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519章 自己的势力

    在所有人错愕的目光中,刘浪快步上前,朝着柳君仪走了过去。

    李大牛大叫一声:“老大,小心!”

    拿着亮银蛮牛斧就冲了过去,挡在刘浪面前。

    刘浪见此,不禁皱了皱眉头,还没开口,却听柳君仪的声音响了起来:“黑老牛,怎么,还想跟我们柳家庄打一架吗?”

    李大牛将双斧一举,牛眼瞪圆,高声喝道:“哼,谁怕谁啊!”

    “你一个女流之辈,净干些偷鸡摸狗的事,等老子的人打得差不多了才来!”

    “好哇,小娘们,有本事就来,别以为我老牛怕你!”

    说着,还不忘回头嘱咐了刘浪一句:“老大,放心,有我在,这个小娘们动不了你一根毫毛。”

    刘浪见此,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咧嘴一笑,既感动,又不好打搅了李大牛的积极性。

    这种护主的架式,的确让刘浪心中一暖。

    柳君仪显然也发现了黑牛湖上的异常。

    残舟漂浮,尸体遍湖,而那些尸体的身上,都穿着金石庄的衣服。

    柳君仪左右环顾了一圈,没看到金光明的影子,而此时,更见李大牛跟护犊子一般护着刘浪,却是疑惑重重。

    这个刘浪,究竟做了什么?

    不过一天时间,怎么连李大牛这个莽夫都成了他的手下?

    柳君仪满脸的古怪,不禁秀眉轻蹙,将手一挥。

    后面柳家庄的人立刻上前,将黑牛寨的人团团围在中间。

    李大牛见此,立刻大吼道:“小娘们,别以为你长得漂亮老子就不舍得杀了你。哼,连金老贼都死在了我黑牛寨之下,你一个柳家庄根本不够我们塞牙缝的!”

    李大牛这牛皮吹得咚咚乱响。

    柳君仪却是一脸的惊愕,惊声问道:“什么?金光明死了?就、就凭你?”

    “废话!怎么,瞧不起我们黑牛寨吗?”

    李大牛将脖子一梗,一脸的得意。

    刘浪见李大牛吹得也差不多了,拍了拍李大牛的肩膀,咳嗽了两声,嘿嘿笑道:“柳大美女,这啥意思啊?我解了你们柳家庄的围,你难道还想将我们黑牛寨给拔了?”

    柳君仪跟李大牛闻言,同时一脸的惊骇。

    柳君仪的关注点在‘我们黑牛寨’几个字。

    刚才看着李大牛如此护着刘浪,还叫刘浪为大哥,柳君仪就疑惑不已。

    这才一天时间,这个小子凭什么扶摇直上,还称了黑牛寨的老大?

    简直是骇人听闻,不可思议!

    李大牛同样满脸震惊的盯着刘浪,颤声问道:“老、老大,几个意思啊?你解了柳家庄的围?”

    刘浪微微一笑:“嘿嘿,举手之劳而已。”

    摆了摆手,冲着周围柳家庄的人喊道:“行了,都别站在这里发愣了,趁着现在金石庄跟死狗一样,我们再去打一棍,顺便给它换个名字。”

    说着,大摇大摆的走到柳君仪面前,将那把苍风剑往柳君仪身前一抛。

    柳君仪慌乱的一把接住,低头一看,顿时瞳孔收缩,激动道:“什、什么?八流鬼器?这、这竟然是八流鬼器?”

    整个石槐山这一片,入流的鬼器不过是金光明那把七刹刀,别说拥有了,就算见到没见过。

    一天不见,刘浪不但解了柳家庄的围,再次见面时竟然给自己一件八流鬼器。

    柳君仪心绪不平,胸脯更是剧烈的起伏着,脸色涨红无比,语气更是结巴不已:“刘、刘兄弟,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没什么意思,走吧。”

    刘浪将手一挥,大摇大摆的走过柳君仪的身边。

    所有黑牛寨的人都惊奇的瞪大了眼睛,脑袋转得慢得根本转不过弯来。

    可是,柳君仪却是聪明如斯,很快就明白了刘浪的意思。

    既然金石庄惨败,金光明惨死,那如今的金石庄就是最薄弱的时候。

    此时良机非常,自然不能错过。

    柳君仪虽然不明白刘浪怎么做到的这一切,可手里握着一件八流鬼器,所有的质疑都在一瞬间烟消云散。

    对柳君仪来说,随随便便将一件八流鬼器送人的人,绝对不平凡。

    想清楚此节,再不迟疑,柳君仪将手一挥,高亢的喊道:“走,去金石庄!”

    呼啦!

    两股势力快速合拢到了一起。

    虽然彼此之中还有质疑,虽然还有一些难以置信。

    可是,在不停的交流之中,黑牛寨的人跟柳家庄的人都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这一切,都是那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刘浪一手操纵的。

    独力斩杀中品鬼将金光明,将其削首。

    与李大牛合力斩杀上品鬼将余震,并夺其八流鬼器。

    一时间,不但是黑牛寨的人,就连柳家庄的人都沸腾了。

    他们的情绪前所未有的高涨,一个个仰首挺胸,直奔金石庄而去。

    李大牛听到议论之声,黑脸上更是神彩飞扬,得意非常。

    而柳君仪,看向刘浪的目光都带起了一丝异彩,闪烁不已。

    黑牛寨跟柳家庄的人合起来足有一千多人,浩浩荡荡来到金石庄。

    金石庄早就得到了消息,吓得大门紧闭,连个脑袋都不敢冒一下。

    刘浪见此,微微一笑,冲着李大牛招了招手,耳语了几句,然后走到远处,抱着肩膀看起来了热闹。

    李大牛提着两把板斧,站在金石庄的大门口高声喊道:“金家老大,赶紧滚出来!再不出来,信不信我老牛一把火将你们的金石庄给烧了!”

    金光明有两个儿子,小儿子早在石槐山被刘浪给勒死了。

    这大儿子名叫金碧玉,人如其名,不但长得白净,而且还跟着女人一般,根本拿不出场面。

    早就听闻黑牛寨跟柳家庄的人来,金碧玉吓得躲在庄子里,根本不敢露头。

    听到李大牛这一声喊叫,金碧玉彻底吓尿了裤子,再也坚持不住,终于连滚带爬的冲出了庄子,扑通一声跪在李大牛面前,大声哀嚎不断。

    “大当家的,我、我们没有人得罪你们吧?”

    “你、你们这是……”

    李大牛根本不听金碧玉废话,板斧一甩,咔嚓一下将金碧玉的人头砍了下来,大斧一挥,高声喊道:“从今往后,这里改名叫刘家庄,彻底与天荒不老城决裂,谁再敢给天荒不老城当狗,格杀勿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