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529章 重剑得虎将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刘浪突然发现,虽然滕家铭的思想比自己要提前一百多年,但跟他说话,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舒畅感。

    无论如何,他们都是从阳间过来的人。

    嘴里唱着滕家铭根本听不懂的歌曲,刘浪将倚山剑抗在了肩膀上,晃晃悠悠的朝着枯井外走去。

    至于那两头炎火兽的兽核,刘浪也不想要,就算是送给万界山的见面礼了。

    “滕兄,兽核别忘了拿走,我先出去了,在外面等你啊。”

    刘浪现在真有去万界山看看的兴趣,可是,在此之前,却还有很多事情要办。

    至少,先去兽驼山转一圈,借机混进天荒不老城,再想办法取道去九龙城,跟其它人汇合。

    滕家铭知道了刘浪的厉害,自然是恭敬有加,见刘浪并没有将兽核吞掉的意思,心中的敬佩更是加了几分。

    此人,必须要想办法拉拢到万界山。

    滕家铭这么想着,抽出自己的清流剑,不但将兽核取了出来,还将那头大炎火兽的皮也割下来一大块。

    这玩意不但能防火,甚至还能防止阴气的侵蚀,弄成一件软甲,却是绝好的护身材料。

    这把倚山剑太重,刘浪本来不打算要,可想起跟自己一起来的李大牛,刘浪又改变主意了。

    倚山剑虽重,但毕竟是五流鬼器,比他那把破斧头不知强上多少倍。

    如果李大牛喜欢这把倚山剑,肯定可以增加不止一倍的战斗力。

    从枯井中翻出去之后,李大牛正在吸收小炎火兽的兽核。

    李大牛那片被炎火兽伤到的伤痕,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急速的缩小。

    李大牛紧闭着双眼,将兽核用双手托住,不断的有鬼气从体内流出来,然后输入到兽核之中。

    与此同时,那些鬼气像是海绵一般,也在不断的吸纳着兽核中的力量。

    刘浪隐隐约约中能够看到,从李大牛体内流出的鬼气虽然有些稀薄,可再次从兽核中流回体内的鬼气,却显得极其浓郁。

    嘿嘿,原来兽核竟然可以这么用啊?

    刘浪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将兽核内的力量转化成自己的力量。

    刘浪从枯井中上来十几分钟后,那颗兽核也慢慢萎缩,像是一只干瘪了的桃子一般,没有了任何水分。

    李大牛气色竟然比之前也要好上很多,而且体内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威势。

    李大牛缓缓睁开眼睛,正看着刘浪满眼带笑的盯着自己,立刻跳了起来,欣喜道:“老大,我到了上品鬼吏巅峰了,相信很快就会进入鬼将级别了。”

    刘浪将手一拱,笑道:“呵呵,那恭喜恭喜啊。”

    两手抓住倚山剑的剑柄,当的一声响,刘浪将剑拄在了自己的面前,“李大哥,对这玩意有没有兴趣啊?”

    李大牛的目光这才落在倚山剑上。

    第一眼,李大牛并没有看出什么猫腻来,可第二眼,却是两眼放光,异常兴奋。

    再看第三眼时,李大牛就差直接跳起来了。

    “啊?老大,这、这是鬼器?”

    一个箭步窜上前,上下打量着倚山剑,李大牛啧啧叹息道:“老大,这玩意是剑吗?怎么又笨又重,而且还这么大,里面散发着丝丝鬼气,是不是九流鬼器啊?”

    刘浪撇了撇嘴,“瞧你那点儿出息,还九流鬼器呢。”

    刘浪将剑柄往李大牛面前一送,“李大哥,喜欢的话就送给你。”

    “额……”

    李大牛略一犹豫,搔了搔脑门,憨厚的说道:“那我得先试试有没有我那对蛮牛斧重,如果比我的双斧轻的话,我才不要呢。”

    刘浪顿时哑然。

    竟然还有人以轻重来衡量兵器的,也是醉了。

    李大牛边说着,一只手抓住倚山剑的剑柄,往上一举。

    “啊……!”

    闷吼一声,李大牛手上用力,可是……竟然没举起来。

    李大牛顿时愣住了,脸上的浮现出潮红之色,转而是激动兴奋。

    “哈哈,这玩意比我的蛮牛斧重多了,我、我太喜欢了!”

    边喊着,两只手同时抓住倚山剑的剑柄,再次用力,急喝一声:“起!”

    勉勉强强才将倚山剑举起来。

    可是,举起来的同时,李大牛的身体却左右摇晃,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当的一声响,还是将倚山剑撞在了地上。

    这一撞可不得了。

    笨重的倚山剑竟然震得地面都晃动了两下,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在李大牛的脚下,立刻裂开了一道巴掌大的缝隙。

    李大牛根本没反应过来,左脚一歪掉了进去。

    幸好缝隙不深,李大牛的脚掉进去之后,根本没有任何不悦,反而兴奋的手舞足蹈,大声叫道:“哈哈,哈哈,这玩意好厉害,老大,这东西真是送给我的吗?”

    刘浪见此,却是一脸的黑线。

    这连拿都拿不动,怎么用?

    “咳咳,它叫倚山剑,据说,有开山裂石之能。”

    “倚山剑?”

    李大牛歪着脑袋想了想,显然没跟这个倚山村联系到一起,嘀咕了一声道:“好名字!”

    其实,李大牛完全不懂得这个名字好在哪里。

    可是,既然能开山裂石,绝对会牛得一比啊。

    好不容易将脚从地缝中抽出来,李大牛一倒三晃的抓着倚山剑,不停的挥舞着,嘴里还大声喊着:“削脑仁啊!”

    “削脑仁啊!”

    说来也是奇怪,开始时李大牛拿着倚山剑显得极其笨重,可削了几次竟然越来越顺手。

    直到滕家铭从枯井中爬出来以后,看着倚山剑在一个黑大个的手里,不禁满脸的古怪。

    “削脑仁啊!”

    李大牛高高将倚山剑举过头顶,猛然间朝着村口的大石上切了下去。

    “轰!”

    一声巨响,那块刻着倚山村的大石直接分开两半,咔嚓咔嚓断裂开来。

    刘浪跟滕家铭见此情景,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这倚山剑,果然名不虚传!

    “哈哈,好东西!”

    刘浪使劲拍了拍手,一把拉住滕家铭,朝着李大牛招手喊道:“来来来,我来介绍一下,这是万界山滕家铭,滕兄!”

    “这个,黑牛寨,李大牛!”

    刘浪心情大好,有了这把倚山剑,自己无疑于得了一员虎将啊!

    这要是再攻城伐寨,用倚山剑一砍,直接就会在墙上开一道门,还用得着费更多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