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520章 阴阳渡

    “快点!”

    “啪!”

    一声清脆的鞭笞声,一条鬼魂惨叫一声,跌倒在地,连声哀求道:“求、求求你别打了,我、我上辈子什么恶事都没做过啊。”

    “哼,谁问你做没做过恶事了,来到我们这里,就得听我们的!”

    一个身上穿着锈迹斑斑的铠甲,一只手里拿着一把长刀,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条铁鞭的鬼差,正恶狠狠的瞪着眼前的鬼魂。

    放眼往去,这条队伍足足有十几里远,各色各样的鬼魂全部用铁链拴在一起,像是驱赶牲口一般往前走。

    前面是一条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河,在河边上一个渡口,渡口上写着三个醒目的大字:阴阳渡。

    在渡口边上,没有大船,只是停靠着十来艘小船。

    那些鬼差驱赶着这些魂魄,不断的往小船上走去。

    诡异的是,魂魄一跳上小船,身形会骤然缩小数倍,一条看起来并不大的小船,竟然可以容纳足足数百条魂魄。

    其中一个鬼差边驱赶着这些魂魄,边跟旁边的鬼差聊了起来:“妈的,现在死鬼越来越多了,你看,要么是跳楼的,要么是服药自杀的,真是奇怪了,他娘的,好好的人不当,非得做鬼。”

    另一个鬼差咧嘴一笑,那模样却是狰狞无比:“嘿嘿,谁说不是啊。不过嘛,现在的情况跟以前可不一样了,如今阴冥皇族正需要大批的鬼魂来改造阴冥,恐怕啊,这些死鬼就算进了阴冥之地,一时半会儿也无法重新轮回喽。”

    “是啊,嘿嘿,你说奇怪吧?整个昆仑界里的死鬼加起来比阳间的多得多了,当今阴冥皇族干嘛不直接去昆仑界抓苦力啊?”

    “嘘……”

    鬼差压低声音,低声训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现在阴冥皇族不想惹事,而且昆仑界那么大,要来肯定兴师动众。再者说了,我们现在要去阴冥,不也得经过昆仑界这个阴阳渡口吗?”

    第一个鬼差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明白。

    突然,在长长的鬼魂队伍后面,传出一声尖锐的喊叫:“不好了,有死鬼逃到昆仑界了!”

    “妈的,找死!”

    这两个鬼差连忙拔出长刀,朝着喊叫的地方跑去。

    可是,等他们跑过去之后,却见那只死鬼已经跑出去老远。

    两个鬼差相互对视了一眼,又摇了摇头道:“算了,那已经是昆仑界的范围了,再追过去恐怕会惹不必要的麻烦。”

    俩鬼差恨恨的看了一眼,正欲转身朝着阴阳渡走去。

    可是,正在此时,突然两个人影从阴阳渡口处急速逆行而来。

    一个急跳,那两个人影同时跳下小船,眨眼间来到了鬼差面前。

    鬼差一愣,待看清两个人影的模样时,吓得立刻跪伏在地,大声喊道:“阴阳渡鬼差见过无常二帅!”

    这两个人影赫然是一男一女。

    男的身穿一身黑色寿衣,手里拿着一根哭丧棒,头戴高帽,上书四个大字:无常索命。

    再看另一个女子,却是一身白色寿衣,打扮跟男子如出一辙,只是那高帽上写的字却是,厉鬼勾魂。

    这二人,不是别人,却正是如今阴冥阎罗殿下最得力的鬼帅,黑白无常。

    黑无常名叫常西行,白无常名叫常凤婴,在如今阴冥之地可是赫赫有名。

    这两个鬼差见了,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了。

    在鬼差的眼里,黑白无常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在阴阳渡呢?

    常西行看了鬼差一眼,冷哼一声,也不搭话,猛然间往前一窜,眨眼眼消失不见。

    常凤婴却是咯咯一笑,伸出手里的哭丧棒在两个鬼差面前晃了晃,挑起其中一个鬼差的下巴,娇声笑道:“咯咯,把死鬼放进昆仑界,你们好有本事啊!”

    哭丧棒一挥,还没等两个鬼差反应过来,脑袋却已经搬家了。

    其余的鬼差见此,吓得连忙跪伏在地,磕头求饶不止。

    常凤婴冷哼一声,环顾了一圈周围,高声喝道:“你们这些鬼差,如果不想干就不干,如果以后谁在放走死鬼,斩立决!”

    话音落下,身影一闪,已然消失不见。

    只是远处,却响起了一声惨叫,只见那个逃走的鬼魂身体化成了两半,然后缓缓消失,彻底魂飞魄散了。

    阴阳渡口所有的鬼差都吓得瑟瑟发抖,老半天才敢抬起头来,见黑白无常已经不见了踪影,再次将脸一阴,对着那些鬼魂呵斥了起来:“快点,谁要是再敢跑,让他连鬼都做不成!”

    ……

    黑白无常离开了阴阳渡口,一路朝着昆仑界走去。

    当初阴冥皇族发生了惊天之事后,阴冥已将大多数连接昆仑界的通道给关闭了,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几个通道。

    这阴阳渡口正是其中之一。

    因为阳间死人之后,必须要先经过昆仑界才能进入阴冥,然后押送到各处进行审判,或投胎或转世。

    黑白无常这次从阴冥之地来到昆仑界,自然有受了阎罗王的派遣。

    只是,因为当初阴冥皇族一战,如今的阎罗王早已换成了其它人。

    “凤婴,九龙城那里传来的消息,究竟是不是真的?”

    常西行边走着,边问常凤婴。

    常凤婴想了想,娇声道:“西行,这次派我们来,不就是调查清楚吗?咯咯,一个小小的传说而已,哪里能当真的啊?”

    “哼,凤婴,你还好意思说,当初我们分了一丝残魂到阳间去查探,没想到却被人给抹杀了,你说这个人会不会就是那个阴天子的小儿子?”

    常凤婴斜了常西行一眼,上前挽住常西行的胳膊,一戳他的脑门,娇声训斥道:“死鬼,你还好意思说,那次的事要不是因为你大意,至于让我们损了十几年的修行吗?哼,这次去九龙城,你可得给我找点儿好东西补补。”

    常西行闻言,却是邪邪的一笑,使劲摸了常凤婴屁股一把:“好好好,我一定让你大补!”

    “咯咯,你真坏!”

    “对啊,我本来就坏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嘿嘿,其实,我还可以更坏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