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 飞天鱼

第1018章 教训

    灵湖中心的岛屿,蔡家的二小姐蔡云姬走了出来,将上官仙妍与血神教的老辈强者全部都迎接了进去。

    宴会继续进行,有着三百位穿着白蛛真丝的妙龄侍女,鱼贯而入,将一份份珍品佳肴呈送上来,不仅有半圣真液,更有圣液,圣猴琼酒,六阶蛮兽的肉,千年一熟的珍馐果……,等等。

    楚思远、张若尘、薛三义、赵衡等人吃得还是很文雅,可是,那个长得仙风道骨的老道,却是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一般,很快就将莲台中的珍品扫荡了一大半。

    众人都是直皱眉头,十分怀疑,老道就是一个骗吃骗喝的武道散修。

    不过,既然已经坐在一株莲台里面,没有确切证据证明他是在骗吃骗喝,大家也就没有发作,全部都在忍他。

    “吃啊!你们怎么不吃?”

    “金丝蛮牛的肉,多好的东西,吃上一口,必定体质大增。”

    “珍馐果,一千年才成熟一次,也只是在中古世家,在别的地方,哪里吃得到?你们不吃,老道就不客气了!”

    ……

    老道很不要脸,莲台中,只有九枚珍馐果,他独自一人已经吃了四枚,然后,又将第五枚抓到手中。

    灵湖中心的岛屿,走出一群锦衣华服的修士。他们的目光,在灵湖的湖面寻觅了一圈,最后,定格在张若尘和楚思远的身上。

    为首的一人,身穿紫金琉璃甲,身材挺拔,鼻若悬胆,眼中闪过一道阴霾神色,大步走了过来。

    此人,名叫郭鲁,为苍龙军的一位统领,身怀下等域王的爵位。

    刚才,中心区域的宴会上,池玉棠“无意”的提了一句在大门外的遭遇,顿时,就有一群人冲了出来,准备为池世子出头。

    毕竟,讨好池世子的机会并不多,能够抓住一次,说不定今后就能飞鸿腾达。

    “先前在门外,就是你们二人得罪了池世子?”

    郭鲁站在莲台的外侧,浑身铠甲散发出夺目的亮光,一双虎目,凝视在张若尘的身上。

    因为,先前池玉棠提到,带着金色面具的年轻男子是一个精神力半圣,实力十分强横。

    于是乎,郭鲁等人,也就将重心,放在张若尘的身上。

    “果然是两个瘟神。”

    薛三义立即低下头,长叹一声。

    薛三义自然知道郭鲁是什么身份,苍龙军的十大统帅之一,圣明城七个城域的秩序,掌握数十万精锐军士。

    凡是敢在圣明城捣乱的修士,无论修为有多高,身份有多么了不起,遇到苍龙军,也只能乖乖的低头。

    仅仅只是今年,就有四位半圣,上百位鱼龙境的修士,死在郭鲁的掌下。其中,包裹一些前朝余孽,也有邪道和魔道的盖世凶人。

    那些前朝余孽,对郭鲁,可谓是恨之入骨,多次策划想要将他暗杀,却都失败,反而还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由此可见,郭鲁的实力,得有多么强大?

    绝对是站在圣境之下巅峰的存在,只要圣者不出手,他足以横扫整个修炼界的一切敌寇。

    当然,前朝余孽中的圣者现身在圣明城,无异于自投罗网,必定会死得很惨。

    凌霄天王坐镇圣明城,谁敢来送死?

    除了郭鲁之外,另外一些人,也都是依附于凌霄天王府的圣者门阀的传人。他们的实力相当强劲,将来会成为一个门阀的主宰。

    面对这么强势的一群人,薛三义和赵衡等人,全部都脸色微变,立即退了下去,站到远处。

    莲台上,只有张若尘和楚思远,依旧稳稳的坐在那里。

    除此之外,那个老道,依旧在胡吃海喝,同时,还在使劲向怀里塞,浑然不知巨大的危机已经降临。

    张若尘手持一枚珍馐果,目光在灵湖的湖面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蔡进的身形,也不知那位大总管去了什么地方?

    也罢,既然那位大总管不在,只能亲自解决眼前的麻烦。

    “咵!”

    张若尘显得肆无忌惮,咬了一口珍馐果,道:“你们这些人,若是现在退走还来得及,看在今天是蔡家的宴会,也就放过你们。”

    周围的修士,全部都在窃窃私语,觉得带着金色面具的男子太过狂妄,面对郭鲁和一群圣者门阀的传人,竟然敢说出这样的大话。

    郭鲁的右侧,一个来自元圣门阀的人杰,大笑一声:“池世子说得没错,你的确很狂妄。但是,就算你真的有些本事,是不是也应该先看清形势?”

    “什么形势?”?张若尘反问了一句,随即,又道:“今天是蔡家的宴会,你们还敢动手不成?”

