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365章 水怪

    孔亚枫不禁一脸的尴尬,连忙闭上嘴,朝着身后指了一下。

    那里,鬼婴早就冒出了头。

    在高老庄时鬼婴虽然被打伤了,但趁着村里人不注意,偷偷出去喝了几十只鸡的血,早就完全恢复了。

    此时看着孔亚枫狼狈的模样,鬼婴也不有些气愤,两只小手立刻推着孔亚枫,小脚跟螺旋桨一般飞速的旋转。

    这样一来,孔亚枫的速度倒是快了很多。

    刘浪看着孔亚枫竟然能想出如此奇招,不禁嘿嘿一阵偷笑。

    这个湖并不算深,刘浪一直从湖底往前走,只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湖心的位置。

    可是,并没有看到朱涯跟花生的影子。

    “怎么回事?百里听的位置就是这里啊?”

    刘浪皱起了眉头,连忙四下打量了起来。

    周围明显有打斗的痕迹,而且地底的植被全部被折断了,甚至在不远处还有一个大坑。

    那个大坑一看就是刚刚留下的。

    孔亚枫也一脸奇怪的四下看着,猛然间睁大了眼睛,指着一块大石头。

    刘浪顺着孔亚枫手指的方向一看,也不禁一惊,上面写着四个字:小心水怪。

    怎么回事?

    刘浪跟孔亚枫相互对视了一眼,突然间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

    脚下,有种软绵绵的感觉。

    不好!

    刘浪立刻往上一跳。

    与此同时,脚下的地面竟然立刻起伏翻滚了起来,无数的水泡跟开水一般在方圆二十余米的地方冒了出来。

    孔亚枫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立刻往上游走。

    鬼婴更是吱吱叫着,猛然间回过头来,挥起小拳头冲着地下打去。

    “噗!”

    一声闷响。

    只打出了一个小窟窿。

    可是,那个小窟窿很快又愈合在了一起。

    紧接着,一个庞然大物慢慢浮现了出来。

    那个怪东西跟一张超级大饼一般,无手无脚,只有最中间的位置生着一张巨大的嘴。

    刘浪见此,连忙拿出仙人斩,朝着大水怪斩了下去。

    刺啦!

    仙人斩直接在水怪的皮上拉出了一道大口子。

    可是,眨眼之间,那道大口子又再次恢复了。

    “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恢复能力这么强?”

    孔亚枫明显也发现了问题所在,指着水面急速往上游动。

    看那样子,孔亚枫似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刘浪不敢大意,连忙也快步朝着湖岸跑去。

    不一会儿工夫,俩人气喘吁吁的窜到了岸边,大口大口喘着气。

    奇怪的是,水怪并没有追出来。

    “孔师兄,这是什么东西?难道你知道吗?”

    孔亚枫摇了摇头:“我不确定,但我可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嗯?啥意思?”

    “这片湖应该是连接南洋的,我想那个怪东西守着一条水下的入口,想来掌门师兄跟花生小师父是偶然发现了冷羽,急于去追,而这只水怪恢复能力太强,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将水怪杀死,这才通知我们的。”

    刘浪闻言,点了点头,觉得有道理:“那你的意思是,那个水道应该就在水怪的身下?”

    “对,可是,这个水怪似乎是南洋海域的一个物种,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呢?”

    孔亚枫思索着,似乎想到了什么。

    刘浪不禁有些好奇:“你知道这只水怪?”

    孔亚枫皱着眉头道:“我只是在一些南洋巫教的典籍中看到过,但并不确定。”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倒是说啊。”

    看着孔亚枫纠结的样子,刘浪不禁急了。

    孔亚枫没有回答,而是从旁边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

    刘浪越看越古怪,低头看着孔亚枫画来画去。

    孔亚枫画得跟王八似的,有些不伦不类。

    刘浪不禁有些好奇:“我说孔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孔亚枫指着画的中心位置道:“你看,刚才我们跑得太快,没有看清这个东西的模样,如果它的这个位置有这个图案的话,极有可能是传说中的水怪。这种水怪在水里面是无敌的存在,可如果一离开水面,浑身就会焚烧而死。”

    “什么,还有这种怪东西?”

    刘浪皱着眉头,看着孔亚枫画的那个古怪的符号。

    这个符号看起来像是符文,可却又从来没有见过,隐约中看起来像是一个‘沌’字。

    孔亚枫解释道:“这种东西传说是从阴间跑出来的,是一种名为混沌凶兽的后裔,只是,典籍中记载这种东西在南洋海域的最深处,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混沌?”

    刘浪吃了一惊。

    对于混沌,刘浪可并不陌生。

    传说混沌是阴司凶兽,形状肥圆,象火一样通红,长有四只翅膀六条腿,可却没有五官,与恶鬼为伍,见到好鬼就会想尽各种办法将其吞掉。

    这种地方出现这种怪东西,着实让人匪夷所思。

    “孔师兄,那你知道怎么办吗?”

    孔亚枫沉吟了片刻,道:“我现在就怀疑这东西无意中通过南洋海流来到这里,经过数百年的发育而变成现在的模样。只是,想要对付它,我们在水中肯定不行,恐怕得想办法将它弄出水面。”

    “就这么简单?”

    “嗯,可是,这种东西对危险的预感非常强,恐怕很难将它弄出水面的。”

    如今阴阳间的缝隙越来越不稳,更多古怪的东西出现在地面上倒也不足为怪。

    可是,每一次出现的却都如此凶险,着实让刘浪有些犯难。

    就连仙人斩都无法伤到,的确有些难办。

    刘浪沉默了片刻道:“孔师兄,为今之计是要先确定它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东西,如果是,我们再想办法。”

    孔亚枫点了点道:“对,我可以让吱吱下去打探一下,只要悄悄接近,不惊动它,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刘浪一摆手道:“不用,万一再把你那只小鬼婴给吃掉了,我还心有亏欠,嘿嘿,山人自有妙计。”

    在孔亚枫惊异不定的眼神中,刘浪快步转进了湖边的树林里,将手轻轻一拍,叫了一声:“小山精,出来,我有话要问你。”

    “噗呲!”

    刘浪身边的一块泥土往上一拱,露出了一个小脑袋。

    那个小脑袋看着刘浪,嘿嘿一笑:“鬼父,有啥要问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