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500章 金光明

    刘浪坐在床边,听着石桑侃侃而谈,不停的讲着柳君仪的好。

    似乎在石桑的眼中,柳君仪是天底下最完美的女人,没有之一。

    越讲,石桑也越兴奋,竟然忍不住抹着眼泪,似乎遭受过那种悲惨经历的是他自己一般。

    刘浪看着好笑,听得乏味了,不觉神思游于外,心中暗道:“花生,晓琪,暖暖,九妹,不知道你们在哪里了呢?”

    经过了解,刘浪已经知道,昆仑界地域之大远超想象。

    当初进入恶鬼道的一帮人,如今却又不知散落在何处。

    对于小黑跟花生,刘浪倒是不太担心,毕竟凭他们的本事,除非碰到厉害的角色,否则根本不会有什么大碍。

    可是,对三个美女,刘浪却担忧无比。

    三人之中只有韩晓琪修为最高,但修炼的修罗白骨道却又不能轻易使出来。

    饶九妹虽然有道术,但也仅仅是龙虎山中的龙诀,顶多算得上是中品鬼吏,真要碰到危险,恐怕自保都成问题。

    至于吴暖暖就更别提了。

    吴暖暖虽然卜算之术厉害,但毕竟修为不行,就算在阳间的时候会些拳脚,也顶多算得上是个鬼卒。

    “吁……”

    刘浪边想着,长长叹了一口气,不觉忧心忡忡。

    石桑见刘浪叹气,连忙直了直腰,语重心长道:“刘兄弟,您、您说,柳庄主一个女人家的,多不容易,是吧?”

    “额……”

    刘浪没有办法,轻轻点了点头,还没说话,却听外面传来了一阵喧嚣。

    “不好了,金石庄的人来了。”

    “大家快做好准备,通知庄主!”

    “所有人把守好柳家庄的出入口,千万不能让他们闯进来!”

    这一通喊,整个柳家庄很快就乱作一团。

    虽然有八卦阵庇护,但却难保万无一失。

    石桑本来搬了一张凳子坐在刘浪的对面,听到喊叫声,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根本没来得及跟刘浪打招呼,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石桑抓住一人,急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金石庄的人怎么会突然来了?”

    只听那人哆嗦道:“我、我也不知道啊,他们来了好几百人,将整个庄子围的密密麻麻,好像连他们的庄主都来了呢。”

    “什么?金石庄庄主?”

    石桑深吸了一口气,急声吩咐道:“快点通知大家,千万要防守好,不要轻易出战。”

    说完,便一溜烟跑了。

    刘浪在屋里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脑海中略一思索,刘浪也猜出了个大概。

    金石庄的庄主都亲自来了,应该跟他们的少庄主之死脱不了关系。

    哼,一个刚刚修成鬼将的家伙而已,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

    刘浪懒洋洋的躺在了床上,也不着急出去。

    正好借此机会看看这个柳君仪的本事,如果实在不行再出手帮忙好了。

    再说了,就算真是因为杀了金石庄少庄主的事,柳君仪如果怕了金石庄而把自己交出去,这个柳家庄自然也没有再待下去的理由了。

    这么想着,刘浪很坦然的眯起了眼睛,躺在了床上,脑海中思索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想着下一步该如何走。

    ……

    柳家庄外,金石庄数百人全部拿着长刀,虎视眈眈的盯着柳家庄的大门,那架式,似乎势要将柳家庄吞下去。

    在人群的最前面,一匹高头大马之上,一个黑须老头手里挎着一把大刀,死死的盯着柳家庄的大门,怒声吼道:“给我出来,柳君仪,给老子出来!再不出来,今天,我金光明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把你的柳家庄踏平!”

    “对,滚出来,滚出来!”

    后面的家丁纷纷举起长刀,大声喊叫着,个个跟嗷嗷叫得老虎一般。

    “吱……呀。”

    最前面的正门终于打开了,柳君仪身穿一件淡雅的长袍,手里握着一条长鞭,一步跨出大门,冷冷的盯着金光明,“金庄主,怎么突然有空来我这里转转了啊?”

    黑牛跟石桑站在柳君仪的身后,瞪着眼睛,一脸警惕的盯着金石庄的人,生怕他们会一不小心冲进来。

    金光明将大刀一挥,怒气冲冲的指着柳君仪,破口骂道:“好你个柳君仪,老子这些年跟你井水不犯河水,没来将你的柳家庄平了,你竟然还敢招惹我们?”

    “快点,给老子把那个臭小子交出来,否则,今天誓要踏平柳家庄!”

    “踏平柳家庄,踏平柳家庄!”

    金石庄的家丁跟着高喊起来,气势如洪,震得整个柳家庄的人都心生胆寒。

    这些年金石庄借助石槐山,势力大增。

    如果金石庄的人真想踏平柳家庄,恐怕就算八卦阵再厉害,也难以阻止。

    柳君仪听到金光明的威胁,虽然担心,却是咯咯一笑,强做镇定道:“怎么?金庄主,你恐怕早就有将我柳家庄吞并的意思了吧?好啊,那我柳君仪倒是想看看,你究竟有没有这个本事!”

    说着,手中长鞭一挥,柳君仪直勾勾的盯着金光明,毫不退缩道:“金老头,当初我父因你而亡,如今石槐山又被你们金石庄占据。哼,你恐怕也就欺负欺负我这个弱女子的本事了吧!”

    金光明见柳君仪并不退缩,不禁怒极,大声咆哮道:“好啊,柳君仪,你少在这里给老子装聋作傻。有人亲眼看见杀死我儿的人跑到了你们庄子里,你竟然还想抵赖!”

    “金安,过来!”

    金光明将手一挥,后面小跑着上前一个矮小的男人。

    男人长得鼠头鼠目,跑到金光明的马头前,一抬手指向柳君仪身后的石桑,大声喊道:“庄主,就是这个家伙!他之前藏在我们石槐山当监头,就是他拉着那个小子跑的。”

    金光明的目光刷的一下射向石桑。

    石桑只感觉浑身一寒,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

    鬼吏跟鬼将之间的差别太大,金光明想要杀死石桑,简直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金光明看了石桑一眼,低头问道:“金安,你没看错?”

    金安将脖子一梗,“庄主,我这只眼睛绝对不会看错的,肯定就是他!”

    “好哇,柳君仪,以前我只当你是个女人,不想欺负你!”

    “哼,没想到,你竟然欺负到我的头上来了!”

    “今天,你不但要把这个家伙交给我,而且还要把那个躲在你们庄子里的家伙交出来!”金光明翻身下马,往前急走两步,老脸一紧,恶狠狠道:“我的儿子死了,你们柳家庄要给我儿子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