    说出这话的时候,张若尘故意加重语气,使得声音传入中心岛屿,让蔡家的核心人物听到。

    然而,蔡家的那些核心人物,却没有任何回应,显然是默许了郭鲁等人的行为。

    张若尘露出一道讥讽的笑意,向楚思远瞥了一眼,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年轻英杰、人族希望?让我学习的对象?若是,我没有猜错,你的那位新科榜眼徒孙,应该也在那座中心岛屿。可是,他却任凭外人欺负我们,没有出来阻拦。”

    楚思远的脸色很沉冷,嘭的一声,手掌在桌面一拍,传音道:“这些小辈的确很欠收拾,没有礼教,也不知他们的长辈是如何在教导?张若尘,你替老夫教训他们一顿,出了任何事,老夫都可以帮你挡下。”

    元圣门阀的那位人杰,盯向楚思远,冷哼一声:“老头,你拍桌子干什么?很不服气?今天,由我元植来教你如何低调做人,的让你们知道,有些人,不是你们可以招惹。”

    元植大步向前,冲向楚思远,一只散发出金色光芒的手掌,按向楚思远左肩,想要将他提起来,扔出蔡家圣府。

    元植的修为并不低,即便刻意压制了力量,却依旧散发出强大的圣气波动。

    “哧哧!”

    一只巨大的金色兽爪,从手臂的表面,显现了出来。

    张若尘摇头一笑,并没有站起身,只是挥动手指,向前一划。

    噼里啪啦的雷电声音,不断响起,一道紫色的电刀凭空凝聚出来,飞了出去,将金色兽爪击穿,落下元植的身上。

    “噗!”

    元植向后倒飞出去,嘴里吐出鲜血,坠落在一株莲台的莲蓬上面,将各种珍贵的食物打翻在地。

    他的胸膛,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黑色伤口,就连肚子也都差一点被剖开。

    有着一道道电纹,还在伤口上流动,发出哧哧的声音。

    张若尘轻描淡写的道:“看在你年少无知,饶你一命,下一次,恐怕就没有这样的机会。”

    刚才,元植只是想要擒拿楚思远,没有要杀楚思远的意思。

    虽然有些让人讨厌,却还罪不至死,小惩大诫也就已经足够。

    “这人真的好狂啊!”

    “只用一击,就将元植打成重伤,此人的实力不容小觑。”

    ……

    很显然,张若尘刚才那一击,还是造成很大的震动。至少已经证明,他并不是一个任人拿捏的弱者。

    “一招电刀,就能重创元植,你的精神力强度,应该已经达到四十七阶了吧?”

    一个青衣儒生走了出来,手捏一卷古朴的书册,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

    不过,他却并不是一个普通人,有着一圈圈精神力涟漪,从他的眉心散发出来,覆盖整个灵湖。

    张若尘瞥了他一眼,道:“儒道的学员,也敢掺和进来?”

    青衣儒生微微一笑:“在下天璇书院,君无意,只是想要来会一会你这个精神力高手,倒也没有别的意思。”

    “年轻人,我劝你不要自误,免得毁了自己的前途。”张若尘语重心长的说道。

    君无意的神情颇为不屑,道:“以你的精神力强度,本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人,只可惜,得罪了池世子,今后,整个昆仑界恐怕不会有你的容身之地。”

    该劝的已经劝过,张若尘懒得与君无意多言,调动精神力,直接动手,挥斩了出去。

    君无意微微一笑,并没有任何惧色,张嘴一吐,一口青色的浩然正气喷涌了出来,化为一条气河,向张若尘涌了过去。

    君无意的精神力强度,达到三十八阶,乃是圣明城赫赫有名的精神力强者,自然是有绝对的自信,将张若尘镇压。

    “嘭!”

    十数米长的电刀,与浩然正气碰撞在一起,发出猛烈的能量震荡波。

    随后,电刀破碎,化为一缕缕电纹,消散在空气中。

    “也不过如此……不对,那是……”

    君无意脸上的笑容一凝,察觉到不妙。

    因为,就在他和张若尘之间的空间,第二道电刀、第三道电刀……接连不断凝结出来,一道比一道强大。

    “嘭嘭。”

    九道电刀接连不断斩了出去,终于劈开君无意的浩然正气,落在了他的身上。

    刺啦一声,电刀携带的强大力量,斩断君无意的腰腹,将他分成了两截。

    不。

    那只是错觉。

    电刀是从君无意的大腿根部斩过去,距离腰部,还有一段小小的距离。张若尘没有取他的性命,仅仅只是废了他的双腿。

    当然,这也是一种警告,若是还有人敢来挑衅,将会离死亡越来越近。

    君无意倒在地上,变成了一个半身人,嘴里发出惨叫声,大量鲜血从大腿根本涌了出来,显得相当凄惨。

    整个灵湖的湖面,所以赴宴者全部都安静下来,紧接着,爆发出轰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