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355章 半本卜书算天下

    “吁……”

    刘浪长长出了一口气。

    既然有法可解,那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到冷羽。

    这样一来,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如果冷羽不死,整个燕京极有可能就会陷入他的控制之中。

    到时候,天下肯定会陷入一片大乱之中。

    难道,如今真的成了多事之秋了吗?

    阴阳间的大乱还没开始,就有人趁此机会搅乱这个世界。

    刘浪沉吟不语,良久之后,对露卡西道:“既然你认定唐小笛就是南洋巫教的圣女,那你就顺便用她的鲜血还验证一下吧。”

    露卡西闻言大喜,连连点头道:“谢谢你,我现在就去!”

    露卡西毕竟是南洋巫教的人,对圣女的印象打小就根深蒂固,此时见可以进一步验证,自然求之不得。

    刘浪轻轻点了点头,又看了那个美女一眼,将韩晓琪叫到了门外,忧心忡忡道:“晓琪,我本来还想带着你好好去游历一下,可如今看来,世间纷乱不平,我们根本无法享受属于自己的生活了。”

    韩晓琪似乎也心有感触,点头道:“刘浪,我知道,你是担心这件事跟韩君宝也有瓜葛,对吗?”

    刘浪也不否认道:“对,一个小小的冷羽都能掀起了如此大的浪来,如果韩君宝再从中插一脚,我怕应付不来。”

    韩晓琪自然明白刘浪的意思,微微一笑,上前将脑袋送到刘浪的怀里,枕在刘浪宽厚的胸膛上,小声私语道:“刘浪,你不用再解释了,我一切都明白。回去之后,我想办法说服鬼婆婆,加倍努力修炼修罗白骨道,打探韩君宝的消息。”

    “晓琪……”

    刘浪心中一动,一时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

    韩晓琪突然抬起头来,趁着刘浪不注意,将自己的香唇送到了刘浪的嘴唇上。

    刹那间,繁花盛开,姹紫嫣红。

    刘浪从来没有想到,一直安静腼腆的韩晓琪竟然会如此主动。

    刘浪只感觉自己的嘴唇上传来阵阵冰凉。

    虽然没有女人该有的温润,但在这一刻,刘浪的心也跟着融化了,眼角止不住滚下两滴泪来。

    晓琪,对不起,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再吃那么多苦了。

    这一刻,刘浪似乎感觉自己做的一切都值得了。

    无论多少次生死轮回,但只要有一天,真的能得到阴阳书,让韩晓琪起死回生,一切都不是虚妄。

    晓琪,你等着我,虽然你修炼修罗白骨道,但这种法术太过凶险霸道,等着我,等我得到阴阳书,不会再让你用修罗白骨道来为难自己了。

    刘浪心里默默念了千百遍,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感受着韩晓琪的第一次主动,刘浪的脑海中一时间千百个念头。

    可是,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韩晓琪已然不见。

    在另一间卧室的门口,花生正傻愣愣的盯着刘浪,见刘浪看着自己,摸着脑袋,嘿嘿一笑道:“师父,俺花生什么都没有看见,没有看见师娘亲你,没有看见……”

    “花生!”

    刘浪脸腾的一下红了,连忙喝道:“你好好看住唐小笛就行了!”

    说着,头也不回的去了前院花圈店。

    ……

    护京河。

    天空阴沉沉的,天色虽然已经亮透,但太阳并没有如期而止。

    暴风雨就要来了。

    风卷残云,不断吹着大树矮草,让护京河的波涛都翻滚了起来。

    在护京河的南岸,两个身着道袍的道士站在岸边,看着滚滚的波涛,一时间久久不语。

    这俩人不是别人,正是朱涯跟吴半仙。

    朱涯脸上还带着悲伤,显然没有从万义良的死中缓过来。

    看着河对岸,朱涯问道:“师叔,您说的都是真的吗?”

    吴半仙扭头看了朱涯一眼,打哑谜般问道:“师侄,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你如果一直陷入到师兄的死中,怎么能成大事?”

    “师叔,可是,师父真的死了吗?”

    “哎,你呀,就是活得太愚钝,这辈子又冷又犟,怎么一点儿也不随你师叔我的洒脱呢?”

    吴半仙边说着,边摇头叹息。

    朱涯被吴半仙这么训斥着,咧嘴一笑,突然说道:“师叔,这种感觉真好。”

    吴半仙一愣,看了朱涯一眼,也是微微一笑,轻轻叹了一口气,却是没再说什么。

    在河岸边,一条渔船在波浪中慢慢靠岸。

    渔船上的人戴着斗笠,将小船拴住之后,拽着绳子爬上岸,看到朱涯二人,连忙快步走上前,拱手施礼道:“二位道长,能否帮我一个忙啊?”

    吴半仙看了渔夫一眼,微微一笑,立刻瞪起了小眼,拿出一副油腔滑调的模样:“怎么着?你们家闹鬼吗?嘿嘿,我们可是来自茅山正宗,名门正派,但从来不能轻易给人抓鬼的,不过,如果价格商量好了,倒没有问题。”

    一通话,就跟江湖骗子一般。

    渔夫皱了皱眉头,没想到吴半仙这么不靠谱,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连连摆手道:“呵呵,道长,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我儿媳今生要生了,本来想请二位道长赐张平安符,可、可既然二位道长不方便,那、那还是算了吧。”

    说着,渔夫逃也似的跑了。

    吴半仙看着渔夫的背影,连连大声叫道:“喂,你跑什么呀?回来啊,便宜,不多,就二百块钱。”

    不一会儿,渔夫早就跑得没影了。

    吴半仙垂头丧气的晃着脑袋,连连叹气:“哎,为什么呀,为什么我说实话倒没人信,说假话却偏偏求着信呢?”

    朱涯看着吴半仙吊儿郎当的模样,却是一脸的不解:“师叔,您、您老是拿出一副坑蒙拐骗的模样,怎么让别人相信啊?”

    吴半仙抬手打了朱涯一巴掌,笑骂道:“放肆,哪儿有这么说师叔的?哼,世人只肯相信自己看到的,根本不相信自己的内心,我有什么办法!”

    说着,将手中的拂尘往前一举,朗声笑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那模样,倒有点儿指点江山的味道。

    朱涯同样满眼的激动,可不知为何,看着吴半仙这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却是亲切的紧,根本没有半点儿鄙视的意思:“师叔,您说的是真的吗?”

    吴半仙白了朱涯一眼,道:“师侄,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我跟说了,我要半本卜书算天下,什么真不真的?走,去找刘浪!”

    吴半仙眼神中闪过一道精光,喃喃自语道:“我能算出了什么多,却依旧看不透这个小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