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213章 驱邪(2)

    冯一周的心思全在给冯新看病上——

    可是,刘浪却跟冯一周完全不在一个维度,甚至脑海中盘桓更多的却是冯一周怎么有这么多钱住在这里?

    脑海中虽然有问号,可刘浪自然也不会傻到去问。

    强行将自己的疑问压在心底,刘浪跟着冯一周直接上了二楼。

    整幢别墅显得极其空阔,除了冯一周之外,刘浪竟然没有碰到第二个人。

    终于,刘浪还是忍不住了,试探着问道:“冯队,您夫人不在家吗?”

    冯一周闻言,回头看了刘浪一眼,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只是简单的回答道:“哎,早就死了。”

    “哦……”

    刘浪闭上嘴,不再多问,而是仔细观察着整个别墅内部的情况。

    跟在外面看到的差不多,没有阴邪的气息,相反,反而有些纯正。

    可是,刘浪心中老是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但就是说不出来。

    一直跟着冯一周来到二楼一处走廊尽头的房间。

    冯一周走到门口便停了下来,对刘浪道:“刘浪,冯新就在里面。”

    刘浪点了点头:“那我们进去看看吧。”

    冯一周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可终究还是没说,而是轻轻推开门。

    门一开,立刻有一股腐臭的气味迎面扑了过来,其中夹杂着很多屎尿的气味。

    刘浪眉头一皱,刚想伸手捂住鼻子,却又感觉不太合适,只得刻意屏住了呼吸,朝着房间里看去。

    房间是个卧室,光线昏暗,里面除了一张**外并没有其它的家具,连窗户都被封死了,屋里显得非常杂乱。

    在靠墙的**上,此时正绑着一个人。

    那个人长发已盖过脸颊,浑身赤果,四肢被粗麻绳牢牢的拴住,就连腹部也缠了好几道。

    那人一动不动的躺在**上,如果不是还有轻微的呼吸声,恐怕会被人误认为是死人。

    刘浪见此,不觉微微有些颤抖,指着**上那人问道:“他、他就是冯新?”

    冯一周沉重的点了点头道:“是。”

    “这、这才没多长时间没见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冯一周显得痛苦无比,脸上全是自责之色:“我也没有办法,如果不把他绑起来,他就跟疯了一样,不是撞墙就是****,我、我……”

    身为一个父亲,碰到这种事情,又束手无策,的确非常痛苦。

    刘浪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

    上次见到冯新的时候,他只是有些慌乱而已,但整个人的精神看起来还挺好。

    可今天一见,这跟虐待囚犯有什么区别?

    刘浪隐隐有些不安,问冯一周道:“冯队,冯新的女朋友呢?”

    “她?”

    冯一周一怔,目光有些躲闪,结结巴巴道:“好、好像死了。”

    “啊?死了?”

    刘浪大惊:“什么时候的事?”

    “好、好像就是前几天吧?”

    “什么?冯队,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啊?”

    冯一周见刘浪如此紧张,似乎也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由得颤声问道:“这、这跟冯新有关系吗?”

    “当然了,当初他们一起去的西条路,肯定有关系啊。这件事肯定跟西条路那里脱不了干系。”

    “可是……”冯一周闻言,额头上直冒冷汗。

    刘浪见冯一周吞吞吐吐的样子,又急问道:“又怎么了?可是什么?”

    “我、我听说冯新的女朋友死了之后,直接运回老家火化了。”

    “……”

    刘浪不吭声了,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阴谋之中。

    当初冯新跟他女朋友西条路见鬼之后,本来以为没事了,可如今两人一个死了,一个变成这副疯癫的模样,不奇怪才怪呢。

    刘浪强压下心中的激动,努力用平稳的语气说道:“冯队,你先跟我说说,冯新的女朋友是怎么死的,一点儿线索也不能遗漏。”

    冯一周本来就是刑警队长,对于这种事情自然也非常清楚。

    可当初冯新女朋友出事之后,冯一周根本没往冯新身上想,此时见刘浪如此激动,也意识到可能彼此之间关系匪浅。

    伸手擦了一把汗,冯一周使劲咽了一口唾沫,看了一眼冯新,道:“冯新出事之后,他女朋友来看过他几次。可是,后来就再没有来。我知道,对于冯新现在这个样子,人家哪还会上竿子来啊?所以,我也没放在心上,一心只想赶快将冯新治好。”

    “开始时我也找过一些医生,还有道士,可都没有用。后来实在没有办法,还是想到了你。”

    说着,冯一周眼巴巴的盯着刘浪,眼神中近乎有些祈求之色。

    可怜天下父母心。

    刘浪看着冯一周的眼神,不觉心也软了,安慰道:“冯队,你慢慢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一定会把冯新救回来的。”

    冯一周感激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就在三天之前,我们刑警大队突然接到报警电话,说学校里有人跳楼了。于是,我们就快速出警,等赶到之后我才发现,死的人竟然是冯新的女朋友。”

    “当时看到冯新女朋友的时候,我心中就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她死的太惨了,整个人直接从十几层的楼上跳了下来,几乎都摔成了肉泥,我、我怕冯新也会这样,只好将冯新绑了起来。”

    刘浪闻言,眉头越皱越深,不禁问道:“冯队,具体怎么回事?”

    冯一周道:“当时我们现场勘察过,冯新女朋友跳楼的地方是一处新建的楼房,总共十九层,还没有封顶。据调查,那天晚上她睡到半夜,突然间从**上坐了起来,跟梦游一般离开了宿舍。当时她们宿舍的几个舍友都对她的举动感到奇怪,可因为都睡得沉,只以为她去了厕所。然后,等第二天的时候,有工地的工人发现她死在了楼下。”

    “我们去楼上检查过,的确有跳楼的痕迹,可是……”

    “可是什么?”

    冯一周道:“可是,在睡觉之前,她宿舍的舍友都说她很正常,情绪也没有太过起伏。”

    刘浪闻言,摸着下巴沉思了起来。

    突然跳楼,肯定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可尸体已经被火化了,再想找到线索却有点儿难了。

    刘浪想着,抬起头问道:“冯队,那处正在盖的楼房是谁承建的?”

    “好像……是奔腾建业吧?”

    hp:bkhl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