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隐身侍卫 桃子卖没了

第73章 :他叫张易

    刘文帅下线了,下线之前让张易好好照顾许嘉允,并声称他过些天会去京城玩。

    而刘文帅下线之后,张易就饶有兴趣的研究起刘文帅发过来的穴位图。

    这银针刺穴还真是神奇之术,三针下去,许嘉允竟然尿失禁了,而且也睡了过去,不胡闹了。

    太神奇了,以前他就知道中医博大精深,但没想到竟会如此神奇。

    “咦?这是会-阴-穴啊?”就在他看着穴位图的时候,突然间,他看到了会-阴-穴的位置,而那个位置,的确有点……有点太那个了,怪不得刘文帅没说下去呢。

    “嗯,以后有时间,一定要学习针灸。”张易下了决心,以后一有时间,他就要学习针灸,到时候不懂可以问刘文帅的,而针灸学会,这也等于有一技在手啊。

    ……

    与此同时,就在张易在宾馆照顾许嘉允的时候,位于上海411的急诊室外也聚集了一大群人,其中这群人中有警察,也有军人。

    急诊室外,一个贵妇般打扮的中年妇女正在小声哭泣,一群女子则在周围小心翼翼的劝说着。

    农小乐此时也在现场,只是他这时候也头皮发麻,实在是他没想到事情闹这么大,更没想到他这变-态的二哥被打得这么惨。

    听里面的大夫说,鸟都碎了!

    不用猜,这是许嘉允司机干的,只是许嘉允这司机也忒狠了吧?

    现在农家上下震动,老老爷子虽然没出现,但农和平却来了。

    农和平,农学志生父,也是农氏鼎盛现在的董事长,真正大权在握的人,也是农家二代家主,操纵着一切,布控着一切。

    他手中的资源无限,政商军三界,他都有广阔人脉的。

    “大哥,你放心吧,已经在找了。”说话之人叫‘萧军’,乃农和平的四妹夫,是个职业军人,大校级别。

    不过他今天过来,并没有穿军装的,只是穿着便装,而那几个穿军装的则是他的司机,还有医院方面的几个副院长之类的。

    “是啊,农董放心,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刚刚秦秘书长还来过电话,问人怎么样呢。”说话之人是一个穿警服的警监级别,职位应该很高的那种,也应该是局级之类的。

    “谢谢,你们正常办案即可,不用搞特殊,还有,这里的人该撤就撤了吧,事情不宜扩大。”农和平非常明事理,虽然传说中他为人霸道,作风硬朗,但是这人却是真正的老奸巨猾之辈。

    他不想搞特殊,就是因为不想舆论参与,不想让新闻媒体知道,这种事,悄悄的让警方处理就行了,没必要张扬,而且现在社会上仇富情绪严重,事情传出去就是大新闻,对他们企业会有一定负面影响的。

    “好,那我们就不打扰农董了。”那高级警监赞叹农和平会办事,农家人越低调,也越对他们办案有力的。

    他与农和平握手,然后带着大批警察离去。

    “大军,你也走吧,你在这也不好,注意影响。”农和平又示意萧军离开。

    “好。”萧军沉重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而萧军一走,农和平手中的拐杖就狠狠的往地上一杵,他的身体有疾病,走路靠杵拐的。

    “要他死!”农和平低声咬牙道。

    “是。”一个穿唐装的小老头点点头后,转身下楼,他没有多问,因为他知道该怎么做。

    ……

    宾馆中,张易灌了许嘉允四瓶水,而整个屋子也全都是尿骚味了,实在是十分钟连续不停的尿湿禁,连床下都变成一片汪洋了。

    张易忙上忙下的,一边灌水,还得一边擦地,甚至还要帮她擦身子,因为她弄得身上也全是。

    当然,这期间他也又另外开了一间房,因为他准备施针完毕过后,就把许嘉允送到新开的房间,实在是这房间没法住人了,而且他也不能让许嘉允知道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嗯?来了?好快。”就在他又擦了一遍地,站到窗口去抽烟时,他突然看到,几辆打着警灯的警车停在了对面的街边,然后迅速冲下来一群人,围上了他那辆A6。

    张易就深吸一口气,警方能这么快找到车很正常,因为他的车是租来的,而且像这种高档车都有GPS定位,租车公司恐怕也有找到车的办法,所以又有警方介入,办事效率也就快了。

    张易放下窗帘,也回身看了许嘉允一眼,眼睛里出现了一种莫名的不舍。因为他知道,用不了多久,警察就会找上来了。

    他不能跑,也不会跑,因为跑了就会被安个通缉犯的罪名,所以他只能等待。

    当然,他也好奇,如果农家知道了他的真正身份后,那个叫农和平的老不死又会是一翻什么样的表情呢?

    张易冷笑起来,丝毫没感觉到害怕。

    “嗯,时间到,如果他们还没找到我,我就去自首!”张易走到床上,轻轻将三根银针拔下,然后快速收拾许嘉允的衣物还有包,还有他的现金皮箱。

    他购买的玉器没能拿上来,但现金却被他带在身边的。

    胡乱着帮着许嘉允穿好了衣服后,他扛起她就走了出去。

    五分钟后,张易下楼,慢步穿过街道,走到其中一辆警车旁边。

    车上有司机,正在抽着烟,而张易到了警车旁后,也轻轻敲了一下车窗。

    车窗被摇下,司机疑惑的问道:“同志,什么事?”

    “你们是在找我吧?我是那辆车的车主……”张易指了指停车场里的A6道。

    “啊……呃,王队,王队,人来自首了。”司机立即用对讲机呼叫起来,同时也迅速跳下车靠近张易。

    张易就将双手高举搭在车上,而那司机在张易身上搜了一遍后,也将他双手反制,拷上手铐,小声道:“小子,你惹大祸了。”

    “我知道。”张易点点头。

    “哗~”一群人跑了过来,其中一个穿便装的第一个跑到张易和司机身边后,立即问道:“你叫什么?哪人?”

    “张易,山东人。”

    穿便装的深吸一口气:“人没错,带走,上车!”

    而就在张易被带上车,向警局行驶的途中,411医院中的农和平也收到了唐装老者打来的电话:“先生,人主动自首了,而且身份也确认了,他是山东人,叫张易!”

    “山东人,张易?”听到这几个字,农和平的眉毛猛的扬了起来……

    PS:感谢各位的打赏,谢谢各位的推荐票,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