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476章 恶鬼道(15)

    果然,不多时,五鬼用铁链拴了一只恶鬼朝着刘浪走了过来。复制网址访问

    花生更是不知道哪里弄来一根铁棍,不停的敲打着恶鬼。

    那只恶鬼看起来极为狼狈,嘴里呜呜怪叫着,似乎在哀求,但又无可奈何。

    待离刘浪还有十几步远的时候,花生就叫了起来:“师父,这只鬼好凶狠啊,我们碰到它的时候,有好几百只鬼正在围攻它,结果被它一口吸进去好几十只。”

    “对啊,师尊,这只饿鬼太猛了,我靠,当时我都看傻了。”

    五鬼本来想将当时的情景说给刘浪听,没想到却被花生抢先,顿时大急道。

    刘浪点了点头,上下打量了恶鬼两眼。

    恶鬼长得狰狞恐怖,嘴里满是獠牙,大嘴一张,几乎占据了半边脸。

    看那样子,这只恶鬼恐怕就算是生前,也是只饿死鬼。

    不过,恶鬼浑身黑气,甚至那些黑气掺杂着一些鬼气,看那样子,应该有鬼将级别。

    只是,在恶鬼道中,这些恶鬼都已意识模糊,虽然有修为,但跟傻子也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为了果腹吃鬼而已。

    刘浪摆了摆手,示意五鬼将恶鬼押到吴暖暖面前。

    吴暖暖一看到恶鬼的模样,还是吓了一跳,拍着胸脯老半天才静下心来。

    “刘浪,既然要对恶鬼用占星术,还得需要你帮忙呢。”

    “暖暖,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说!”

    吴暖暖吩咐道:“这里有五鬼帮忙,事情会相对简单一些。”

    按照吴暖暖所说,五鬼将铁链分别拴住恶鬼的四脚与脑袋,然后全部拉开,让恶鬼与地面保持平行。

    一只凶神恶煞的恶鬼被五鬼的铁链锁住,根本没有半点儿反抗的余地,只有呜嗷乱叫的份,却是悲催不已。

    五鬼将恶鬼拉开之后,刘浪直接仙人斩插进了恶鬼的肚脐位置。

    与此同时,吴暖暖抓起一把黄沙,快速将黄沙撒进恶鬼的伤口处。

    恶鬼被仙人斩所伤,很快就会消失。

    可是,就在恶鬼消失之前,那把黄沙猛然间一抖,犹如漫天繁星一般迅速扩散开来,竟然在恶鬼的表面形成了一个模糊的人形。

    沙土形成人形之后,又快速收拢,急速凝结成一个箭头的模样,然后嗡的一声响,指向斜前方。

    吴暖暖见此,立刻大喜道:“成了,恶鬼体内的所有意识都汇集到了这些沙土之中,沙土所指的方向,就是我们要去的方向。”

    刘浪见此,不禁目瞪口呆。

    “这、这也行?竟然这么容易?”

    吴暖暖闻言,白了刘浪一眼:“容易?如果不是五鬼跟你那仙人斩厉害,哪里那么容易将恶鬼体内的意识逼出来?再说了,我可是提耳道人的弟子,卜算之术可是天下无双呢。”

    “切!”

    刘浪不屑的撇了撇嘴,看着沙土所形成的箭头朝前飞去,却是不再贫嘴,连忙道:“快点吧,希望别再出差错了。”

    吴暖暖也收起了嬉笑,连忙跟在刘浪身边,朝前走去。

    又不知走了多少时间,前面风沙渐消,竟然出现了水声。

    刘浪大吃一惊:“这恶鬼道中竟然还有河水?”

    一直往前走,待几人走到河水边上时,顿时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河水呈血黄色,里面恶鬼丛生,一边挣扎着想要爬出来,一面又相互撕咬,见有恶鬼要爬出来,立刻又有更多的恶鬼扑上前,将它再次拽进河水里。

    河水里不但有恶鬼,还有满布虫蛇,腥风扑面。

    刘浪闻到那股腥臭的气味,不禁皱了皱眉头。

    吴暖暖跟韩晓琪更是双眉紧锁,就欲作呕。

    “这是什么地方啊?怎么会有这么一条长河?”

    河面足有几百米宽,想要过去,谈何容易?

    而且,看着里面那些恶鬼的模样,恐怕一旦掉入其中,很快就会被恶鬼撕咬干净。

    “咝……”

    刘浪深吸了一口气。

    没想到,想通过恶鬼道还有这么多麻烦事。

    可是,韩晓琪一看到河面,不禁惊呼一声:“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三途河?”

    刘浪一惊,见韩晓琪竟然认识这条河,忙问道:“怎么,晓琪,你知道这条河?”

    韩晓琪点了点头道:“刘浪,我做鬼做了这么多年,虽然不记得死前的一些事情,可对恶鬼道里的事情也听过不少。传说,阴间有一条三途河,三途河支流分别贯穿阴间及昆仑界,没想到,在恶鬼道里也有一条。”

    见韩晓琪说得头头是道,吴暖暖也点头道:“对,师父跟我讲过关于恶鬼道的事情,他说,恶鬼道中也有一条三途河的支流,而且传说中这条支流很有可能贯穿在昆仑山下,但具体在哪里,却从来没有人知道。”

    花生闻言,却是奇怪道:“咦,怎么,那个老道士也知道这里有三途河的支流?”

    吴暖暖茫然的摇了摇头:“师父时不时会跟我讲一些关于阴间的事情,那样子像是他亲眼所见一般。我问过他好几次他是怎么知道的,可是,他却总是笑而不答,只告诉我,关键时刻,会有用的。”

    “嘿嘿,这个提耳道人,倒也古怪的紧。”

    刘浪嘿嘿一笑,又问向韩晓琪跟吴暖暖:“那你们知道怎么渡过这条河吗?”

    韩晓琪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这河根本不能直接膛过去,但要怎么过去,却又不知而知了。”

    刘浪扭头看向吴暖暖。

    吴暖暖皱着眉头想了想道:“对了,我师父好像给过我一样东西,说如果真碰到河水挡路的话,可以让我拿出来一试。”

    “什么东西?”

    刘浪立刻露出了希望之色。

    吴暖暖略一犹豫,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竹签。

    竹签上分别写着一些卜算吉凶的字。

    刘浪见此,却是大为不解:“暖暖,提耳道人这是搞笑的吧?几根竹签想要过河,怎么可能?”

    吴暖暖从竹签中挑中三根,上面分别写着三个字:巽、离、震。

    然后,将其余的竹签再次揣进了自己的衣服口袋里,吴暖暖道:“刘浪,我也不知道当时师父说的对不对,可是,他说,恶鬼道跟阳间不一样,许多东西不能以常理度之。”

    说着,吴暖暖将那根刻着离字的竹签扔进了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