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484章 阴阳书(5)

    看着刘浪沉入血河,韩君宝短暂的惊愕之后,立刻大笑了起来:“哈哈,我还以为有多大本事呢!”

    “原来不过如此,不过如此!”

    “死不足惜,既然你的身体融入了血河之中,那随便一滴婆夷水都会开启阴阳书了!”

    韩君宝激动不已,返身回到河边,弯腰想要鞠一捧婆夷水,准备开启阴阳书。

    可是,正当韩君宝的手伸到河边时,突然从里面伸出了另一只手,一把抓住韩君宝,用力一扯,将韩君宝拉进了婆夷水中。

    韩君宝大叫一声,张慌的想要挣脱,可是,那只手的力量异常之大,根本容不得韩君宝挣扎半分。

    “扑通!”

    重重的跌进了婆夷水,韩君宝惊慌失措的挥舞着手中的玄鬼刀,大声嘶吼道:“滚,你们这些恶鬼,不要过来,必须全听我的,不要过来!”

    恶鬼忌惮玄鬼刀,根本不敢上前。

    那只手却不怕玄鬼刀,一把抓住韩君宝的手腕,用力一掰。

    “咔……!”

    一声骨折断裂的声音。

    韩君宝惨叫一声,亲眼看着自己拿着玄鬼刀的手折成了两半。

    “你、你究竟……”

    婆夷水中露出了一个脑袋。

    那个脑袋上挂着血水,面色冰寒,浑身赤果,身上的衣服已完全被血水吞噬。

    “我说过……我要将你碎尸万段,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冰冷的声音传进了韩君宝的耳朵里。

    韩君宝难以置信的盯着刘浪,大声叫道:“怎么可能?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可能……”

    “噗!”

    一把夺过玄鬼刀,刘浪将玄鬼刀插进了韩君宝的胸膛。

    刺!

    再次抽出来,再次插进去。

    整整插了数十刀,韩君宝依旧没有死,脸上除了惊恐之外,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刘浪胸前的烙印。

    “你、你就是……”

    刘浪轻轻摇了摇头,抬起手来,打了一个响指。

    立刻有恶鬼上前,恭恭敬敬的立在刘浪的身边。

    刘浪面无表情道:“你所说的阴冥之子,正是我!”

    “什么?你……”

    “万鬼之王,就算是恶鬼又能如何,难道会惧怕吗?”

    刘浪悲悯的摇了摇头,刺啦一下划破自己的手腕。

    鲜血汇入婆夷水中,竟然快速逆流而起,疯狂的冲进了白色的阴阳石上,流进了那三个血红色的大字中。

    “韩君宝,你以为你真的可以得到阴阳书吗?”

    “哈哈,你太天真了,阴阳书本就与我血脉相连,这条血河就是追随我的万千忠魂的血肉之躯所化,你以为你有一把玄鬼刀就能威胁到我了吗?”

    刘浪边说着,将手一摆,喝道:“撕!”

    恶鬼立刻扑上前,疯狂的撕咬了起来。

    韩君宝除了惨叫与挣扎之外,却是没有半点儿办法。

    这些恶鬼虽然不能将韩君宝咬死,但却可以让他接受无尽的折磨,遭受万劫不复之苦。

    刘浪冷冷的看了韩君宝一眼,缓缓爬出婆夷水,走到阴阳石前。

    再次抬起手来,缓缓将自己手腕上的鲜血滴到了血红色的大字之中。

    阴阳石开始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韩君宝除了惨叫之外,满脸的不甘,嗷嗷咆哮着,疯狂嘶吼。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我才是阴阳书的真正主人!”

    “什么狗屁阴冥之子,早就死了!”

    “早就死了,我不要死!我可以成为阴冥之王,我才是阴冥之主!”

    嘶吼,也仅仅只是嘶吼之外。

    被万鬼啃噬,这种折磨,无穷无尽。

    刘浪并没有看韩君宝,而是冷哼一声,淡淡道:“你是阴冥之主?哈哈,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好啊,让你看看,什么才是阴冥皇族真正的血脉!”

    刘浪抓起玄鬼刀,猛然间刺向自己胸口的烙印。

    霎时间,整个山洞之中阴风大作,那些逆转的婆夷水像是在一瞬间静止了一般,就连童瑶等人都静止了。

    除了刘浪胸前的烙印,所有的一切都完全静止了下来。

    一条条泛着金黄色光芒的魂魄从刘浪胸前的烙印中飞了出来,慢慢环绕在刘浪的身边。

    整整七条金黄色魂魄,将刘浪环绕在中间,那场面,诡异中透着无比的震撼。

    刘浪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滑落了两滴泪珠,自言自语道:“我似乎,再一次嗅到了血腥的味道,我似乎再次闻到了征战的滋味,这一次,看谁还敢违逆于我!”

    就在之前刘浪跌入血河之中时,那些恶鬼的撕咬终于让刘浪忍受不住。

    刘浪用牙齿咬破舌尖,想让自己保持清醒。

    可是,在舌尖血混入婆夷水后,那些恶鬼竟然像是见了瘟神一般,纷纷退避,甚至不停的打着哆嗦,那种惊恐,比见了小黑还要远胜万倍。

    刘浪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副情景。

    在那里,富丽堂皇,绫罗满帐。

    一个蓄满胡须的男人眼带笑意,频频举杯:“少主殿下,明天就是您大喜的日子,我韩元宗敬你一杯!”

    刘浪微微一笑,一口将酒饮尽:“岳丈,我们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只要有你辅佐,父王一定可以高枕无忧的。”

    “哈哈,少主,您真是太客气了!”

    ……

    韩君宝的身体已经被撕咬的血肉模糊,可是,这种折磨依旧还在继续。

    刘浪抬起手来,轻轻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喃喃道:“父王,我刘氏一脉死于韩元宗之手,皇兄下落不明,终于有一天,我会为您报仇雪恨的!”

    刺啦!

    将玄鬼刀从胸前拔了出来,刘浪低下头,怔怔的盯着那把看似普通的玄鬼刀,自言自语道:“当初,我就是死在了这把玄鬼刀下,没想到,却被韩君宝给偷了来。哈哈,真是造化弄人!”

    “咝……”

    深吸了一口气,刘浪环顾了一圈那七道金黄色的魂魄,将手一摆,低声道:“只有修成阴帅时魂魄才会变得如此纯粹,变成金黄色,没想到,终究还是难逃一死!”

    “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

    缓缓仰起头来。

    那七条金黄色的魂魄再次化成了一道道黄光,钻进了刘浪的体内。

    那个烙印缓缓的愈合,最终在刘浪的胸口形成了一个牡丹图案。

    “终有一天,我会重整玄鬼卫,杀回阴冥之地!”

    将手中的玄鬼刀往回一抛,直接越过了血河,朝着阴奴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