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487章 阴阳书(8)

    整个巨大的尸鬼山山洞之中,所有的恶鬼像是在等候宣判一般,连动都不敢动,甚至不敢发出哪怕一丝悲鸣吼叫。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此时恐怕就算是有一根针掉在地上,都会听见。

    吴暖暖亲眼看着提耳道人没入血河之中,眼中泪痕滑落,脑海中却不断盘桓着千年前那一场浩劫。

    “姐姐,明天我就要去娶韩家大小姐了,你跟我一起去好不好?”

    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睛,女人咬了咬牙,使劲摇了摇头,柔声道:“少主,大喜的日子,我就不去了,你一路小心啊。”

    “为什么不去?你打小跟我在一起,从来没有离开我的左右,这么大喜的日子,为什么就不肯去呢?”

    女人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少主,这是规定啊,女眷不准跟着去的。”

    “哼,什么臭屁规定,我看是龟腚才对!”

    那个高大的身影气得使劲跺了一下脚,转身离开。

    随着身影越走越远,女人眼中忍不住再滑出泪来,喃喃道:“少主,我也是情非得已,我的亲人全被韩元宗抓了起来,如果我不按照他说的做,我、我所有的亲人都会死的。”

    扑通!

    女人痛悔的跪在地上,使劲捶打着地面,整个身体慢慢趴俯了下去,声声哽咽着哭了起来。

    哭了好大一会儿,女人才站起身来,从怀里掏出一把看似普通的匕首。

    怔怔的盯着匕首半响,女人甚至连嘴唇都咬出血来。

    “这把玄鬼刀可以克制阴冥皇族的血脉……我、我真的不是故意偷来的……”

    ……

    “啊……”

    面对着白色的阴阳石,刘浪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无数道白光从阴阳石中钻了出来,纷纷射进了刘浪身体之内。

    刘浪痛苦万分,面目狰狞,可依旧咬牙坚持着,而与此同时,他体内的七魄却不停的飞进飞出。

    每一次进出,刘浪的身体就会发生一次蜕变。

    也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的洗礼,那七魄慢慢安静了下来,一点点融入到刘浪的身体之中。

    阴阳石突然发出咔嚓一声响,竟然开始寸寸龟裂,不断的龟裂……

    一块块阴阳石慢慢掉进了血水之中,像是涟漪一般快速朝着周围蔓延开来。

    不一会儿工夫,所有的阴阳碎片全部跌进了血水之中,而本来流动的血河,却在慢慢的凝固了起来。

    环绕着阴阳石的血河表面慢慢形成了一道道红色的冰凌,正在被恶鬼吞噬的韩君宝终于也放弃了挣扎,亲眼看着阴阳石崩裂,亲眼看到阴阳石里所散发出来的白光一丝不剩的全部钻进了刘浪的体内。

    韩君宝终于彻底绝望了。

    原来,自己处心积虑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幻而已。

    韩君宝此时肉身已完全被撕咬了个干净,除了那道残魂之外,与血水之中的恶鬼再也没有了半点儿区别。

    血河不停的凝固,慢慢将韩君宝的残魂也凝固了起来。

    想逃?

    怎么可能逃得掉?

    无论千年还是百年,恐怕一直会在血河之中待着了吧?

    ……

    咔嚓!

    地底处血河的尽头,那座倒悬的山脉突然发出一声清脆的崩裂声。

    咔嚓声像是冰裂一般,从山顶急速蔓延,碎石跌落,跌进了无尽的深渊之中。

    山体一直从山顶裂到山脚,而山脚下相接的煞妖幻镜也发出了剧烈的碎裂声。

    咔嚓咔嚓之声不绝于耳。

    煞妖幻镜中传来了阵阵嘶吼之声,无数中巨大干枯的尸手想要从煞妖幻镜中攀爬出来。

    可是,那些尸手刚刚伸出来,却生生被煞妖幻镜绞碎,绞得连渣渣都没有剩下。

    轰!

    天空中响起了一声惊雷,煞妖幻镜的上方乌云越聚越密,眼见就要压到地面上时,突然一声巨响,一道蓝色的闪电霹天而降,直接冲进了地底下,冲到了煞妖幻镜之上。

    “嗷……”

    无数声惨叫在地底处蔓延,传出去老远,那片煞妖幻镜在崩塌的同时,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亡。

    里面的尸族发出无尽的痛哭与惨叫,声音中悲戚又遗憾,痛悔,各种愤恨的情绪交织在一起。

    直到最后一片煞妖幻镜完全消失之后,尸族的声音也完全消失了。

    石窟村的村民惊恐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看着那片乌云渐渐消散,又不时低头听着脚底下传来的阵阵嘶吼之声,却是再也止不住纷纷跪倒在地,朝天祈求。

    “尸族……再次被封印起来了?”

    远在茅山的吴半仙,正躺在懒人椅上,半眯着眼睛,忽然间嘴角一动,心下一缓,喃喃自语了一声。

    “道长,您说什么呢,您要的茶给您泡好了!”

    露卡西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只见露卡西穿着一身大红的旗袍,配上那张洋妞特有的脸庞,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露卡西端着一杯茶,送到吴半仙面前,也就地坐在吴半仙的身边,给他捶背揉肩。

    “吴道长,朱道长这段时间一直闭关,究竟什么时候能出来啊?”

    露卡西边帮吴半仙捏着胳膊,旗袍下面紧紧包着的一对饱满上下颤抖,看得吴半仙喉头干涩,连忙端起茶水抿了一口。

    “烫……我靠,怎么这么烫啊!”

    吴半仙差点儿跳了起来,连连吐着舌头,可又不好对露卡西发作,憋得老脸通红,老半天才稍微舒坦一点儿。

    露卡西歪着脑袋,一脸天真的看着吴半仙:“吴道长,烫吗?”

    吴半仙老脸一紧,恨不得骂娘,可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堆笑道:“呵呵,不、不烫,正好。”

    “哦,那……朱道长他?”

    露卡西看着吴半仙狼狈的模样,抿嘴偷笑,依旧一脸天真的问道。

    吴半仙回头望了一眼山巅,长长叹了一口气:“哎,这孩子,重情,这辈子,恐怕不见到刘浪啊,他是不出再迈出茅山一步喽。”

    露卡西闻言,不禁瞪大了眼睛,惊奇道:“什么?朱道长要等着刘浪回来?”

    “呵呵,他呀,恐怕是想有招一日,能够找到那里。”

    “那里?”

    “那里……”

    吴半仙再次躺回懒人椅上,眯起了眼睛,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