊了一句:“不要进来!”

    “啊……”

    又是一声痛苦的尖叫,刘浪一头撞到了墙壁之上。

    整面墙竟然直接陷下去一块大洞,坚硬的花岗石都龟裂开来。

    欧阳清织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种情景足足持续了数小时,刘浪的身体也被折磨了数小时。

    终于,刘浪一把抓住那粒花生米大小的鬼气,往丹田中一拉。

    转瞬间,左手手心的七瓣牡丹陡然绽开,像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猛然间生出道道黄丝将鬼气里三层外三层缠绕在丹田之中。

    随着鬼气被缠绕的越来越紧,二重山的威力也不再如之前那般霸道强悍。

    又过了近一个时辰,鬼气像是一只作茧自缚的蚕蛹一般,也终于安静了下来,悬浮在丹田之中。

    刘浪缓缓睁开了眼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已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了,而那些皮肤此时正在慢慢修复。

    相对于这种痛苦,魂魄的痛苦却是煎熬百倍千倍。

    “二重山极云雾端,缥缈远山似水寒?”

    这里竟然真的是二重山的修为之法?

    刘浪不禁有些愕然。

    显然那道声音是从桃子里发出来的。

    而此时,桃子又干瘪下去一些,眼见已有腐烂的迹象。

    刘浪哪里还顾得了桃子究竟烂不烂?连忙盘膝凝神,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二重山上。

    随着体内气息不停的流转,魂魄跟**修复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刘浪自己仿佛置身于山巅之上,而脚下踩着一片云朵。

    “疾!”

    刘浪轻轻一动,云雾散尽,凌空的身体猛然间往下坠去,浮摇不知几千里高。

    “啊……”

    刘浪惊声尖叫,连忙高声喝道:“二重山极云雾端,飘渺远山似水寒!”

    陡然之间,天降暴雨,冲垮了远山,将泥土掀翻。

    那些巍峨的大山竟然剧烈翻滚了起来,一点点往上蔓延,不多时便有几千里高,正好接住了刘浪。

    刘浪惊魂未定,双脚刚刚站实,晴空中突然一声霹雳,再次将大山击碎。

    如此往复,处处皆风险,处处皆磨难,而刘浪也渐渐开始领悟这二重山的威力与旨要。

    与此同时,九让蓦然睁开眼睛,双眸中杀气滚滚。

    “唵……”

    一张嘴,大明梵唱骤然响起。

    一只铜甲尸猛然间身形一颤,双膝一屈,两脚重重往上一跺,嗖的一下窜了起来,直奔狐墓洞口而去。

    洞口之中游尸瞪着双眼,一见铜甲尸前面,立刻嗷嗷叫着,大扑而上:“杀!”

    霎时间,游尸与铜甲尸战在一起,可白光并没有亮起。

    九让见此,不禁双眼一眯,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兰花等狐妖都极度疲惫,加上精神的高度紧张,已陷入了昏睡状态。

    猛然间听到打斗之声,这才骤然醒来,连忙慌乱的催动玉竹篮。

    可是,兰花一人之力一触碰到玉竹篮,竟然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半点儿反应。

    其余的狐妖见此,立刻上前,纷纷灌注妖力到玉竹篮上。

    “啾!”

    终于,一声锐响。

    一道白光从玉竹篮里射出,噗的一声打到那只铜甲尸身上,将铜甲尸击了个粉碎。

    而玉竹篮里的桃子,却是溃烂了半边。

    九让脸上的阴笑猛然间凝固,微眯的双眼再次合上,嘴角轻动,却是恍如什么都没发生。

    时间在对峙中一点点流逝。

    兰花等狐妖哪里还敢再大意,只得轮流值班休息,更是不时张望着狐墓深处,盼望着欧阳清织跟刘浪尽快回来。

    一天之后。

    刘浪依旧盘膝坐地,一动也不动,仿佛一只雕塑一般。

    欧阳清织面色紧张,不时看着刘浪,又不时倾听着狐墓外面的情景。

    一天的时间里,九让已接连试探四次了。

    显然九让已找到了狐墓之中的玄机,通过不断的试探,虽然损失了四只铜甲尸,可脸上的笑容却愈加浓烈。

    再这么下去,如果九让带领铜甲尸大举硬攻,玉竹篮根本挡不住的。

    “怎么办?怎么办?”

    欧阳清织手足无措,可自己却依旧重伤未愈。

    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刘浪能修成桃子所发出的那种强大的力量,才有可能真正脱难。

    可是,真的有可能吗?

    欧阳清织此时也没有半点自信。

    “唵、嘛、呢……”

    九让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啊……不好了,清织姐姐,我们快挡不住了!”

    “噗!”

    只有一声炸响。

    紧接着,就听到九让得意的声音响了起来:“哈哈,哈哈,原来不过是诈我而已。哼,我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三只铜甲尸虽然死了一只,可剩余两只直接窜进了狐墓之中。

    玉竹篮里面的桃子彻底腐烂,而本来精致的玉竹篮也好似干枯了一般,彻底散了架子。

    九让见两只铜甲尸没有被白光炸死,立刻站了起来,口念大明梵唱,一步步朝着狐墓逼近。

    这么快就被九让破解掉了!

    铜甲尸还剩下四只,可威力比之前却又强大了数倍。

    游尸眼见不好,上前刚碰到其中一只铜甲尸,那只铜甲尸铁拳一挥,砰的一声直接将游尸打飞了老远。

    众狐妖面色大变,只得纷纷站了起来,硬着头皮拉开架势,高声喝道:“拼了!”

    有时候精神可嘉,可实力的悬殊根本不是拼命就能解决问题的。

    四只铜甲尸犹如狼入羊群,如入无人之境,摧枯拉朽之势根本无可阻挡。

    欧阳清织急得满头是汗,看着刘浪依旧没有醒过来的意思,却是一咬牙,强拖着自己受伤的身体,硬撑着跑出了密室,直奔狐墓洞口而去。

    “狐墓绝不能毁在我的手里,绝不能!就算是死,也不能让那个老秃驴冲进来!”

    欧阳清织抱了必死的决心,要跟九让拼上一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