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隐身侍卫 桃子卖没了

第76章 :不能再丢人了

    许嘉允彻底抓狂了,张易说她尿失禁,张易说隔壁的房间床都湿了,张易说是他帮她穿的衣服和裤-头……

    许嘉允一想到这些,她竟然有一种想死的冲动,活不成了,丢人丢到家了,太丢脸了,这让她以后怎么面对张易啊?

    然而,抓狂的同时,许嘉允心里竟然也有一种莫名的燥动和火热。

    她能想象得到当时客房中那种……那种欲脉膨胀的火热画面,难为情的同时,却也让人生出无限的暇想。

    没有被农学志糟蹋,这是她最大的心安,而被张易看个精光,却也使她在羞臊之下,有一种莫名的情愫。

    经过这么多天与张易的接触,张易是一个很真实的人,也是个很爷们儿的男人,她不得不承认她喜欢他。

    当然,这种喜欢也仅仅局限于喜欢而已,谈不上爱恋,只是喜欢他的真诚,喜欢他的洒脱,喜欢他这个人。

    而张易,也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走近她身边的男人,她在他面前可以放得开,可以无拘无束,甚至可以和他斗嘴打架。

    这在以前,是她不敢想象的。

    可是现在,就是自然而然的,他们之间上升成了一种……一种让她自已都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而刚才听了张易的那一翻话之后,羞归羞,丢人归丢人,但是她却并不悲伤,也不害怕。

    但是,如果反之的话,如果换成了农学志,或是其他任何一个男人昨夜又看了她尿失禁,又帮她擦尿,帮她穿裤-头的话,她恐怕也真的不想活了。

    在别的男人面前可能是真丢人,但在张易的面前,却让她只是羞涩而已。

    这就是她现在的心理,她喊,她叫,只是不想被张易笑话她,只是想掩视她的尴尬。

    “许总,别喊了,我昨天晚上啥都没看到的,还有,我把那王八蛋的鸟都踩碎了……”张易一屁股坐到床上,苦闷道:“所以,我可能让丰都与鼎盛的合作流-产了!”

    “你还敢说你没看到,你没看到……”许嘉允虽然也很在意与鼎盛的合作,但她更在意自已的身子,所以裹着被子的她,起身挥拳打向张易的背!

    “哎哎,别打,别打,你里面啥也没穿啊,你这什么胆啊……”张易转身时,眼睛就鼓了起来,因为许嘉允这妞竟然光着身子裹着被子,她竟然啥也没穿。

    她从浴室跑出来后,就直接给张易打电话,张易上楼也快,所以她哪里来得及穿衣服?也所以,她只是裹着被子而已。

    只是她一动手,双拳一挥,被子也自然脱落了。

    “啊啊啊,张易,我要杀了你啊,呜呜呜……你欺负人……呜呜呜~”许嘉允再次裹上被子,嚎啕大哭,身子都哭得一耸一耸的,她委屈死了。

    “许总,我错了,你要是想解恨,你把我眼睛挖出去吧。”张易不会劝人,但也知道,这时候调解许嘉允的心情是最重要的,不要让她心里有负担。

    “挖你眼睛,但你也不是看过了吗呜呜……”许嘉允继续哭道。

    “那你要是感觉吃亏,我也给你看啊,一报还一报呗,行吧?”张易嘿嘿笑道。

    “我……”许嘉允刚想说,我又不是没看过,但话到嘴边就立即咽了回去。

    她看过张易的,小猫在浴室偷拍,她就看过张易洗澡的。

    而一想到自已也看过张易洗澡,难过的心情也似乎真有好转,也不呜呜大哭了,但身子还是一抽一抽的,委屈得很。

    “好好好,我说错了,我说错了,别生气了。”张易哪里知道许嘉允现在想的是什么,所以继续认错。

    “你……真的打断了农学志的腿啊,也真踩……啊?真的?”许嘉允把脑袋露了出来,这时候,她突然想起来,刚才张易说打断农学志的腿,踩碎他的鸟的。

    而农学志是什么人?那是鼎盛二公子,他姓农的。

    “嗯,当时一生气,下手就没轻没重了,我答应过你的,不让任何人再伤害你。”张易点点头道。

    “谢谢你,你先去卫生间,不许出来,我穿衣服,农家不会善罢干休的,所以恐怕你要有麻烦,不过不要怕,有我在,我保你!”许嘉允这一句‘我保你’说得张易心里暖呼呼的。

    “你先穿衣服吧。”张易深深的看了许嘉允一眼后,直接钻进了卫生间。

    而许嘉允则快速的穿起了衣服,同时整个人也安静下来,冷静下来。

    现在这种情况,不是考虑羞不羞,丢不丢人的问题了,而是要考虑农家的雷霆震怒。

    说实话,张易出手那么重,这也是给她出了气的,所以农家不会放过张易的同时,也当然不会放过她,毕竟祸事起因就是她,张易又是她的保镖,所以农家肯定会针对她这个雇主的。

    她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但不管怎么样,张易都不能受伤害,警方就算抓了他,她也要找最好的律师把他保出来。

    “张易,你出来吧,和我说说昨天晚上你打农学志的经过,要全部细节。”快速整理好自已的衣装,又照了照包里的小镜子后,许嘉允便让张易出来讲述打农学志的细节。

    “没有什么细节,你别问了,这事我都处理完了。”张易摇摇头,关于他和农家的恩怨情仇,他是绝对不会告诉许嘉允的了。

    “你都处理完了?怎么就处理完了?警方来找你了?见到农家人了?农家人也原谅你了?”许嘉允一连串的问道。

    “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问题啊,走了,走了,这里不能呆了,一会查房后,查房服务员肯定会骂我们!”张易不想多说,拽着她的手臂就往外走。

    而许嘉允一听这话就一个脑袋两个大,乖乖的小跑的跟着张易往楼下跑。

    “退房。”到了吧台时,张易退房,许嘉允则目光游离,低头看自已的脚尖。

    吧台收银员用对内线电话知楼上检查。

    然而,只过了片刻,收银员就收到了内线电话,然后就一脸的诧异与气愤。

    “对不起先生,您的订金我们不能退给你,我们的客房有明文规定,禁制客人在床铺上大小便的。”收银员硬梆梆个脸,因为楼上的电话声称,客房的床褥不但湿了,连床垫都湿了,还有一股尿味,明显是客人在床上撒尿了,还不止是一泡……

    张易的眉毛一下子就扬了起来,也瞪起眼睛道:“两千押金一分不……”

    “张易……”站在张易身后看脚尖的许嘉允听到收银员的话后,差点晕在当场,同时她也一下子抓住了张易的手臂就往外拖。

    他不能让张易在这丢人了!

    两千块钱押金吗?等回去她给张易两万……

    PS:感谢各位的打赏,谢谢大家的给力支持,谢谢你们,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