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 飞天鱼

第1015章 画圣祖师?

    赶来赴宴的修士,大多都是有着十分尊贵的身份,或者拥有强大的修为,他们颇为费解,以池玉棠的身份,怎么会亲自出手击杀一个老者?

    此事很诡异,也很反常。

    当然,也有一些人,看出端倪。

    那个一半白发一半黑发的老者,虽然,身上没有圣气波动和精神力波动,与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

    但是,他的体内血气旺盛,充满饱满的生命力,根本不像是一个垂暮老人。

    很有可能,池玉棠就是看出这一点,所以,才亲自出手试探。

    再说,即便一半白发一半黑发的老者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池玉棠将他杀死,与捏死一只蚂蚁有什么区别?

    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然而,就在这时,池玉棠和楚思远之间的位置,一道人影,闪了出来。

    那道人影闪电一般出手,指尖向前一点,打出了一道碗口粗的紫色电光,向前蔓延出去。

    “嘭!”

    池玉棠向后一连后退十七步,手臂上,却依旧还有一根根细密的电纹在流动,发出哧哧的声音。

    站在池玉棠和楚思远之间的那个年轻男子,戴有一张金色面具,正是张若尘。

    张若尘将精神力收敛回去,指尖的电芒跟着消失,讥讽的道:“皇族的世子竟然如此蛮横娇纵,滥杀无辜,这就是女皇治下的盛世天下?今天,我算是长了见识。”

    周围的赴宴者,全部都面面相觑,感觉到不可思议。

    “这个年轻人,竟然可以挡住凌霄天王府四公子之一的池玉棠,即便池玉棠没有使用出全力,也很不可思议。”

    “此人动用的是精神力,可以操控雷电,刚才那一击的威力,至少堪比四十七阶精神力半圣的全力一击。说不一定,根本没有动用全力。”

    虽然张若尘带着幻金面具,众人却还是能够看出,他的年龄,并不是很大。

    金翅雕王的车架上面,万花语的双眸,盯向张若尘,晶莹的小嘴微微的一勾,露出一抹笑意。

    “如此年轻,就有这么强大的精神力,此子绝不是无名之辈,池玉棠估计会惹出不小的麻烦。”

    万花语并没有出手阻止池玉棠和张若尘的争斗,乐得看热闹,同时,也有一些好奇,那个带着金色面具的男子,到底是什么来历?

    池玉棠的脸上,露出一股冷冽的神色,道:“今天,蔡家圣主将会公布《血族密卷》的下落,不死血族的强者必定会潜伏进蔡府,打探消息。”

    “本世子早就看出你们二人有问题,所以才出手试探。果然,你们真的不是一般人,还不立即卸下伪装,露出真面目?”

    在场的修士,顿时发出一大片喧哗声,盯向张若尘和楚思远,也是多了一些敌意。

    人族和不死血族是处在绝对的对立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若是,张若尘和楚思远是不死血族的身份坐实,今天他们二人,肯定会被千刀万剐。

    “蔡家圣主将会公布《血族密卷》的下落?”

    张若尘的目光,向楚思远盯了过去,想要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楚思远的目光,却也盯在张若尘的身上,颇为愤怒,传音道:“张若尘,你不是声称要低调吗?为何你展露了修为,却阻止老夫亮明身份?”

    楚思远想到刚才自己撒泼打滚的模样,顿时老脸通红,只感觉将数百年的脸面全部都丢得干干净净。

    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似乎是被张若尘给坑了一次。

    这个小子,肯定是在报复,指不定刚才站在后面是如何笑话他。

    张若尘不敢露出笑意,肃然的道:“楚前辈是一宗之主,德高望重的名宿,自然是需要低调。在下却不同,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看到有人对前辈不敬,一时克制不住,所以才做出了冲动的事。”

    张若尘不希望楚思远继续揪住这件事不放,立即问道:“《血族密卷》到底是怎么回事?”

    八百年前,蔡家的一位先祖,是圣明中央帝国的阁老,的确是参与了编撰《血族密卷》。

    可是,为何是由蔡家来公布《血族密卷》的下落,却不是上官世家?

    要知道,帝师上官阙,才是主持编撰《血族密卷》,最为重要的人物。

    圣书才女去拜访上官阙的时候,根本没有见到上官阙本人,也没有问出《血族密卷》的具体下落,仅仅只是得到一张纸条。

    甚至,因为此事,她还差一点丢了性命。

    楚思远传音道:“这有什么好奇怪?当年,圣明中央帝国还在的时候,蔡家的祖师,曾经位居凤云阁尚书,亲自参加编撰《血族密卷》。蔡家的后人知道《血族密卷》,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很显然,楚思远早就知道此事。

    张若尘的眼神沉凝,道:“据我所知,主持编撰《血族密卷》的人,乃是帝师上官阙。为何不是由他来公布?”

