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隐身侍卫 桃子卖没了

第75章 :丢人了

    “嘤~”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在许嘉允脸上的时候,她轻轻的嘤了一声,眉头也是微微一簇,然后就睁开了眼睛。

    映处眼帘的是梦里梦到很多次的张易,他正坐在自已对面的沙发上微笑的看着她。

    “啊……”许嘉允吓了一大跳,也立即低头看自已的穿着。

    “咦?”低头一看时,她赫然发现,衣服是穿着的,虽然有些凌乱,但还是穿在身上的。

    “这是哪?”她发现,这间屋子,并不是之前酒店的房间,同时她也捂住额头努力的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一切……

    只是,她想了半晌,也仅仅能想到自已和农二少吃饭时的情景。

    “这里是另外一家酒店,你昨天喝多了,我就把你带到这里了。”张易笑道。

    “我喝多了?”许嘉允大吃一惊,脸色也瞬间一变,她想起来了,昨天快吃完的时候,她头晕来着。

    可是头晕却怎么能致使自已醉成这样?连昨晚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她突然间有一种后怕,难道昨天的酒里……被农二少下药了?

    她不是傻瓜的,相反极度聪明,平时酒量也很好的,不可能醉成人事不知,不可能醉得睡了一夜什么都不知道的。

    肯定发生了什么,但具体的经过她却一点也不知道。

    “吁~”她深深的吁了口气,也看了张易一眼,道:“你先出去,我想先静一静。”

    “行,那我到二楼等你,这里的二楼是餐厅。”张易起身走了出去,依旧什么都没说,实在是他不想告诉她昨夜她的狼狈。

    如果真的告诉了她,那她肯定会受不了的。

    而就在张易转身出了房间时,许嘉允立即将自已的腰带解下,将裤子褪下。

    只是……她的裤子褪到了一半的时候,她就傻眼了,整个人也剧烈的颤抖着。

    她看到了她的裤-头,只是……只是……她的裤-头反穿了,穿反了。

    她哆嗦着身体,裤-头穿反,那就只能有一种解释,是别人给她穿的裤-头,而她之所以脱裤子,也是想检验一下自已,所以才让张易出去的。

    她的泪水瞬间滚落,但还是咬着牙将裤-头脱下,也慌乱的检查起自已,检查床单,检查一切可疑的东西。

    只是,她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对于这种事情,哪里有什么经验可谈?她检查了半天,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

    她的泪水继续不争气的滚落着,整个脑袋也一阵阵眩晕,她已经完全乱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冲进了浴室,打开了喷头,开始一遍又一遍的浇刷自已。

    “不……不,不会是张易的,一定是农学志,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要问他!”下意识的,她相信张易不会做那种事,而且下药的又不是张易,所以一定是农学志对她做了什么,但到底做没做,她真的检验不出来的。

    她光着身子跑了出去,双手颤抖的拿出自已的包,拿出包里的手机,拨通了张易的电话道。

    “张易,你上来……”她的声音透着沙哑,哭过之后的鼻音。

    而张易听到她这个声音,就吓了一大跳,本来已经把早餐点好的他,直接向楼上冲去。

    “呼~”房卡在他身上,所以他刷了房卡就直接推门而入。

    而这时,许嘉允已经将自已裹在被子里,全身抖动着,她的头发是湿的,床角是湿的,地面上也有很多湿脚印。

    “许总,你怎么了?”张易被许嘉允的狼狈给惊到了。

    许嘉允眼睛无视的看了张易一眼:“你会对我说实话吗?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要欺骗我,就当我求你……”

    张易就楞了一下,随即就想到,许嘉允应该是……应该是感觉到了什么,发现了身体的不妥之处。

    张易站在原地沉默片刻,后,才缓缓道:“农学志应该给你下了药。”

    “嗯,然后呢。”果然和她猜测的一样,否则她不可能这么醉。

    “然后……我把他的腿打断了,再然后就把你带到了这里。”

    “那他有没有……有没有对我……对我……”许嘉允紧张的看着张易,眼睛一眨不眨的。

    “没有,你被他扶着从餐厅出来时,我就把他揍了,然后你……嗯,你什么事都没发生,所以不要担心!”

    “你骗我!”突然间,许嘉允尖叫起来:“你没说实话!”

    “我说的就是实话,你真没被他怎么样,我也不允许你会被别人怎么样,有我在,谁都别想动你半根汗毛!”张易大声道。

    “呜呜呜……”听到张易的话,许嘉允突然大哭起来:“你骗我,你骗我,如果他没对我做什么,我的内-裤怎么能被穿反……”

    “啊……”张易顿时就蒙了,昨天晚上是他帮着她穿的衣服,而当时由于时间紧,所以他也是胡乱给她穿上而已,所以哪里知道内裤穿没穿反啊。

    “这个……许总,你别哭,别哭。”张易一脸尴尬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更不敢走到她前面。

    “那你和我说实话。”许嘉允抽噎着,哭声果然变小了,但泪水却还在滚落着。

    张易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也打开一瓶水一口气就把水喝光,并怔怔的看着许嘉允道:“你的内-裤是我给你穿反的。”

    “然后,我要听然后。”许嘉允这时候已经不在意这些小细节了,她能穿着衣服,那肯定是张易给她穿的,她要听的是自已到底有没有被怎么怎么样!

    “好吧,我要整个事情的经过说一遍,说完你别急啊。”张易也知道,如果不把一些经过说出来的话,这女人恐怕会跳楼的。

    许嘉允就点头,也继续紧张的看着他。

    “昨天晚上,我在停车场等你的时候,你被农学志那王八蛋扶着下楼,当时你就醉得什么都不知道了,我感觉不对劲,所以就冲过去打断了他两条腿,然后带着你离开那个停车场,来到了这个宾馆,嗯,最开始的时候是在隔壁开了一个房间,但是你的药劲上来了……”

    张易说到这里的时候就看了她一眼,然后小声道:“你应该被下的是春-药,你喊热,然后把自已衣服都脱了,然后……我怕你出事,我就给你扎了三针,是银针啊,你别误会其他的。”

    “再然后吧,三针下去,你就……咳咳,可以不说吗?”张易突然抬起头道。

    “说。”许嘉允咬着牙道。

    “然后你尿失禁了,不信你到隔壁房间去看看,床都被你尿湿了,我给你灌了四瓶水,你整个人都脱水了。”

    “后来你安全之后,我就把你扛到这个房间,然后我害怕你早上醒来没面子,所以就把你衣服穿上了,谁知还穿反了……”

    “啊啊啊……”许嘉允听完张易的话,彻底抓狂了,她没有被怎么怎么样,但却……却……丢人丢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