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372章 纸鬼术

    刘浪在最前面,花生跟孔亚枫跟在后面,一路狂奔跑上了峭壁。

    站在峭壁之上,刘浪终于看到了整个神曜岛的情形。

    整座岛屿笼罩在一片树冠之中,一眼望不到边,但最中央的地方,那座山却清晰的印入眼帘。

    刘浪回过头看了孔亚枫一眼,指着岛中央的那座山问道:“那里,就是禹布待的地方?”

    “对,不过……”

    “没什么不过的,走!”

    刘浪将手一挥,正想飞身上树,直穿过去。

    可是,远处的树丛之中突然喳喳叫了两声,整片树林哗啦哗啦作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活动一般。

    一时间,从树冠之上飞起了很多大鸟。

    那些大鸟每一只都有半米长,不下四五十只,朝着半空中飞出之后,突然间一个俯冲,冲着刘浪几人飞了过来。

    刘浪神色一变,连忙举起仙人斩,冷声道:“这是什么东西?”

    孔亚枫早已是面色煞白,颤声叫道:“尸鞘鸟,这种鸟是禹布用那些练习巫术死掉的女人尸体喂养的,不但个个凶狠,而且非常听禹布的话。”

    “什么?禹布已经发现我们来了?”

    “应、应该是吧。”

    说话间,那些尸鞘鸟已冲到了三人近前。

    花生将八骨念珠往半空一抛,高声喝道:“八骨万佛!”

    八颗念珠瞬间分散开来,悬浮在三人的头顶之上,放出了道道金光。

    那些金光直逼尸鞘鸟,犹如一根根金丝一般朝着那些尸鞘鸟直插而去。

    孔亚枫早已是目瞪口呆,看着佛珠金光大放,一时间有种想要膜拜的冲动。

    就连刘浪都有些震惊,心中暗道:“这花生,如今将须弥八骨念珠竟然发挥出了如此威力?假以时日,恐怕对付地下那些妖物也信手拈来啊。”

    那些尸鞘鸟似乎根本感觉不到危险的来临,丝毫不惧怕,密密麻麻犹如一片乌云一般压了下来。

    “啪啪啪!”

    金光穿到尸鞘鸟的身上,发出阵阵惊响,直接将尸鞘鸟的身体炸成了肉末。

    可是,更多的尸鞘鸟却前仆后继。

    一时间,八骨念珠竟然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花生更是面色泛白,大声叫道:“师父,这些东西尸气太重,死后的尸体盖住了念珠的威力。”

    话音刚落,忽然一只尸鞘鸟穿过八骨念珠,朝着刘浪冲了下来。

    刘浪不闪不避,举起仙人斩,朝着尸鞘鸟劈空一斩。

    “噗!”

    一声闷响,直接将尸鞘鸟劈成了两半。

    可是,更多的尸鞘鸟却穿过八骨念珠,朝着三人扑了过来。

    孔亚枫也举起宝剑,四下翻飞。

    霎时间,场面血腥,刘浪三人跟尸鞘鸟陷入了一片混战之中。

    与此同时,神曜殿中,禹布坐在中央水池的旁边,盯着旁边的三根立柱。

    立柱上,正捆着三个人,朱涯,冷羽,唐小笛。

    禹布脸皮抽搐了两下,显得有些洋洋自得。

    “哼,冷羽,你是不是以为可以用圣女威胁我啊?”

    冷羽浑身上下全是鞭伤,白净的脸皮更是一道道疤痕,显得愈发狰狞无比,就连身体都不停的打着哆嗦。

    “教、教主,误会,你误会我了!没、没有的事!这一切都是孔亚枫搞得鬼!相信我!教主,孔亚枫想用圣女来威胁您,我、我偷偷把圣女抓回来,送给您的啊。”

    禹布冷笑一声,缓缓站起来,走到冷羽的面前,一抬手,啪的打了冷羽一巴掌。

    “哦?你是不是感觉我真的很容易骗啊?呵呵,孔亚枫潜伏在我南洋巫教倒也不长的时间,可你把一切都推到死人的身上,有意思吗?”

    “不不不,教主,我说的全是实话,求您放过我!求求您了!”

    冷羽大声哭喊着,求饶不断。

    一旁的朱涯面无表情的看着冷羽,不禁冷哼一声:“事到如今,求饶又有何用?还不如死得痛快点!”

    “闭嘴,你给我闭嘴!”

    冷羽跟疯了一样,冲着朱涯大声叫道:“你、你算什么东西,哪里有资格在这里说话?”

    转头看着禹布,哀求道:“教主,这、这个小子现在是茅山掌门,杀了他,杀了他,整个道门都会陷入一片混乱。”

    “哼哼,没骨头的东西!”

    朱涯闭上了眼,缓缓抬起头来,却是不再说话。

    禹布拿起一把匕首,轻轻在冷羽面前摆弄了两下,皮笑肉不笑的问道:“哼哼,冷羽,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会把露卡西嫁给你?哈哈,哈哈,你可真是痴心妄想!露卡西是谁,她既然能在活下来,就是我双修术的精华,待有朝一日,她会成为我突破修为的关键!”

    边说着,禹布慢慢将匕首伸到了冷羽的脸上,不紧不慢道:“还记得这些鬼符虫吧?哈哈,你这次做的很漂亮,一定也想尝尝鬼符虫的厉害吧?”

    冷羽浑身颤抖个不停,吓得眼睛都快要呲出来了,惊恐的大叫道:“不不不,教主,不要!我、我对您忠心耿耿,求您不要……”

    刺啦!

    禹布根本不等冷羽说完,一刀割破了冷羽的脸。

    霎时间,鲜血崩流,一条条肉眼难见的鬼符虫瞬间通过伤口钻进了冷羽的体内。

    “啾啾!”

    正在此时,一只尸鞘鸟从外面飞了进来,盘旋在禹布的头顶,不停的啼叫着。

    禹布正准备享受冷羽痛苦的样子,听到尸鞘鸟的啼叫,顿时面色一变,立刻将手一挥,大声喝道:“有人来了,去,把他们给我杀掉!”

    朱涯闻言,猛得睁开眼睛,双眸中闪过一丝泪花,大声笑道:“哈哈,哈哈,南洋巫教从此将不再存在!不再存在,师叔说的对!哈哈,你惹了他,将是你这辈子做得最后悔的事!”

    禹布面色冰寒,回头看了朱涯一眼,咆哮道:“死道士,你说什么风凉话!哼,今天,也让你尝尝鬼符虫的厉害!”

    “刺啦!”

    朱涯原本就有伤疤的脸上,再次添了一道新伤疤。

    鲜血涌出,鬼符虫进入。

    朱涯痛苦的咬了咬牙,却是没吭一声。

    许多人拿着兵器朝着峭壁处冲了过去。

    冷羽痛苦的大声叫嚷着,咒骂道:“禹布,我千辛万苦将圣女给我抓来,你不但没有感谢,竟然还如此折磨我!好啊,禹布,就算我死,你也休想好好活!”

    冷羽忽然间双目圆睁,两只拳头紧紧攥住。

    皮肤开始慢慢崩裂,肌肉寸寸碎开。

    “纸鬼术!”

    冷羽大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