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 飞天鱼

第1845章 疯狂碾杀

    东域王陈胤,单手提着血淋淋的战戟,身形笔直的站在一座坍塌的灵山顶部,身上伤痕累累,战得很是惨烈。

    他的目光,环顾四周。

    眼前是尸山血海,苍凉无比。

    东域圣王府还活着的半圣和圣者,绝大多数都受了重伤。其中有几位半圣,圣体已经在崩碎的边缘。

    以来往人、去行者为首的圣境修士,全部都穿着黑袍,身上浓罩着黑雾,能够遮挡身形和容貌。

    很显然,他们不敢暴露身份,担心留下证据,被人告到天宫和功德神殿。

    一道道黑袍身影,站在灵山下方,并没有继续攻击。

    反而,他们的眼中,带有一抹忌惮之色。

    因为先前陈胤使用出一张符箓,凝成一道杀戮之光,斩掉了一位九步圣王。

    杀戮之光相当可怕,即便是来往人和去行者这种级别的强者,也没有十足把握抵挡住。

    那是中古时期的陈家先祖,留下的符箓,为陈家的底蕴之一。

    这种底蕴,用一件少一件。

    花藏影轻轻摇动白骨扇,风度翩翩的站在半空,声音悠扬:“陈胤,你继续顽于抵抗,只会害得陈家灭族。不如,痛痛快快交出四九玄功,我们还能放你和陈家子弟一条生路?”

    陈胤长笑一声:“生路?真当陈某是三岁小孩?实话告诉你们,你们灭不了陈家,就算本王战死在这里,今后也必定有人找你们报仇,清算今日这笔血账。”

    “冥顽不灵。”

    一位身形高达三丈的光头,冷哼一声,道:“将陈家的直系子弟带上来,本座要当着这位东域王的面,吃掉他们。”

    数十位陈家的直系子弟,被驱赶到光头的身旁。

    光头的修为,不在来往人和去行者之下,释放出圣威,将那群陈家直系子弟,全部镇压得跪在地上。

    “嚎!”

    光头嘴里发出一声长啸,头顶上,长出丑陋的菱角,变成一颗磨盘大笑的兽头。

    兽头伸到那些陈家直系子弟的上方,露出锋利如刀的獠牙,口中散发出刺鼻的血腥味。

    一位年轻的陈家子弟,克制不住心中的恐惧,颤抖着嚎哭:“圣王太爷爷救迅儿迅儿不想想死”

    陈胤怒得眼中喷涌出火焰,大吼一声:“你们不得好死。”

    这一声反击,显得太过苍白无力。

    “噗嗤。”

    三丈高的人身兽头生灵,一口咬住那个叫做“迅儿”的陈家修士的头颅,脖子甩动了一下,咕噜咕噜,将其吞进喉咙。

    那画面,相当血腥。

    “杀!”

    一位陈家圣者,不顾陈胤的阻抗,拼命向那位人身兽头的生灵冲去。

    飞在半空,他的身体,便是燃烧起来,皮肤上出现一道道金色裂纹。

    “区区一个下境圣者,竟以自爆圣源的方式来与本座同归于尽,太不自量力。”

    人形兽头生灵嘲笑了一声,唤出一只银白色镯子,打出去,击在那位陈家圣者身上,将其圣躯打得爆碎。

    但是,圣躯碎裂释放出来的能量,转移到另一个方向,冲击在那群陈家直系子弟身上。

    “嘭嘭。”

    一连串爆响。

    那群陈家直系子弟,全部都神形俱灭,化为一片血雾。

    浓密的血气,在空气中飘荡。

    花藏影笑着摇头,叹道:“惨,真是惨,何苦呢?”

    陈胤的双眼中尽是血丝,双手捏出鲜血,从他成为东域王以来,第一次像现在这么愤怒。付出任何代价,都想将眼前的敌人通通杀尽。

    但是,他却没有那样的力量,敌人太强大了!

    “轰隆隆。”

    蓦地,天地间的圣气和规则,剧烈颤动。

    一道道上古铭纹,从东域圣王府的地底浮现出来,像是蛛网一般纵横交错。

    来往人、去行者、人形兽头生灵、花藏影等人皆是大吃一惊,连忙激发出圣甲和圣衣,护住全身。

    很快,花藏影扬声一笑:“大家不必如此惊慌,激发上古铭纹的一定是神崖先生,东域圣城已经落入我们”

    “轰隆。”

    一道雷电,从天而降,击在花藏影头顶,将他劈成一团劫灰。

    这位修为强大的九步圣王,瞬间毙命,就连护体圣衣,都化为灰烬。

    本是捏在花藏影手中的白骨扇,变得破破烂烂,冒着青烟,坠落到地上。

    在场所有修士,全部都被惊住。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难道掌控上古铭纹的人,根本不是神崖先生?”想到此处,攻击东域圣王府的圣境修士心凉了半截,皆是感觉到不妙。

    东域圣王府的修士,则是大喜过望,兴奋了起来。

    “一定是羽化老祖激活薪火塔,开启了上古铭纹太好了,杀,将他们全部杀死”

    “上古铭纹开启,一切敌人都将灰飞烟灭。”

    就在这时,东域圣城的上空,出现一座高大巍峨的圣塔。

    张若尘站在圣塔顶部,俯看脚下辽阔无边的大地。东域圣城的山河地理,犹如一幅地图,在眼前展开。

    此刻的他,如凌驾于众生之上。

    地面上的修士,看着站在圣塔顶端,宛若一颗小黑点的人影,皆是一惊。

    “是,是张若尘。”

    有眼力过人的修士,看清了张若尘的容貌,惊呼的道。

    “果然是张若尘,他脚下的圣塔,不会就是传说中的薪火塔吧?”