    “阙圣王已经很多年没有现过身,还有没有活着,也是一个未知数。”

    楚思远的眼神有些异样,随即,又道:“上一次,纳兰世家的那位天之骄女,前去拜访上官世家,不是就差一点遭遇不测?老夫有些怀疑,不死血族已经渗透进上官世家,阙圣王很有可能在多年之前,就已经陨落。”

    张若尘和楚思远使用传音的手段,交流了很久,根本就没有理会池玉棠。

    “从来没有人敢无视本世子,你们二人,实在是太狂妄。”池玉棠沉声道。

    张若尘向池玉棠瞥了一眼,道:“从来没有人无视你,只是……我们觉得你太过愚蠢。”

    池玉棠的眼神一缩,双手捏成爪形,两团强大的圣气,从掌心喷涌出来,道:“刚才,本世子使用的力量,不超过一成。现在,本世子动用十成的力量,倒要看一看,你还敢不敢口出狂言。”

    张若尘依旧很镇定,道:“你别不服气,说你愚蠢,已经是抬举你。你到底是长了一颗什么样的猪脑子,才能怀疑我们是不死血族?”

    “蔡家早在数天之前,已经传出消息,将会在今天公布《血族密卷》的下落。你是不死血族,会傻到今天才潜伏进蔡家?”

    “蔡家是中古世家,家大业大,只是奴仆、侍女、侍卫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我是不死血族,直接擒住一个侍卫,吸干他的鲜血,变化成他的模样,难道不是可以轻易进入蔡家?”

    张若尘劈头盖脸的数落池玉棠,将在场的众人,全部都看得呆滞。

    池玉棠是何等人物,凌霄天王府的四公子之一,池万岁的兄长,竟然有人敢说他愚蠢不堪,骂他是猪脑子?

    楚思远是一个很有涵养的儒道名宿,虽然,觉得张若尘说得太过分,但是,心中却十分舒坦。

    池玉棠气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眼中冒出一根根血丝,身上的杀气,变得更加浓烈。

    谁都能够看出,池玉棠已经在暴走的边缘,随时都会以凌厉的手段,将那一老一少摧骨扬灰。

    “怎么?想要杀人吗?”

    张若尘的目光,向蔡明亮的方向瞥了一眼,有些愤然,道:“蔡家好歹也是一个中古世家,祖上曾经诞生过大帝,现在怎么这么不堪?如此喜庆的日子,有人想要在你们家门口杀人,你们也不敢管吗?”

    蔡明亮的脸上,露出羞怒的神色。

    当然,蔡明亮是真的不敢得罪池玉棠,毕竟池玉棠代表的是凌霄天王府,代表的是皇族。

    某一辆圣者门阀的车架上面,一个年轻男子,道:“他们二人是故意来找茬的吧?直接堵在蔡府的大门外面,继续堵下去,今晚蔡家的宴会也就不用开了!”

    “同时得罪池玉棠和蔡家,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弱是张若尘没有显露出精神力半圣的身份,恐怕在场的赴宴者,真的会以为他们只是来骗吃骗喝。

    现在却不同。

    要知道,精神力半圣无论走到那里,都是顶尖级别的人物,即便是中古世家也会以丰厚的待遇进行拉拢。

    怎么可能是骗吃骗喝的人?

    就在这时,蔡家的府邸内部,一道气息庞大的人影,急速腾飞了过来,落到大门的前方,向蔡明亮瞪了一眼,道:“蔡明亮,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将各位宾客拦在外面?”

    此人,名叫蔡进,为蔡家的一位高层,修为达到九阶半圣,管理蔡家圣府的一切大小事物。

    蔡明亮见到蔡进,略微松了一口气,道:“大总管,有两个骗吃骗喝的家伙,与池世子发生了争执。”

    蔡进看到池玉棠,露出一道和颜悦色的笑容,拱手道:“池世子能够驾临蔡家圣府,真是蓬荜生辉。”

    池玉棠向张若尘和楚思远的方向瞪了一眼,露出一道怨毒的神情,将圣气收敛了回去,随后,才向蔡进拱了拱手,道:“大总管来得正好,在蔡家,有些事由本世子出手,的确不太合规矩。接下来的事,就由大总管来处理吧!”

    “区区两个蟊贼而已,本总管绝不会轻饶他……们……”

    蔡进面带笑意,转过头去,盯在楚思远的身上,顿时,心脏狂跳了一下,整个人都怔住。

    那是……画圣祖师?

    蔡进的确是没有跨入圣境,可是作为一个中古世家的大总管,身份地位绝不在一位圣境巨擘之下,自然是见过画宗宗主。

    所以,他在第一时间,将楚思远认了出来。

    名震天下的画圣,儒道四大名宿之一,竟然被当成了一个骗吃骗喝的蟊贼,拦在了蔡家圣府的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