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534章 影花醉玲珑

    刘浪此时的模样极其猥琐,完全是见了危险就躲在女人身后的小白脸形象。

    黑衣人根本没有留意到刘浪,根本连正眼都没看刘浪一眼。

    在黑衣人的眼中,眼前这个女子,必须要杀死。

    仙虹刚刚被刘浪又搂又抱,心肺都快要气炸了,又见他此时猥琐躲避的模样,恨不得将刘浪抽筋剥骨,方解心头之恨。

    “哼,你不但叫不要脸,我看还得叫怕死鬼!”

    仙虹怒骂一声,甩起手中的长鞭,娇喝一声:“奇玉玲珑鞭!”

    长鞭往上一扬,朝着黑衣人的长刀挟裹而去。

    铮!

    一声巨响。

    说时迟那时快,长鞭同时卷住了长刀。

    仙虹用力往后一拉,想将黑衣人拉到自己近前。

    可是,这一拉,仙虹没想到,自己的力道远远不够。

    黑衣人见此,却是狞笑一声,哈哈大笑道:“果然,你就是昆仑界巫冥门的影花醉玲珑!”

    黑衣人似乎早就认识仙虹,更知道仙虹的来历,眼角微微上挑,猛力往后一拽,直接将仙虹连带她的长鞭拽了起来。

    呼!

    仙虹凌空飞起,面色大变。

    仙虹根本没想到眼前这个黑衣人竟然如此厉害。

    “看掌!”

    仙虹在飞起的同时,立刻手掌前运,朝着黑衣人的胸口击去。

    黑衣人根本没有躲闪,却是一伸手抓住仙虹的手腕,大笑一声:“好哇,我们宗主自来就说巫冥门中有一个影花醉玲珑,长得非常小,但身材却是非常有料,手里使得一手奇玉玲珑鞭,倒是有几分手段。”

    “哈哈,此时看来,身段倒是真的可以,可手段嘛……”

    黑衣人啧啧一叹,竟然用力往回一带,顺势将仙虹揽在了怀里。

    在黑衣人面前,仙虹竟然丝毫没有招架之力。

    躲在远处的刘浪皱了皱眉头,大体看清了黑衣人的手段。

    这仙虹太过急躁,虽然手上的长鞭厉害,但根本没有多少实战经验,甚至不懂得利用长鞭的强项,以柔克刚,竟然想以硬碰硬。

    在刘浪看来,黑衣人其实与仙虹修为不相上下,但是,黑衣人显然是在死人堆里摸爬滚打出来的,实战经验不止强了仙虹多少倍。

    而且,黑衣人手中的长刀顶多只能算是八流鬼器。

    可尽管如此,黑衣人的实战经验完全抵消了兵器的弱势,甚至在一招一式之中都远远超过了仙虹。

    “哎……”

    刘浪忍不住长长叹了一口气,本来蹲在一棵树后,此时终于站了起来。

    “喂喂喂,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长得跟头熊似的,欺负一个小女孩,好意思吗?”

    刘浪折了一根树枝指着黑衣人,那模样却是极为胆怯。

    在黑衣人看来,刘浪是既想逞英雄,又不敢上前,属于蛇鼠不相顾的小角色。

    黑衣人此时死死得抱着仙虹,两只手扣住仙虹的手腕,跟刚才刘浪的动作如出一辙。

    只是,刚才刘浪的表情是猥琐的,可黑衣人的表情在黑巾之下,根本看不清楚。

    黑衣人显然也认出了刘浪,不屑的哼了一声:“是你?”

    在之前刘浪打听路的时候,这个黑衣人自然见过刘浪。

    仙虹一见黑衣人认得刘浪,立刻花容失色,以为黑衣人跟刘浪是一伙的,眼珠一转,一口咬了黑衣人的手腕。

    黑衣人吃痛,啊的惨叫一声,将手甩开。

    仙虹借此机会,脚下发力,朝着树林外就冲了出去,边跑边喊道:“好哇,不要脸,原来你也是棺宗的人。”

    “哼,助纣为虐,不识正邪,一会儿我非让饼爷将你杀死,还要挫骨扬灰!”

    好狠的女人!

    刘浪闻言,嘴角抽动了两下,咧了咧嘴。

    仙虹说话间,已经窜出去十余步,很快就要冲出树林了。

    黑衣人见此,却是怒骂一声:“臭小子,回头收拾你!”

    说着,一个箭步窜上去,想要将仙虹再次抓住。

    刘浪见此,却是微微一笑,大叫道:“喂,你、你要干嘛……”

    借着这道喊声,刘浪一把抓住仙人斩,用力往前一甩。

    嗖!

    噗!

    一声闷响。

    仙人斩直接插到了黑衣人的后背上。

    黑衣人根本没料到刘浪手段如此厉害,甚至连喊叫都没来得及喊一声,却是直接扑倒在地。

    仙虹害怕黑衣人跟刘浪追来,连回头都没敢回头,一口气跑出了树林。

    刘浪见一招将黑衣人给秒了。

    连忙扔了手里的树枝冲上前,看着黑衣人的尸体,边将仙人斩抽了出来,刘浪边暗自琢磨了起来:“巫冥门在昆仑界究竟是什么存在?我如今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的实力,如果有可能,就连鬼王诀都不能轻易泄露。”

    据说,鬼王诀应该是巫冥门特有的法术。

    刘浪相信,如果巫冥门知道有人竟然修炼了鬼王诀,恐怕绝对不会饶了自己的。

    而且,那个饼爷所使的阵法诡异无比,恐怕就算有所准备,也难以招架。

    想定此节,刘浪也想明白了,如今要做的自然是让仙虹跟饼爷放松警惕,这样才好打探更多的消息。

    这么想着,刘浪一把抓过黑衣人的长刀,对准黑衣人背后刚才仙人斩插入的刀口处。

    噗嗤一下插了下去。

    “嘿嘿,这样就行了。”

    拍了拍手,刘浪快步绕到树林边缘,朝着外面看去。

    此时外面已经打成了一片,那个叫饼爷的老头一个人赤手空拳跟十个黑衣人打成了一片,而且丝毫不落下风。

    这才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那些黑衣人已死伤近半,竟然足足有四个人失去了战斗力。

    可是,剩下的那六个人似乎也处于弱势的状态。

    刘浪见此,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些黑衣人就算再菜,可毕竟人数众多,怎么连一个老头都打不过?

    仙虹站在远处,看着他们战作一团,不停的手舞足蹈,就是不上前,嘴里还不停的叫嚷道:“饼爷,快杀了这些棺宗的走狗,树林里还有两个,快点啊!”

    仙虹此时显然已认定刘浪跟棺宗是一伙的了。

    “啊……!”

    正在此时,又是一声惨叫。

    一个黑衣人再次扑倒在地,大声叫道:“不、不行了,快、快用御棺术,快点!”

    其余的黑衣人闻言,立刻跳出去,远远的离开了饼爷。

    这些黑衣人本来用的兵器是长刀,可此时纷纷从腰间将唢呐拿了出来。

    五个黑衣人,对准唢呐用力一吹。

    “嘀……”

    声声锐响从唢呐中传出来。

    本来脸上一直挂着淡淡微笑的饼爷,却突然间面色一变,急急的往后退了两步,将手一指其中一口棺材,喝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