    “张若尘可是我们昆仑界的修士,既然他现身,也就绝对不会放任异界的修士,继续在东域圣城放肆。”

    “张若尘曾经可是我们东域圣院的学员,我与他是同一个系。”

    来往人和去行者,对视了一眼。

    两人同时发动攻击。

    来往人的嘴里,吐出一口紫霞,紫霞中包裹着一件梭形圣器。

    “哗!哗”

    梭形圣器的表面,冲出一层又一层圣力光波。

    三个呼吸的时间过去,光波的数量,达到七层,梭形圣器爆发出七耀圆满力量。

    去行者则是双手合十,结出一道指法,隔空一指点出去。

    他施展的是,佛门中的一种中阶圣术,小坤屯指,有超过十万道指法规则融入圣术。

    “轰隆。”

    上古铭纹的力量,在虚空凝聚,凝结成两只七里长的金蚺虚影。两只金蚺飞出去,与梭形圣器和佛道指光撞击在一起。

    梭形圣器被打得颤动,七层圣力光波全部碎裂,向地面坠落。

    中阶圣术级别的指光,则是化为一粒粒金色光点。

    但是,两条金蚺虚影却没有消散,从天穹冲下去,分别攻向来往人和去行者。

    “张若尘竟是能够操控上古铭纹?上古铭纹不可挡,赶紧退。”

    来往人和去行者的脸色巨变,激发出身上的最强防御手段,并且爆发出最快的身法速度,想要避开两条金蚺虚影。

    “轰隆。”

    “轰隆。”

    东域圣王府的主城中,传出两道振聋发聩的巨响,紧接着,两个蘑菇云团升腾起来,剧烈的圣劲风暴在天地间肆掠。

    来往人的右半边身体消失不见,幸好头颅没有受创,保住了一条性命。

    去行者的下半截身体被击中,腰部以下,变成了血泥。

    “张若尘掌控了上古铭纹,赶紧除掉他,否则我们所有人都将死在东域圣城。”来往人一边向东域圣王府外逃,一边大吼。

    “呼!”

    东域圣王府的上空,上古铭纹快速汇聚,凝成一个由罡风组成的风暴漩涡。

    每一道罡风,都比圣刀还要锋利。

    “哗啦。”

    罡风漩涡俯冲下去,撞击在那位人形兽头的九步圣王身上。它使用出银白色手镯,凝成一层银色光幕,护住全身。

    但是,银色光幕只是支撑了一个刹那,就被罡风击穿。

    “啊怎么可能挡不住”

    那位人形兽头生灵的圣躯碎裂,化为一团绯红的血雾,骨头都变成粉末。

    罡风漩涡继续冲了出去,攻向别的圣境修士。只要被席卷进漩涡,无论修为多高,都会尸骨无存。

    顷刻间,有十多位圣境修士,死在罡风漩涡中。

    “放肆。”

    一道三十余丈长的血手印,从一片血云中拍出,将罡风漩涡打得破碎。

    是一位堪比道域境界的神秘强者出手。

    那人,站在血云中,看不清身形和容貌,只能隐隐看见四只巨大的血翼。

    血翼轻轻扇动,就会刮起飓风。

    张若尘问道:“他是谁?”

    大曦王轻咬嘴唇,没有回答张若尘。

    “为我做事,真的有那么为难吗?反正你都已经杀了那么多天堂界派系的圣境修士,还有什么秘密不能讲?”张若尘道。

    大曦王紧咬贝齿,杏目瞪向张若尘。

    她觉得,张若尘就是一个恶魔,正在一步步将她带入进深渊。

    刚才,她操控上古铭纹,杀死大批天堂界派系圣境强者的画面,肯定已经被张若尘记录了下来。今后,就算她逃出去,也难以摆脱张若尘的控制。

    张若尘的手中,捏着一幅卷袖,将卷袖打开。

    大曦王猜得没错,张若尘的确是将刚才的画面,全部记录了下来。

    大曦王饱满圆润的胸口,猛烈起伏了一下,最终妥协,回答道:“他是血战神殿上一代四翼猩红天使,天臣,修为已经达到规则大天地。”

    “你与这一代的四翼猩红天使交过手,应该清楚四翼猩红天使的厉害。”

    “天臣的修为,虽然没有达到道域境界,但是道域境界的解沧海,曾经败给了他。张若尘,这等人物,你现在招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