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364章 朱涯求救

    刘浪看着山精古灵精怪的模样,不禁有些疑惑:“你要带我看什么东西?”

    “鬼父,你跟我来说知道了。 ”

    说着,山精蹦蹦跳跳朝着山坳中走去。

    左右拐了好几道,山精领着刘浪到了一处悬崖之上,然后两只手扒着悬崖的一块突起的石头道:“鬼父,快点儿,慢死了。”

    边喊着,山精刺溜一下钻进了石头里,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刘浪顿时愣住了。

    硬生生的石头怎么钻进去,难道让我用头顶吗?

    正想着,那块石头处竟然裂开一道缝隙,正好可以容纳一人通过。

    刘浪好奇无比,见山精并没有任何恶意,也学着山精的模样,两手扒着石缝,身体往上一翻,钻进了石头缝里。

    还别说,钻进去之后,里面显出一条洞道。

    洞道穿过山体,一直往下蔓延。

    刘浪跟着山精只走了十来分钟,似乎隐隐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叫住山精道:“喂,你先停下。”

    山精回过头来,茫然的看了刘浪一眼问道:“鬼父,有什么事情吗?”

    “额……你是不是来自地下?”

    之前碰到了过木精,后来又找到了水灵所形成的滴天髓,这里突然会碰到一只成精的山精。

    刘浪难免不会联想到一块。

    山精有些茫然的搔了搔脑袋,“鬼父,我也不知道我来自哪里?反正我感觉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召唤我,以前我不敢自己下去,现在有鬼父陪着,我当然要下去看看喽。”

    晕,还真是孩子脾气。

    刘浪听到山精的话,略一思索,感觉跟自己猜测的差不多。

    这只山精极有可能就是五行之灵泄露出来的气息所形成。

    山体之中这条通道肯定也通往地底。

    只是,此时时间紧迫,根本没法再去地底一探。

    刘浪正犹豫间,怀里的百里听突然啾的一声响。

    刘浪连忙拿出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百里听发出一道红光,瞬间碎成了粉末,而方向正指朱涯他们走的那条路线。

    红光是求救的信号,难道朱涯跟花生遇到危险了?

    刘浪不敢大意,连忙对山精说道:“走,下面以后再去,我们先回去。”

    “为什么?”

    “你不是说听话吗?”

    “那……好吧。”

    山精极不情愿的点了点头,但还是跟着刘浪后面回到了高老庄。

    可是,对于山精的存在,刘浪并不想跟其它人讲,在进村之前,刘浪先让山精藏起来,悄悄跟在自己的后面。

    这种山精属性就跟土行.孙似的,想要在地下行走自然也不是大问题。

    刘浪赶回高老头家时,那些人全部清醒了过来。

    只是高老头的孙子因为被山精附体的原因,似乎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醒过来。

    孔亚枫见刘浪回来了,立刻迎上前,惊喜的问道:“抓到了吗?是什么东西?”

    刘浪搪塞道:“是只恶鬼,已经没事了。”

    高老头闻言,不禁又惊又喜,大叫道:“啊?真的没事了?大师……那、那我们就不用死了?”

    刘浪摆了摆手道:“也不尽然,我在杀死那只恶鬼前,也问了问他为什么要害你们村里人,你知道它说什么了吗?”

    刘浪说的煞有介事,高老头几人立刻面色一变,齐声问道:“为、为什么?”

    “哼,你们村后那座山本来是人家住的地方,你们要把人家的房子给拆了,你说人家能不生气吗?”

    高老头几人一听,立刻面色大变,慌乱的低下了头,显然被刘浪说中了。

    刘浪也顾不了这些,用仙人斩割破了自己的手指,滴到高老头孙子的嘴里几滴鲜血,然后嘱咐高老头好生照看,也不待他们感谢有加,叫上孔亚枫直接出了村子。

    孔亚枫看着刘浪急匆匆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忙问道:“刘兄弟,怎么了?难道有圣女的消息了?”

    “猪牙他们发来信号,好像遇到危险了,我们必须尽快赶过去。”

    “什么?危险?难道有花生小师父在,还对付不了冷羽?”

    这正是刘浪所担心的。

    如果连花生都对付不了,恐怕不仅仅是冷羽那么简单。

    就算冷羽的纸人术再厉害,也不过是乱神术的禁术,在如今拥有八骨念珠的花生面前,根本不可能是对手。

    如果连花生都对付不了,极有可能出现了什么变数。

    刘浪摇了摇头,沉着脸也不答,闷声道:“我不知道,反正我们必须尽快赶过去,我怕去晚了他们会有危险。”

    好在两条南下的路线相隔并不远,不过三四十里的距离。

    按照刘浪跟孔亚枫的脚程,一个多小时就找到了朱涯用百里听发信号的地方。

    可是,等刘浪赶到事发现场的时候,却是大吃一惊。

    那里,竟然是一片湖泊,而湖泊的周围被矮树环绕,连个人影都看不到,看起来比高老庄还要荒凉。

    更有甚者,朱涯所发信号的位置,竟然是在湖心的位置。

    “怎么回事?怎么会在这里碰到危险了?”

    刘浪皱了皱眉头,看了孔亚枫一眼,问道:“孔师兄,你会水吗?”

    孔亚枫一愣,旋即点了点头:“在南洋的时候,我经常下水,虽然说水性不是很好,但也不差。”

    “哦,那我就放心了。”

    刘浪边说着,从随身的布袋里拿出一张辟水符,一口吞了下去,口中念咒,扑通一下跳进了水里。

    孔亚枫顿时有种被抛弃了一般,颇为无奈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这个刘兄弟,倒真是个怪人,既然有辟水符,为何不分我一张啊?”

    可是,看着刘浪已朝着湖心的位置走去,孔亚枫也没有办法,只得将外面的道袍脱掉,只穿着贴身的衣服跳进了水里。

    刘浪下水之后,直接沉入了水底,周围形成了一米见方的无水空间,走在湖底却是悠然自得。

    而孔亚枫却相对要狼狈很多了。

    虽然他水性不差,但跟无水时完全是两个状态。

    有了辟水符的保护,刘浪在水底下跟在陆地上没有什么两样。

    就算孔亚枫紧赶慢赶却依旧拉下了一大截。

    “刘兄弟,等等我!”

    孔亚枫刚一张嘴,一股水流立刻钻进他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