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225章 养煞

    清晨第一缕阳光慢慢洒进了窗子里,照在地上胡来的尸体身上。    .      .  

    与此同时,本来一动不动的胡来竟然微微颤抖了两下。

    下一刻,胡来的身体迅速萎缩,连皮肤都很快变成了暗黑色,不到一分钟,皮肤竟然发出咝咝的声音,开始冒起了黑烟。

    刘浪见此,不禁一怔。

    小黑却像是极为陶醉一般,汪汪叫了两声,急跑上前,张着鼻子吸食了起来。

    那些黑烟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飘向小黑的鼻子,一点儿也没有浪费。

    刘浪也明显感觉出黑烟里面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煞气?

    这种气息刘浪之前普经碰到过,就是以前跟朱涯对付尸胎婴煞时,尸胎婴煞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息。

    可是,当初尸胎婴煞的气息非常微弱,也非常淡,跟眼前胡来身上散发出来的简直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更让刘浪心生惊惧的是,这仅仅只是胡来身上散发出来的,而寄居在胡来体内的那个东西,早已不知所踪。

    胡来的腹部被撕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五脏六腑全部溃烂变成了暗黑色,甚至这种腐烂的程度没个数十年根本不可能发生。

    可是,数天前刘浪还见过胡来,当时的胡来完全正常。

    刘浪隐隐感觉胡来身上所中的东西,可能跟冯新身上所中的差不多。

    照目前这种情形来看,可能不仅仅只是女人才会被中上那个东西,而且这个东西可能跟受精的关系也不是很大。

    刘浪静静的看着胡来的尸体慢慢变成了一具干尸,自然而然也想到了冯新跟阿美。

    之前刘浪一直不确定如此浓烈的腥臭气味是什么,可此番似乎已有点儿眉目了。

    就是煞气,而且是极其浓烈的煞气。

    所有在场的刑警看着胡来,再也忍不住,一个个跑了出去,疯狂的吐了起来。

    周张也是脸色极其难看,但还是颤巍巍的拿出手机,将胡来的尸体拍了下来,然后又给冯一周打了一个电话,汇报了现场的情况。

    冯一周告诉周张,他已经派人去学校找冯新女朋友的室友了,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看着那些刑警终于吐够了,刘浪便吩咐他们将尸体弄走,尽快火化掉,千万不要再留下来了。

    对于这种事,周张也见过不少,哪里还敢冒险?

    连忙吩咐刑警将尸体收走,直接拉到火葬场,火化了。

    可是,诡异是,如今胡来的尸体变成了干尸,竟然变得极轻了,恐怕也就十来斤重。

    刘浪解释道:“刚才的重量应该就是煞气所致,如此浓郁的煞气,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对付的了的。”

    周张自从见识过了许多灵异事件之后,也知道这个世界并非跟想象中那么简单,没事的时候也会恶补一下这方面的知识,甚至平时有空都会去道观寺庙求拜道士跟和尚,了解这方面的知识。

    听刘浪说起煞气使胡来的尸体变得这么重,周张不禁一愣,忙问道:“刘浪,你的意思是胡来要变煞了吗?”

    刘浪蹙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却又摇了摇头道:“不是,胡来应该只是养煞的宿主,而真正的变煞之物,恐怕已经走了,所以,我们必须加快追查速度了。”

    如此浓烈的煞气,一旦出现在城市中,恐怕又是一场灭顶之灾。

    周张闻言,不觉也有些沉重,点了点头道:“刘浪,有什么需要刑警大队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们!”

    说着,轻轻拍了拍刘浪的肩膀,没有再说话,而是转身离开了这间屋子。

    所有的刑警取完证后,也离开了屋子。

    刘浪并没有急于走,见小黑正舔着舌头,似乎正仔细品尝着刚才煞气的美味。

    刘浪见小黑竟然能吸食煞气,不禁也有些激动,蹲下抚摸着小黑的脑袋,自言自语道:“你这小家伙,总是喜欢给我惊喜,你究竟有什么来历啊?”

    小黑像是吃饱了一般,使劲用小脑袋拱了拱刘浪,撒娇般呜呜低叫了两声,算是作为回应。

    刘浪溺爱般抚摸了两下小黑的脑袋,然后又站起身来,检查起整个房间。

    刑警大队的人该检查的已经检查过了,可做为一个异能之人,许多东西是刑警大队的人无法看到的。

    刘浪先打量了整间屋子,边打量着边思索着。

    一个大型建筑公司的总监,竟然住在这种地方,肯定有问题。

    整间屋子一进来就给人一种古怪的感觉,虽然家具都很简单,可却是全新的。

    最为显眼的是靠床的那张大号的双人床。

    床上的床单还有些凌乱,而且上面随处可见一些污渍。

    这些污渍经刑警队的人确认过,是男人体内流出来的。

    跑到这种地方干这种事?

    刘浪有点儿不相信。

    围着房间转了一圈,将角角落落都检查了一遍,除了发现一把带血的匕首之外,却是没有其它可疑的地方。

    小黑也不停的仰着头,鼻子嗅来嗅去。

    忽然,小黑朝着靠东面的墙上狂吠了起来。

    墙上什么都没有,只有新粘上的墙纸。

    墙纸很新,甚至连上面的味道都还没有散尽。

    “咦,小黑,你发现什么了吗?”

    刘浪不觉有些疑惑,连忙走上前,摸了两把墙纸。

    墙纸只是普通的墙纸,并没有任何异常之处。

    可是,小黑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叫的啊?

    不对,应该有什么问题。

    刘浪皱着眉头,突然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一角墙纸,用力一撕!

    刺啦!

    一大片连接在一起的墙纸直接被扯了下来,而里面并不是想象中已经快烂掉的墙皮,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古怪的图案。

    刘浪看到这些图案,不禁一愣,连忙又将所有墙皮上的纸全部撕了下来。

    这一看,刘浪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但是小黑叫的那面墙,而是四面墙上全有,就连屋顶的天花板上也画这些古怪的图案。

    图案像是某种符文,可刘浪从来没有见过。

    但凭着刘浪对符文的研究,在看到这些符文的第一眼就明白了,这些符文肯定跟那些煞气有关。

    而胡来居住在这里,极有可能就是为了养煞,否则不可能那么短的时间会生出那么浓烈的煞气来。

    /27/27108/i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