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311章 事事皆有因果

    小黑狂吠,汪汪叫着,直接扑到刘浪的怀里,摇头晃脑,那模样,就跟它赢了一样——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花生跟游尸垂头丧气,也不再吹胡子瞪眼了,耷拉着脑袋都不吭声。

    齐连山早已是目瞪口呆,浑身的每个毛孔都对刘浪竖起了大拇指:恩公,恐怕真跟师父斗起来,也应该不分上下吧?

    这么想着,齐连山还不忘看了九贤一眼。

    九贤却是脸上挂笑,心中震撼,暗暗惊叹:刘方的确有一个了不起的孙子。

    刘浪笑眯眯的走到九贤面前,再次抱拳道:“大师,让您见笑了。”

    “善哉善哉!”

    九贤双手合十,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刘浪,我们何时出发?”

    刘浪闻言一愣,随即说道:“全凭大师吩咐。”

    “呵呵,好好好。”九贤连说三个好字,抬头看了看天色:“择日不如撞日,那我老和尚就托一次大,带着你去地下探一探,帮你炼制一下麒麟鞭。”

    那口气中,再也没有了半分质疑,隐隐有种迫切之感。

    临行之前,齐连山大摆宴席,宴请了刘浪跟九贤一行人。

    齐连山也想跟着九贤一起,可却被九贤严厉拒绝。

    最后没有办法,齐连山只好答应在风尚礼仪等着。

    这一次,为保万全,刘浪不但带了花生,而且连游尸体也带上了,只把小黑留下让赵二胆照看,一行人浩浩荡荡直奔鬼秀才所在的水府而去。

    刘浪知道九贤是不入世的高人,也不敢有所隐瞒,将地下的情形一一跟九贤说了。

    九贤听完之后,不禁眉头紧锁,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脚步却快了很多,似乎愈加焦急了。

    来到水府之后,鬼秀才陆惊风早就等不及了,一见刘浪竟然带回来这么多人,不禁有些心惊。

    而且,似乎每一个都可以将自己完全虐死,让鬼秀才更加不踏实了。

    “刘兄弟……”

    鬼秀才欲言又止。

    刘浪也不答话,而是问道:“石居的伤好了吗?”

    鬼秀才连忙答道:“快、快好了。”

    说着,带着一行朝着原来后花园的池塘走去。

    不大一会儿,来到小池塘边,刘浪看到在池塘里只露出了半截圆滚滚的脑袋,石居的身体完全浸到了池塘里面。

    “喂,起**了。”

    刘浪知道石居的脾性,朝着游尸使了个眼色。

    游尸立刻拿起惊魂棍,朝着那露在外面的半截脑袋砸了下去。

    “砰!”

    “啊!”

    一声惨叫,石居嗖的一下从池塘里窜了起来,再次落地时,依旧是半人半妖的模样。

    石居惊慌失措的扫视了一圈,似乎也没料到会有这么多人,可一看到九贤时,顿时瞪大了眼睛,甚至眼神中闪过一丝趾高气扬的感觉。

    九贤两条白眉也跳动了两下,却是并没有吭声。

    石居憨厚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指着九贤叫道:“小矮人,难道你不懂得基本的礼仪吗?”

    听到这话,刘浪等人均是面色一变,惊骇的看着石居。

    可是,石居似乎并没有将刘浪等人的表情放在眼里,见九贤依旧没动,反而有些恼怒,哇的一张口,大声喝道:“见我妖将竟然敢不行礼,看招!”

    一口拳头大的乌墨朝着九贤直喷而去。

    刘浪大惊失色,正想上前阻拦,却听九贤嘴角微动:“阿弥陀佛……”

    左手轻轻往前一举,口中咒念道:“大如来慈悲掌,渡慈悲之人!”

    霎时间,一个巨大的手掌印影突然从九贤的手掌上放大,轻轻一握,一把将那团乌墨捏住,然后轻轻一摔,砰的一声砸回了石居的脑海上。

    下一刻,石居整个脑袋被染成了墨黑色。

    而石居,却像是傻掉了一般,不但没动,似乎还有些难以置信,根本没想到九贤竟然敢还手。

    九贤面色不动,收回掌后,微微合十,口中念道:“恩怨将了,休得再狂妄!”

    刘浪看着目瞪口呆,见一人一妖如此反应,脑海中莫名想起了曾经见过的那个破荒族的小矮人,阿多布。

    如果按个头来说,九贤跟阿多布身形倒有几分相似。

    不会吧?难道九贤跟破荒族会有关系?

    …………

    蓬莱阁,海底之下。

    朱涯泪如雨下,抱着吴半仙痛哭不止。

    “师叔,师叔。”

    朱涯像是跟自己亲人走散了的孩子一般,边抹着眼泪,紧紧抓着吴半仙,生怕再一不小心弄丢了。

    吴半仙闭着双眼,任凭朱涯晃了晃去,却是一动不动,依旧还在昏迷之中。

    雷蕾边玩着游戏,看着朱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却是冷哼一声:“切,都这么大个人了,哭什么哭,这老头又没死。”

    朱涯一听,顿时清醒了过来,连忙回头看着任逍遥,恳求道:“前辈,我师叔怎么了?前辈,求您救救我师叔,只要把师叔救醒,我朱涯当牛做马也愿意。”

    任逍遥脸上一直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缓缓摇了摇头道:“朱涯兄弟,你有这份心已非常难得,只是,你师叔残缺了一魄,变得痴呆疯癫,我想尽了各种办法才帮他弥补回来。”

    朱涯闻言一怔,面露惊喜之色,可看着吴半仙昏迷的样子,又担忧道:“真的?那、那师叔为何还没有醒过来?”

    “朱涯兄弟,他的一魄为人所伤,所幸只是残存了一部分,我将那缕残魄招回来之后,给他服食了丹药,应该快醒了。”

    “快醒了?”

    朱涯激动不已,正想给任逍遥磕头拜谢,可任逍遥却一把将朱涯拉了起来:“世事讲究个缘分,朱涯兄弟,你不必如此,我任逍遥以后恐怕还得仰仗于你呢。”

    朱涯一愣:“前辈,此话怎讲?”

    任逍遥摇了摇头:“世事难料,我只希望,有一天在我有难之事,能得朱涯兄弟相助一把,也不枉我救了你师叔一次。”

    朱涯虽然不明白任逍遥的意思,可还是郑重的点了点头:“前辈,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任逍遥轻轻点了点头,冲着朱涯一施礼:“那我任逍遥就在此先谢过了。”

    “不敢不敢,前辈,您……”

    朱涯连忙还礼。

    正在此时,吴半仙却是突然闷哼一声,缓缓睁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朱涯,老半天,老脸上皱纹越来越密,嘴巴越裂越开,虚弱又欣慰的笑了起来:“朱涯师侄……”

    hp:bkhl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