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隐身侍卫 桃子卖没了

第74章 :都是狼

    “山东人,张易?”听到这几个字,医院中的农和平猛的扬起了眉毛。

    “是他?”农和平脸色变得复杂起来。

    唐装男子想了想道:“没有最终确认,不过我想……不会那么巧合的!”

    “把你知道的,关于这个张易的资料说一遍。”农和平走到了走廊一侧,声音也变得低沉起来。

    “根据警方传来的信息是,这个叫做张易的是丰都集团总裁许嘉允的司机,他是一个多月前来到丰都的,最开始是保安,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成为总裁司机。”

    “一个多月前……”农和平就深吁一口气:“那就是他了。”

    “嗯,应该是,否则不会出手这么狠。”唐装男子答道。

    农和平没有吭声,唐装男子也不说话,电话中陷入了短暂的沉静。

    足足过了三分钟左右,农和平才突然开口道:“你去见见他吧,也顺便撤案。”

    “有什么话要捎给他吗?”唐装男子小心翼翼的问道。

    “告诉他,这次我看在他母亲的面子上,饶恕他,再有下次,我宁愿废了他,还有,我改主意了,要他自生自灭吧,农家的门,他一辈子也别想进!”

    “那二少爷那边怎么办?”

    “我来处理。”农和平说完后就直接挂了电话,同时他的腮部也连连抖动,这是被气的,他真的怒了,不过他这口气又撒不出去。

    一个多月,近两个月前,他亲赴山东见过张易一面的,那是在张易母亲的头七,不过仅仅一面之后,张易就失踪了,所以他也一直在派人寻找。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他还没找到他,但他就主动来挑衅他了。

    “孽子!”农和平狠狠的杵了杵拐杖后,直接转身下楼。

    没错,在农和平眼里,张易已是孽子。

    张易,是他儿子,农家的血脉。

    只是张易的母亲出身并不怎么好,可以说算是半个风尘女,当年他和张易的母亲也仅仅是玩玩而已,只是他没想到,张易的母亲当真了,偷偷的怀上了他的孩子。

    而这个孩子,当年他是不想要的,而且当时他起了杀心,与张易的母亲在一起,是他人生的一个污点,当时他正在争夺家族大位,如果别人拿这个做文章的话,对他极为不利。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张易的母亲人间蒸发。只是就在他做决定要弄死张易的母亲时,张易的母亲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所以直接消失了,后来他百般寻找之下也没找到。

    直到两个月前,他收到张易母亲去世之前的信,信很长,也想让张易认祖归宗。

    然后他赶在张易母亲头七的当天,在墓地见到了张易,而他看到张易的第一眼时,就确认张易是他的孩子,因为张易和老老爷子年青时很像,这是隔辈相。

    农家做为大家族,当然希望子嗣昌盛,当年他不是公司董事长,有诸多的顾忌,但是现在他也不用顾忌什么了,所以要将张易带回上海。

    只是,当时的张易是极度叛逆的,话不投机,三句话都没说完,张易就走了,他再派人去找时,张易和他母亲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再次得到他的消息时,却是他打断了自已二儿子的腿,废了他二儿子的鸟!

    狠,这个孽子太狠了,狼子野心,所以他在这一刻立即决定,以后就算这孽子跪着求他回农家,他都不会同意。

    今天放过他一马,是因为他也是自已的儿子,也多少念他母亲的旧情。他也总不能把张易的鸟也踩碎。

    如果换了旁人,必死无疑的。

    ……

    与此同时,上海分局一间审训室内,被铐住双手的张易正在接受着盘问,问他作案动机,问他具体的打人细节。

    张易并没有告诉警方是因为那农学志给许嘉允下了药,因为告诉了警方,也势必会牵连许嘉允,他不想把许嘉允牵连进来,所以他的回答则是看农学志不顺眼而已。

    而警方也很快调取了他的户籍档案记录,并知道他两次被拘留的事迹。

    然而,就在警方继续盘问时,一个女警员走了进来,并低声对两个审训人员说了什么。

    两个审训人员起身,而后一个约六十岁左右的唐装老者走了进来。

    审训室被关闭,唐装老者坐到了张易对面。

    “我们又见面了。”唐装老者笑道。

    张易的确见过这小老头,一个多月之前,在自已母亲的墓地,这小老头跟在农和平身边的。

    “农和平要怎么处理我?”张易平静的问道。

    “农先生让我带给你几句话。”唐装老者想了想道:“农先生说:这次我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饶恕你,但不可有下次,今生你也只唯此一次,希望你好自为之。”

    “哦,就这些?”张易嘴角不屑的冷笑起来道。

    “嗯,还有就是,以后农家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农先生不会再承认你的存在,农家更不会承认你的存在。”

    “对不起,我姓张。”张易冷笑道:“我的父亲叫张国亮,农家和我有半毛钱关系吗?”

    “你这么想就好。”唐装老者起身,再次看了张易一眼道:“记住,唯此一次,话我不想说得过狠,因为农先生的狠,不是你能够想象得到的。”

    “我也有话让你带给他。”张易看着唐装老者道:“我做什么,没有人可以管得着,他姓农的对我的警告不好使。”

    “好,我会把话带到。”唐装老者点头后,转身走了出去。

    而就在唐装老者出去不久之后,几个警察再次进来,并拿来调解书让张易签字画押。

    调解书的内容是,农家不予刑事追究,但需要一百万各种治疗费用等等,而费用已经有人代缴。

    就是走个程序,释放张易的程序。

    不到二十分钟,张易就被放了,他进来的快,出来的也快,农家的办事效率,高得离谱,快得离谱,而且警方也一路绿灯。

    所谓民不举官不究,人家调解书中说明了,是两个人喝多了打闹的时候弄的,伤害方赔偿医疗费就行了,所以警方直接撤案,并没有案底留下的。

    张易咂舌不已,农家历害,牛B,今天算是真的见识了。

    当然,张易心中的那座大山也更加沉重了,农家越强大,他越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农和平暗地里骂他是狼子野心,而在他心里,农和平也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狼……

    PS:隐身之超级保镖新群:24173796,欢迎同学们加入,共同探讨隐身张易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