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231章 年龄的代沟

    青雨想爬起来,可因为被绑得结结实实,挣扎了两下,竟然脸一红,还有点儿不好意思—— (

    M)

    刘浪见她没事了,上前解开绑住她的皮带,然后将病**摇到了一个相对舒服的位置,轻声问道:“青雨师妹,现在可以说了吧?”

    青雨本来还有些惊恐,可看着刘浪,似乎完全忘记了害怕,满肚子的疑问,拉着刘浪坐到一边。

    “茅山师兄,这个世界上真有鬼吗?”

    “贺夕不会是被鬼害死吧?”

    “还有,我们系的主任范累那个老家伙,真是太可恶了!”

    刘浪见青雨扯着自己问东问西,刚开始还有一点儿头大,可突然见她又提起了系主任,不禁一愣,连忙打断道:“这跟范累有啥关系?”

    青雨眨巴了两下大眼睛,拽住刘浪问道:“那你先回答我,这个世界上真有鬼吗?”

    “额……”

    刘浪突然有些无语,反问道:“难道你变成这样,不是因为见到了什么诡异的事情?”

    青雨将鼻子一歪,“哼,我也不知道,只是贺夕突然跳楼死了,我压力太大,系主任范累突然又来找我们宿舍其它人的麻烦,说、说……”

    说着说着,青雨竟然掩面哭了起来。

    这下轮到刘浪手足无措了。

    只差了两届,怎么感觉跟小孩说话似的啊?

    这一出儿那儿一出的,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

    可是,眼见重要的细节就要说出来了,刘浪只好强压下心中的焦急,连忙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这不是没事了嘛,究竟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青雨抬起头来,含情脉脉的盯着刘浪,直盯得刘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咳咳,青雨师妹,你有话就说,别这样看我。”

    青雨一脸认真道:“我听说茅山道士不但会捉鬼,而且武功也很厉害,是吗?”

    “额……”

    刘浪突然有点儿后悔把青雨救过来了。

    这根本没法交流嘛。

    脸上阴睛不定,刘浪使劲想了想,突然问道:“青雨,你想不想见见贺夕?”

    “贺夕?她不是死了吗?呜呜,她死的好惨啊,当时我听说她跳楼了,还去看过,她直接从二十几楼上跳下来,脑袋……啊!”

    青雨正说得津津有味,突然瞳孔收缩,双眼瞪得巨大,一只手紧紧抓着刘浪的胳膊,指甲都快抠进刘浪的肉里,另一只手颤抖得指着**前,尖声叫道:“贺夕,她、她是贺夕!”

    刘浪实在受不了青雨的喋喋不休了,直接将贺夕的魂魄放了出来。

    结果,没想到青雨反应如此激烈。

    眼见青雨吓得又快晕倒了,刘浪连忙将手一指,嘴中念咒,再次将贺夕收了起来。

    青雨惊魂未定,小脸吓得煞白,看着贺夕的魂魄凭空消失在眼前,似乎还有些不太相信,“刚、刚才是贺夕吗?”

    刘浪故意拖重了嗓音道:“准确的说,是贺夕的魂魄。”

    “啊?真、真是贺夕的魂魄?真、真的有鬼?”

    青雨说着,两只手紧紧抱住了刘浪的胳膊,颤声道:“我、我还以为我自己做了一个梦。那、那天晚上迷迷糊糊中,我听到宿舍里有声音,我、我朦朦胧胧中好像看到了贺夕,我、我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原来真是的她?”

    刘浪很无语,沉声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担心贺夕不是****的,是被害死的。如果你不告诉我,恐怕那个害死贺夕的东西也会来害你。”

    “啊?不是做梦?真不是做梦?”

    真是服了,刘浪感觉自己根本无法用自己的思维方式来猜测青雨的思维了。

    青雨明明被拴在了病房里,还被当成了疯子,可醒来之后竟然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梦?

    大脑通路用得着这么长吗?

    刘浪感觉自己不拿出杀手锏是不能从青雨嘴里掏出点儿东西了,反手拿出禁鬼符,指着符纸道:“贺夕的魂魄就在里面,刚才是我放出来给你看的。她说她自己死的好冤枉,她不想死,如果你不替她报仇,她会一直缠着你的。”

    青雨登时吓得浑身战栗,几乎要哭出来了:“我、我怎么报仇?我、我什么都不会啊?”

    “所以,她让我来找你,让我帮你。”刘浪趁火打劫道。

    “啊?这样啊?好好好,报仇,就要找系主任范累,那个老东西想把我们到**楼去,可是我们不肯。开始时我们只是以为贺夕因为这件事想不开****死了,可、可……”

    青雨使劲咽了一口唾沫,心有余悸的盯着刘浪手中的禁鬼符,近乎哀求的说道:“可如果贺夕真是冤死的,那、那我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啊。”

    刘浪闻言,不禁双眸一挑:“范累为什么要逼你们去**楼?”

    青雨哭丧着脸道:“我也不知道,刚开始只知道系主任找过贺夕几次,后来贺夕就不停的说她不想害人,然后,就在前几天晚上,我们都在睡觉,迷迷糊糊看着她走了宿舍,再后来,就听说她跳楼死了。”

    刘浪盯着青雨,看着青雨体内的魂魄竟然又有些微微颤抖了起来,却是不敢再刺激她,连忙安抚道:“哦,青雨师妹,没事没事,没事了。”

    青雨一把鼻涕一把泪,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怎么可能没事啊?贺夕死后,系主任就将目光盯在了我们身上,我宿舍的另外两个姐妹因为承受不住压力,已经请假回家了。我、我也想回家,可、可系主任威胁我,说如果我敢请假,就不让我毕业。”

    “我艹,那老杂碎这么狂?”

    刘浪听青雨这么一说,立刻气炸了心肺。

    虽然不知道范累究竟跟**楼有什么勾当,可竟然利用自己的职权逼迫人家小姑娘。

    妈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上次想逼自己退学的帐还没算完呢!

    刘浪再也忍不住,直接拉起青雨,怒声喝道:“走,老子带你去找他算账,他要是再敢找你麻烦,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

    事情已超出了刘浪的预期,刘浪根本没想到会牵扯出一个普通的系主任范累来。

    怒火中烧,新仇旧恨一起算了,让你找麻烦!

    hp:bkhl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