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234章 养煞大楼

    离开职工宿舍的时候,青雨还拉着刘浪,一个劲的要学习道术——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刘浪被青雨搞得头大,好不容易推给了何尚,这才狼狈的逃走了。

    离开学校之后,刘浪并没有急着回花圈店,而是再次抱着小黑来到了施工楼那边。

    因为发生了命案,施工暂停,就算是白天,工地上也看不到半个人影,就跟传说的中鬼楼一般,显得萧条又荒凉。

    这样更好,刘浪也省得麻烦。

    昨晚小黑一直冲着墙角那里叫,刘浪虽然挖出一些纸灰,可并未找到范累口所说的东西。

    刘浪这次来,特意拿了一把铁锨,将袖子一挽,对准之前挖出纸灰的地方一通乱挖。

    还别说,挖下去半米多的时候,铲子似乎碰到了什么软乎乎的东西。

    刘浪不禁一怔,再挖一下下去,可那个东西似乎能自己往下钻,竟然诡异的不见了。

    小黑瞪着一双小眼,汪汪叫个不停,扒着两只前爪,呲牙咧嘴,恨不得扑上前来。

    “咦?不会真是寄生在胡来肚子里的那个东西吧?”

    刘浪想到这里,不由得警惕了几分。

    此时正是艳阳高照的大中午,虽然阳光不是很强烈,可依旧有种暖洋洋的感觉。

    只是墙角处正好是阳光的死角,阳光照不进丁点儿,还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刘浪愈发感觉有问题,对小黑叮嘱了两句:“一会儿有什么东西出来,给我咬住啊!”

    朝着手心淬了两口唾沫,刘浪就跟干农活儿似的,举起铁锨再次挖了起来。

    果不其然,只挖了不到十公分,又碰到了那个软乎乎的东西,可是,又一铁锨下去之后,那个东西又不见了。

    真的在往下钻?

    这里因为是新土,比较松软,可如果一直挖下去,照这个挖法,还不知道猴年马月。

    不行,得想点儿办法将里面的东西逼出来。

    刘浪收了铁锨,抬头看了看天色。

    今天倒是一个少有的好天气,蓝天白云。

    刘浪这次并没有急于动手,而是琢磨了起来。

    如果里面埋的真是从胡来肚子里剖出来的东西,应该是跟胡来住的那个地方有关。

    那些符文明显是用来养煞的,而不知道什么原因,胡来将养出来的东西埋在了这里,自己却跑回拆迁房那里上吊了。

    煞气如此之重,却躲在泥土之中不出来,这的确有点儿诡异。

    照目前的情况来说,整幢楼的阴冷气息应该也跟埋在里面的那个东西有关。

    可是,既然有如此浓重的阴气,应该足以达到连阳光都不怕的地步,更不可能怕人。

    不对,难道里面的东西还没成熟就被胡来剖了出来,所以才会躲在里面不出来?

    刘浪猛然间拍了一下脑门:对啊,如果胡来也被中了**楼的那种玩意,可能忍受不住痛苦,在肚子里那个东西还没成熟之前就剖了出来。

    这样以来,就相当于****。

    可是,胡来真有这种****的勇气吗?

    刘浪跟胡来接触过,看胡来的样子,不像是有****的勇气。

    除非,胡来是迫不得已。

    不行,必须尽快把里面的东西弄出来,不然在这里瞎猜也没有用。

    之前刘浪利用脐带,从冯新的肚子里弄出来一个怪物,如果跟土里那个是同一种东西的话,应该可以吸引出来。

    对,就这么干!

    刘浪想定此节,连忙给何尚打了一个电话,要何尚去花圈店,把自己放在花圈店的怪物的尸体给自己拿来。

    当时刘浪用无邪鞭把那个怪东西一斩为二,然后用块布包了起来,回到花圈店后直接扔在了店里。

    交待完后,刘浪又围着施工楼转了一圈,想看看是否还有其它的蛛丝马迹。

    照昨晚的情形来看,那个骑纸马的家伙应该就是胡来。

    胡来死后似乎想逃脱什么,可又逃不掉,就算买了纸马,魂魄依旧还绕着这幢楼打转。

    难道还是因为土里埋的那个东西的原因?

    刘浪越想越纠结,感觉当时胡来肯定发生了什么,逼迫他生生将肚子里的东西剖了出来,埋在了这里,尸体变成了行尸回到了拆迁房处上了吊,而魂魄依旧还停留在这里,不得轮回。

    可恶,昨晚失手将胡来的魂魄打散了,此时想找也找不到了。

    刘浪不觉有些懊恼,如果当初看清楚一点儿,将胡来的魂魄给收了,可能也会逼问出些什么吧。

    边思索着,又往后退了两步。

    刘浪边琢磨着,来到离大楼百米远的地方,再次朝着大楼看了看。

    昨天晚上因为只注意到了楼上贺夕的魂魄,并没有远距离观看这幢大楼。

    可此时一看,刘浪突然发现了问题。

    这幢大楼的朝向有问题,不是正南正北,有点稍微偏西,而且整幢楼也不是普通的四方四角,在十四楼的位置竟然突出了一块儿。

    刘浪曾经跟别人打听过,这幢楼是办公楼,总共十九层,眼见到了封顶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

    那突出的一块儿像是一个坟头,不但难看而且古怪,在刘浪看来,并没有实际用处。

    此时光线很好,刘浪站在楼下,几乎能将楼外看得一清二楚。

    刘浪看到块突起,不禁心生奇怪,又慢慢绕着转了一圈。

    可是,等刘浪转到突起背阴的地方时,突然发现墙体上似乎雕刻着一些东西。

    大楼还没有封顶,外面也还没有贴瓷砖,露在外面的是一层水泥。

    可是,围绕着那块突起的周围竟然画着一些古怪的图案。

    图案直接镶嵌在水泥之中,此时已经风干,虽然并不清楚,但刘浪看到之后,还是心神一震,顿时瞪大了眼睛。

    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重击了一下般,刘浪连忙蹲下,拿起一块石子,按照记忆在中胡来的拆迁房里看到的那些符文,在地上画了起来。

    画到一半的时候,刘浪的心也跟着提到嗓子眼了。

    抬头看到大楼外墙上的那些图案,跟自己所画的符文一对照,刘浪顿时傻眼了。

    一模一样,竟然就是那种养煞的符文。

    这幢楼竟然被人刻意绘上了这种符文,这是要害死里面所有人的节奏啊?

    如果外墙真被封上了瓷砖,恐怕再也不会有任何人发现。

    如果不是贺夕死了,这幢楼的秘密恐怕会被一直掩埋下去。

    我靠,难道贺夕是想用自己的死来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

    刘浪感觉自己的心跳跟着加速,颤巍巍的拿出手机来,给冯一周打了一个电话。

    “冯队,你帮我查查,奔腾建业是谁负责这个施工楼的,还有,跟**楼有没有关系。”

    hp:bkhl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