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297章 花生斗禅

    刘浪回到花圈店后,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随便吃了点儿东西,躺在懒人椅上,刘浪将左云池的话仔仔细细咀嚼了一遍。

    不得不说,左云池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远超刘浪,而且也解答了这段时间来一直困扰着刘浪的难题。

    这些难题不但在修炼方面,而且在对地下世界。

    刘浪知道,这次回去一定要冒险去地下探一探,想办法搞清楚地下妖物的情况之后,再将煞妖幻镜打破。

    不过,煞妖幻镜既然能制约那些厉害的妖物,又是一个异界通道的话,定然也不容易对付。

    所以,刘浪知道,就算要打破煞妖幻镜,依旧要找左云池帮忙。

    思路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后,刘浪对接下来要做的事也弄清楚了,不禁一阵心清气**。

    接下来就是等待。

    边修炼,边等着花生回来,好一起去石窟村。

    …………

    千里之外的祁连山阴雨连绵。

    整整下了一天**,依旧没有停的意思。

    整座祁连山脉都笼罩在一片雨雾之中,好似人间仙境,雾气腾腾。

    一个放置着巨大炉鼎的山洞之中,一个身材高大的光头壮汉,正跪在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和尚面前,眼中挂泪,但表情却是欣喜不已。

    光头壮汉自然就是齐连山,而老和尚正是九贤。

    九贤端坐在蒲团之上,闭目养神,仿佛睡着了一般。

    齐连山跪在九贤面前,一边哭一边笑,盯着九贤,嘴巴都快咧到脖子后面去了。

    哭中带笑,让刚强的齐连山带了几分彻悟般的柔软。

    “师父,您、您老人家没死!哈哈,师父,您、您可吓死我了。”

    九贤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依旧闭目,可长长的白眉却轻轻颤抖了两下,醇厚的嘴唇微微张开:“孽徒啊,真是孽徒啊。为师打小教你佛之大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出家人哪里有什么生死之说?生既是死,死亦是生,不过是在另一个世界、另一种方式活着而已。”

    九贤缓缓抬起手来,合十,叹息:“哎,世俗中历练了这么久,竟然还没有一点儿长进。”

    “呵呵,师父,徒弟不想长进,整日就喜欢喝酒吃肉,之前一天不吃肉不喝酒,浑身就不舒坦,可看着师父安然无恙,就算让徒弟这辈子不吃肉喝酒,徒弟也不稀罕。”

    齐连山个头都快赶上九贤的两倍了,可跪在九贤面前,依旧跟个孩子一般。

    九贤闻言,嘴角微微一勾,划过一丝欣慰的笑容,猛得睁开眼睛,怒视着齐连山:“孽徒,出家人要戒三荤五素,你竟然大言不惭,还敢吃肉喝酒!”

    九贤抬起手来,朝着齐连山的脑袋上重重砸了下去。

    齐连山也不躲闪,任凭九贤打自己,反而嬉笑道:“师父,我不但吃了酒肉,还睡了女人呢。嘿嘿,只是可惜没能给师父生个徒孙,让徒弟苦恼的紧啊。”

    九贤见齐连山越说越离谱,登**得脸色涨红,愠怒道:“好啊,口戒如此,不要再叫我师父,你赶紧走吧,我没你这个徒弟!”

    说着,伸手驱赶齐连山。

    齐连山也不动,脸上一直挂着傻笑,“嘿嘿,师父,你就算把徒弟杀了,徒弟也不离开您了。嘿嘿,天下的女人再好,也不如陪着师父,天下的酒肉再香,也不及师父的责骂。”

    齐连山此时的模样,完全是一副狗皮膏药。

    九贤终于忍耐不住,噗嗤一声大嘴一咧,笑骂道:“哼,为师就算不死,也活活被你给气死了。”

    说完,却是止不住眼圈发红,一把抱住齐连山,哽咽不语。

    “大师……您在吗?”

    正当师徒俩抱头痛哭的时候,洞外突然传来了一道恭恭敬敬的声音。

    九贤立刻将齐连山一把推出去,使劲抹了一把眼泪,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呵斥道:“给我守在一边,哭什么哭!”

    齐连山咧嘴一笑,朝着九贤磕了三个响头,这才站起身来,侍立在一旁。

    “咳咳,听禅的小老鼠啊,进来吧。”

    九贤正襟危坐,又是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

    一大一小两只肥老鼠慢悠悠的爬进山洞之中,四爪伏地,以示尊重。

    九贤显然心情很好,朝着两只老鼠看了一眼,摆手道:“行了,你们不用如此,化****形起来说话吧。”

    大老鼠抬起头来,疑惑的看了小老鼠一眼,“是,大师。”

    “噗噗”两声响。

    两只老鼠眨眼间化成了两个和尚。

    一个大和尚,一个小和尚。

    大和尚跟九贤有几分相似,正是花生爷爷的爷爷,自称六贤的老鼠精。

    小和尚不是别人,自然是花生。

    花生看了看六贤,老老实实的学着六贤的样子,跪拜在地,完全没了平时的调皮。

    六贤看着九贤,对九贤极为忌惮,“大师,小六带孙儿来取兵器了。”

    齐连山看着两只老鼠精化成和尚,不禁目瞪口呆,看了看九贤,又强压下心中的疑惑,摸了两把脑袋,盯着六贤跟花生,也不吭声。

    九贤自然知道俩老鼠精的来意,轻轻点了点头道:“小六啊,兵器倒是炼好了,只是,这东西是把双刃剑,既可****也可救人,你可准备好了吗?”

    六贤闻言,不禁一怔,眼神中闪过一丝迷惑,似乎不明白九贤这话的意思。

    花生却是晃了晃脑袋,突然问道:“大师,****就是****,跟救人有什么关系?”

    六贤登时吓得面色一白,低声训斥道:“花生,你插什么话?闭嘴!”

    九贤也是一愣,朝着六贤摆了摆手,眯眼看着花生,朗声问道:“你就是小六的孙儿?竟然也化成小和尚的模样了?”

    花生将腰一挺,嘿嘿笑道:“大师,佛说众生平等,人的外表不过是具皮囊而已,花生是不是和尚又有什么区别吗?”

    六贤闻言,不禁越来越急,使劲拽着花生的衣服。

    可九贤却是惊异不定,猛然间一个箭步,直接踏到花生面前,瞪眼盯着花生,呵斥道:“世间之法,为何分善恶?”

    “六根未净,**所致!”

    “那**又有何物?”

    “生之本性!”

    九贤眼睛越瞪越大,两条长长的眉头也开始抽动了起来,欣喜若狂的盯着花生,又**问道:“何为超度?”

    花生一愣:“超度……不过是伪善而已。”

    “什么?超度怎么会是伪善?”

    “我们所谓的超度,难道真能让人去恶存善?难道真能让死人安息吗?”

    九贤额头上滚下汗来,跟看怪物一般看着花生,猛然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hp:bkhl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