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199章 我只相信你

    刘浪感觉自己体内的力量像是连绵不绝的大山一般,不停的滚滚涌上自己的手心。

    对着铜甲尸用力一抓,那股力量却像是能隔空取物似的,直接穿过铜甲尸的铠甲,钻进了铜甲尸的体内。

    那股看不见的力量又迅速在铜甲尸体内蔓延。

    刘浪看着九让惊愕的眼神,嘴角挂着一丝冷笑,猛然间将手中抓住的铜甲尸朝着另外一具扔了过去。

    “嗖!”

    速度之快,不过是眨眼之间。

    另一具铜甲尸正想上前进攻,突然看到飞来的铜甲尸,还没来得及躲闪。

    “砰!”

    一声巨响,刘浪扔出的铜甲尸在撞到另一具铜甲尸的时候,身体竟然以一种诡异的姿态极速膨胀,好似一个充了气的气球一般,快速达到了极限。

    下一刻,一声巨响,烂肉血雾漫天飞舞。

    铜甲尸直接炸开。

    另一具铜甲尸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身体径直倒飞而去,轰的一声撞到了洞壁之上。

    刘浪身形一闪,脚步往地上一点,快速窜了过去,接着挥出一拳头,直接打在了铜甲尸的脑袋上。

    “砰!”

    铜甲尸的脑袋像是一只高空坠落的西瓜一般。

    鲜血飞溅,夹杂着脑浆崩裂,红白之中,却是恶心不已。

    一出手如此轻易的解决了两具铜甲尸,显然也震撼了九让。

    九让抓着欧阳清织急急的后退了两步,刚才的张狂完全消失,面色大变,指着刘浪喝道:“刘浪,如果你想这只小红狐活下去,最好乖乖跟我合作!”

    刘浪冷冷的盯着九让,嘴角轻轻抽动,并不理会九让,却是含情脉脉的盯着欧阳清织,柔声问道:“清织,你相信我吗?”

    欧阳清织虽然动弹不得,本来害怕刘浪也惨遭杀害,可此时心中却莫名激动,亦或者着是充满了希冀。

    刘浪真的变强了,那个桃子果然是不世之物。

    欧阳清织同样盯着刘浪,脸上除了有些苍白之外,却是没有丝毫畏惧之色,缓缓点了点头:“刘浪,我只相信你!”

    一句话,却是将自己的所有都交付了出去。

    九让闻言,却是哈哈一声冷笑,面色愈发狰狞,那本来慈善的面容竟然在一点点膨胀,而身上的肌肉也在慢慢膨胀,像是要炸开了一般。

    “哈哈,哈哈,好个相信啊!哼,刘浪,我不管你修到了什么功法,也不管你今天有杀了铜甲尸的本事,可是,想要阻止我?哼,简直是痴人说梦!”

    九让猛然间一用力,眼中杀意崩显:“好,一只小红狐而已,既然想死,那老纳今天就成全于你!”

    “咔!”

    一声脆响。

    九让的指甲深深掐入了欧阳清织的脖子。

    欧阳清织脑袋一歪,眼皮一翻,似乎知道了这个结局一般,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喃喃自语:“刘浪,我相信你……”

    身体好似一片凋零的落叶,飘散凋落。

    “哈哈,哈哈,相信?我看你怎么相信!”

    九让将欧阳清织的尸体随后扔到了地上,不断活动着身躯,口中却是念念有词。

    随着九让不断的念咒,本来不过一米七几的个头,竟然在一点点长高,然后,又一点点变粗。

    不到几分钟,九让身上所有的肌肉都鼓了起来,而嘴中却长出了獠牙,就连头顶上都长出了两只尖角。

    那模样,哪里还有半点儿人形?

    刘浪瞪大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不觉有些难以置信,指着九让喝道:“你根本不是人?”

    “吼吼,人?如果你硬要这般来说,我的确不是人,或者说,我曾经是人。可是……”

    九让略微一停顿,似乎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可是,在我杀死师父,重伤师兄,逃出师门之后,我就不想再做人!因为我的目标是神,高高凌驾于你们这些凡人之上,长命千岁万岁,不堕轮回地狱!”

    九让指着刘浪,大嘴一张,忽然间高喝一声:“哈哈,刘浪,我不管你修炼了什么,今天,我来到这狐墓就是势在必得,不但要诛杀所有狐妖,所有人,更要得到无上至宝。而你,只有死路一条!”

    九让身形此时变得跟游尸差不多,猛然间双脚往地上一跺,震得整个地面为之一晃。

    接下来,九让竟然突然将手掌往前一挥,长满獠牙的嘴中发出一声闷哼:“大如来慈悲掌……”

    风旋地摇,本来狰狞的九让竟然浑身迸发出道道金光,好似至尊佛降临,让人忍不住有参拜的冲动。

    而那只大手轻轻一挥,却是万钧之力,从四面八方涌上刘浪,根本没有任何躲闪的余地。

    刘浪略微一怔,连忙运起二重山,疾声喝道:“二重山极云雾端,缥缈远山似水寒!”

    双脚运力,生根于地,双拳轻绕,似水流转。

    轻轻一摆,正撞在九让那只大掌之上。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声音,丝毫不弱于雷鸣之音。

    两相想撞,整个狐墓猛然间跟着剧烈晃动了起来。

    那两具雕像却也是微微颤抖,竟然开始一点点龟裂。

    “可恶,这九让老秃驴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会修炼了这么厉害的东西?”

    刘浪心中暗骂,那连绵不断的力量不断的涌向双掌,可却依旧有些供不应求。

    刘浪身形微微一颤抖,却听九让又是轻喝一声:“佛本是道!”

    另一只手旋即轻轻一摆,竟然夹裹着一阵疾风,朝着刘浪横扫了过来。

    刘浪两掌两击,哪里还有手腾出来还击?

    佛本是道?

    九让老秃驴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浪大惊,眼见九让的另一只大手就要拍成自己的脑袋,哪里还敢大意?正想往后撤去,突然听到狐墓甬道入口处响起了游尸的声音。

    “啊?不好了,狐墓要塌啦,该死的铜甲尸有完没完啊。”

    话音刚落,游尸也闯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刘浪,不禁急得哇哇大叫:“大哥哥,你跟一个老秃驴在干嘛啊,快跑啊!”

    游尸边喊着,脚下没停,挥起大手朝着九让就拍了过去。

    “砰!”

    没想到,九让根本没有躲闪,结结实实被游尸打了一下。

    与此同时,刘浪已快速后撤,只感觉眼前一个巨大的手影一掌拍到了那个女人的雕像上。

    “轰隆隆!”

    本来已经龟裂的女人雕像再也支撑不住,开始倒塌,碎裂。

    /27/27108/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