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344章 白鸡血与滴天髓

    杜仲听到刘浪的话,不禁一怔,连忙走到办公桌后面,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本子,交到刘浪手里,道:“刘兄弟,这就是父亲记的,他自己服用过所有配方的笔记。 ”

    刘浪点了点头,拿着笔记,粗略的看了两眼,突然又问道:“对了,还有那种药水吗?”

    “有,我们留了一小瓶,以备不时之需。”

    “哼,给外面那个女孩一点儿。”

    杜仲虽然不知道刘浪跟尚化眉的关系,但也没有多问,连忙点头道:“好,那我现在就去。”

    说着,转身去了办公室。

    刘浪这次不敢贸然行动,拉了一张凳子到床边,拿着笔记本坐下,然后边翻看笔记,边看着杜山的变化。

    韩晓琪一直静静的站在刘浪的身边,也随着刘浪的翻阅在看。

    “刘浪,你看这是什么。”

    韩晓琪突然出声,指着其中一味药问道。

    刘浪虽然有医诀在身,但实际经验不足,刚才一时着急,竟然忘了韩晓琪是鬼婆婆一手调教出来的了。

    看到韩晓琪指出,刘浪皱了皱眉头,问道:“这是什么?”

    上面写着一味药:白鸡血。

    刘浪不明白为何韩晓琪突然会指出这味药来。

    鸡血很多,可白鸡却并不多,但对于仁和中医馆如此庞大的根基,想要得到白鸡血倒也不难。

    韩晓琪秀眉轻轻一皱,解释道:“鸡虽然通灵,但每种颜色的鸡却有着不同的作用,这种白鸡传说混杂着一丝神兽朱雀的血脉,所以不但可以通灵,甚至对鬼魅还有一定的退避作用。”

    刘浪点了点头,可还是不解的问道:“可是,那跟杜山有什么关系?”

    韩晓琪继续说道:“滴天髓可以滋润魂魄,甚至解毒,非常稀有,但偏偏跟这种白鸡相互冲突。”

    “什么,难道真是因为滴天髓跟白鸡血的原因?”

    刘浪大惊,没想到自己好心办了坏事。

    可是,韩晓琪略一思索,却摇了摇头道:“不尽然,二者虽然相互冲突,但白鸡血的威力远在滴天髓之下,我担心,还是因为那些治病的小虫子。”

    “你的意思是,那些小虫子死后,毒性并没有消失,与白鸡血混杂在一起,反而正好压制了滴天髓的药效,致使杜老爷子变成了这样?”

    韩晓琪不无担忧的点了点头道:“应该是这个原因。”

    “那该怎么办?”

    “没有办法,只能找到这种小虫子的来历,对症下药,而且,这种虫子,似乎很像传说中生活在海底深处的一种蛊虫。”

    “蛊虫?”

    刘浪不禁一愣,不由得想起了之前赵二胆跟自己说的话。

    略一沉吟,刘浪连忙拿出手机,给欧阳图韦打了一个电话。

    欧阳图韦如今相当于六合派情报部的部长,之前就是他告诉赵二胆南洋巫教有人来了燕京,可是,其它的并没有查出来。

    又过了这么长时间,刘浪不知道欧阳图韦有没有新线索。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欧阳图韦显然没料到刘浪会亲自给自己打电话,连忙恭敬道:“教主,您有什么事吗?”

    刘浪也不客气,直奔主题道:“最近燕京的发生的蜕皮的怪病你知道吗?”

    欧阳图韦一怔,连忙说道:“知道,而且,这几天我们一直在调查,如今查到这件事跟南洋巫教关系很大。”

    刘浪闻言,不禁心道果然,问道:“怎么说?”

    “是这样的,上次我派人跟赵二胆说过,南洋巫教有人来到了燕京,让我们六合派小心提防。可是,奇怪的是,那个南洋巫教的来人却没有任何动作,反而整日除了吃喝玩乐,就是四处消遣。就在刚才,我突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他们在声东击西。”

    刘浪皱了皱眉头:“有话直说。”

    “教主,我们发现,来燕京的南洋巫教的人,似乎分成了两拨。一波是一个叫冷羽的男人和一个叫露卡西的洋妞,而另一波,是一个叫孔亚枫的人。”

    “什么?冷羽,露卡西?”

    刘浪大吃一惊。

    这俩人的名字当然不陌生。

    可是,冷羽不是应该死了吗?

    那露卡西不是来自俄罗斯的富家女吗?怎么会跟南洋巫教扯上关系?

    一个个问号很快钻进了刘浪的脑海里。

    沉吟了片刻,刘浪深吸了一口气,道:“冷羽以前是不是跟梦里香有关系?”

    欧阳图韦却不确定道:“这个还不清楚,正在调查中。”

    “那你还知道些什么?”

    刘浪皱了皱眉头,对欧阳图韦不禁有些不满。

    连这都没调查清楚,实在有些不该。

    可是,刘浪又不好发作,只得强压下心中的怒火,闷声道:“欧阳大哥,那你尽快查,有什么消息告诉我。”

    说着,刘浪就要挂掉电话。

    可是,欧阳图韦突然说了一句奇怪的话:“教主,你自己小心。”

    “嗯,你也小心。”

    刘浪点了点头,啪的一下把电话挂了。

    刚刚挂了电话,刘浪忽然眼皮一跳,不禁有些迟疑:怎么回事?欧阳图韦为何突然冒出这句话来,他可从来不是这种提醒别人小心的人呢?难道,有什么事情?

    刘浪一想到这里,便感觉不对劲,连忙又拿起电话,给何尚打了一个电话,让何尚去找一趟欧阳图韦。

    挂了电话之后,刘浪再次盯着杜山,沉声问道:“杜老爷子,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韩晓琪也并不敢肯定:“照目光的情况来说,恐怕只有三天的寿命。”

    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韩晓琪突然说道:“对了,杜家不是有一种鬼手刀法吗?可是先将杜山体内的毒素引流出来,这样可能会多一分把握。”

    “鬼手刀法?”

    刘浪自然知道,可并不知道杜仲有没有学会。

    与此同时,欧阳图韦的办公室。

    一个身着赤色道袍,面目清秀的男子,弹了弹手中的烟灰,轻轻一笑,“呵呵,欧阳老板,你做得很好!”

    男子将手一招,一个浑身赤红的婴儿,从欧阳图韦的脖子后面爬了出来,钻进了男子的道袍下面,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