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279章 兄弟重逢

    一直沿着山体往前走了一里多路,眼前的视线陡然开阔了起来。

    周围不再是普通的石头,而是琳琅满目的水晶石,白中透光,让人眼花缭乱。

    刘浪目瞪口呆,从来没想过地下竟然还有如此绝妙的地方。

    眼睛不够使的四处打量,心中却是盘算着:怪不得很多人喜欢考古钻地下啊,一旦找到这么一块地方,一辈子,不,好几辈子都不愁吃喝了。

    整片水晶石的矿藏之大远超想象,甚至一眼都望不到边。

    谷幽兰带着刘浪在水晶石之间绕来绕去,最后来到一片全是水晶石建造的大殿之中。

    那里,正是谷幽兰住的地方。

    刘浪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四处打量着,一眼就看到被冰棺包裹的赵二胆跟老鼠精花生。

    “啊?胆哥,花生?”

    刘浪一个箭步冲上前,直愣愣的盯着冰棺里边的赵二胆跟花生,短暂的迟疑之后,咔咔两掌劈了下去。

    冰棺虽然坚硬,可哪里经得住刘浪这浑身的虎力?

    冰棺碎裂,花生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兴冲冲叫道:“师父,师父,你、你怎么来了?”

    花生被冰棺困了一两天的时间而已,加上花生不重修人形,只重修体,本身的强硬程度远非普通的妖精所能比的。

    可是,赵二胆却就惨很多了。

    赵二胆从冰棺中出来之后已是奄奄一息,看了刘浪一眼,竟然一激动,双眼一模糊,直接晕死了过去。

    “快,这、这儿有没有吃的?”

    刘浪一看赵二胆晕了,顿时急了,回头问谷幽兰。

    这里哪儿有什么吃的?

    谷幽兰一见刘浪这么问,顿时一脸的惊愕。

    花生倒相对要镇定一些,大叫道:“师父,吃什么啊?赵二胆只是魂魄不稳,有点儿虚弱而已。”

    一经花生提醒,刘浪一拍脑袋,暗骂了自己一句:“我靠,我怎么这么糊涂啊。”

    说着,立刻拿出一张定魂符,贴到了赵二胆的额头,然后又迅速咬破自己的手指,给赵二胆含了一口鲜血。

    刘浪知道自己的鲜血的厉害,此时也毫不吝啬。

    赵二胆被血腥气味刺激,立刻来了精神,大力吸了几口,这才缓缓睁开眼睛。

    “刘、刘哥……”

    一句话出口,却是泪流满面。

    刘浪不觉双眼发涩,喉头哽咽道:“胆哥,你、你受苦了……”

    “没、没事……”

    赵二胆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怎奈身体太过虚弱,哪里能动弹得了?

    谷幽兰看着眼前的情景,也不知道想到了啥,眼圈一红,扭头钻到了旁边一个小洞之中,不一会儿手里碰着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走了出来。

    刘浪此时还并不能完全相信谷幽兰,见她拿着奇怪的石头,不禁一愣:“你想要干嘛?”

    谷幽兰道:“这是从血河中冲出来的一块定魂石,比你那定魂符的效果强上百倍,不但可以稳定魂魄,而且可以增强魂魄,我、我这些年来就是靠它才得以生存下来的。”

    刘浪略一迟疑,看着谷幽兰,还是一把夺了过来,道:“好,用完了再还给你。”

    说着,也不客气,直接塞到了赵二胆的手里,低声道:“你将注意力灌注到这块石头上,好生调养一番,有话等你恢复了再说。”

    赵二胆眼中含泪,一番辛苦终究没有白费,重重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刘哥。”

    说完,两手托住定魂石,盘膝坐在地上,然后缓缓调动着体内的气息,慢慢恢复着体力。

    赵二胆体内因为曾经有烧火童子徐甲待过,本来就沾了一丝仙气。

    这丝仙气虽然微弱,但对赵二胆却相当于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势,不但让赵二胆修炼的速度快了很多,而且对于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道法也有了天生的感悟。

    正所谓祸福相依,有时候,一件事倒真不能一概而论。

    看着赵二胆没了生命之忧,刘浪也放下心来,一把将花生抱了起来,兴奋的问道:“花生,你没事吧?”

    花生小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一般,张着小嘴连连说道:“师父,我没事我没事,只是……”

    花生将小脑袋偏向谷幽兰,猛然间伸出前爪,指着谷幽兰叫道:“师父,这个母妖精二话不说就把我弄到冰棺里,哼,如果不是师父来得及时,我说不定就被她给折磨死了呢。”

    谷幽兰闻言,顿时面色大变,连忙摆手道:“不不不,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只是想不让别人知道煞妖幻镜的存在而已……”

    自欺欺人的做法。

    刘浪虽然知道花生这家伙喜欢恶人先告状,但本来自己就有护犊子的想法,看着谷幽兰一脸的惊恐,也是面色一寒,问道:“你叫谷幽兰?”

    谷幽兰连连点头道:“对,我、我叫谷幽兰,曾经也在石窟村生活过一段时间。”

    “嗯?你也知道石窟村?”

    刘浪不禁有些吃惊。

    此时谷幽兰已没有了半点儿心思欺瞒刘浪。

    身边跟着一只鬼帅,这是什么存在?就算借谷幽兰十个胆子也不敢去招惹啊。

    谷幽兰断断续续将自己的来历一五一十的讲给了刘浪,边讲着,似乎也触及到了内心深处的柔软,不知不觉泪如雨下。

    刘浪没想到,眼前这个谷幽兰竟然就是马小帅的母亲,那个自称圣母的兔精。

    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啊!

    刘浪心中一阵感慨,不觉对谷幽兰态度也好了很多。

    虽然马小帅野心不小,而且害人不少,但毕竟从其他人口中也知道一些,圣母没做过什么坏事,反而庇佑了石窟村很长时间。

    如此以来,刘浪又是一声叹息,问道:“那照你这么说,你已与煞妖幻镜融为一体了,那你知道煞妖幻镜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

    “煞妖幻镜?”

    谷幽兰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幽幽的说道:“我只知道,有这面镜子存在,那些地下深处的妖王甚至妖帅就不敢轻易露面,可是,如果一旦煞妖幻镜被破坏了,恐怕……”

    “妖王和妖帅?”

    花生惊奇的大叫了一声,一下子从刘浪的怀里挣脱了出来,后爪撑地,举着前爪,高声叫道:“这个世界上真有妖王跟妖帅的存在?他们不应该早就灭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