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 飞天鱼

第2123章 画师之殇

    尽管张若尘与朝廷的关系不睦,却也不得不承认,昆仑界沦为功德战场后,朝廷发挥出的作用极大,让五域保持相对稳定的状态。

    但随着地狱界的攻势越发猛烈,朝廷的力量,已经是捉襟见肘,难以支撑下去,关键便在于顶尖强者太过缺乏,滴血剑再强,也不可能横扫地狱十族的强者。

    心中快速闪过许多念头,张若尘道:“你们来晚了一步,有残缺的神阵复苏,真龙岛已经重新被封禁,谁也无法出入。”

    闻言,圣书才女和杀尽王的脸色,均是不由一变,他们是为世界门之匙而来,不曾想,竟是连登上真龙岛的机会都没有。

    到得此时,他们也终于明白,张若尘为何出现在这里,而非是在真龙岛上。

    “可有世界门之匙的消息?”杀尽王问道。

    张若尘微微沉吟,道:“世界门之匙极其神秘,应该无人能寻到,不然,世界之灵只怕已经危矣。”

    尽管世界门之匙所化的矮瘦老者,已经落入他们手中,但张若尘明显并不打算将之交给朝廷。

    这其中有着很多原因,最主要的有两点,一是他与朝廷是敌非友,没理由将世界门之匙拱手相送;二来,朝廷力量空虚,难以守护好世界门之匙。

    世界门之匙是昆仑界的本源衍生而成,根本就无法带出昆仑界,若非如此,将其交到阴阳海那位禁忌人物的手中,无疑是最为稳妥。

    “既然如此,那本王也该返回南域。”杀尽王显得十分急切。

    没有片刻的耽搁,杀尽王直接腾空而起,化作一道血色光芒,瞬息远去。

    眼见杀尽王离开,张若尘身形一动,出现在轻舟之上,与圣书才女相对而立。

    四目相对,张若尘看到了圣书才女眼中的丝丝疲惫之色,他的心不禁被触动了一下。

    “你还好吗?“

    张若尘和圣书才女同时开口,说出相同的话语。

    张若尘微微一笑,尽可能轻描淡写的说道:“我还不错,四处走动,看到了各种风景。”

    那种种的杀戮和鲜血,被他略去,不想讲出来。

    说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圣书才女,虽然之前在孔雀山庄,圣书才女曾赶来,但却是以九天玄女的形态,他们连话都没能好好说上几句。

    “死在你手中的强者太多,地狱界和天堂界恐怕都不会善罢甘休,一定要多加小心。”圣书才女认真提醒道。

    她知道张若尘现在很强,已经是大圣之下第一层次的绝顶强者,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任何的疏忽大意,都有可能致命。

    张若尘道:“想要我命的人很多,可我仍旧活得好好的,还得多谢这些外部的压力,让我的实力,能够提升得这般快,放心,我的命很硬,谁也收不走。”

    “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出事。”圣书才女低语,眼中闪过一道黯然之色。

    察觉到圣书才女的情绪变化,张若尘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连忙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没事,朝廷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不能在这里久留,你多保重。”圣书才女目光闪烁,不敢与张若尘对视。

    见状,张若尘心中越发生疑,目不转睛的盯着圣书才女,道:“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一定会帮你。”

    他的确不想和朝廷有什么瓜葛,但涉及到圣书才女的事情,他却是无法袖手旁观。

    圣书才女缓缓在轻舟上坐下,双手抱着膝盖,贝齿轻咬嘴唇,眼中浮现出淡淡的雾气,似乎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张若尘的心忍不住一颤,自他与圣书才女相识以来,还从未见到过其显露出如此脆弱的模样。

    哪怕是她当初身陷无尽深渊第一梯度,也始终很坚强,不曾像这般柔弱。

    正当张若尘想继续追问时,圣书才女喃喃低语道:“画圣前辈,已经逝去了……他……”

    闻言,张若尘先是一愣,随即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以为是自己听错。

    楚思远修炼数百年,在昆仑界未曾复苏以前,便修炼到了圣境巅峰,成为儒道的一位祖师,积淀可谓十分雄厚。

    在祖灵界功德战场,楚思远更是一举突破成为精神力圣王,之后变得越来越强大,乃是儒道的顶尖强者之一。

    而且楚思远还掌握着儒道的至宝七生七死图,即便遇到不可战胜的强敌,可自保应该不成问题。

    所以,张若尘很难相信楚思远身死这个消息。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张若尘眼神沉重,当即问道。

    圣书才女眼神黯然道:“就在三天前。”

    “以楚老……前辈的精明和强大,谁能杀他?”张若尘追问道。

    圣书才女的头低的更低,眼眶开始变得湿润,道:“是罗刹族的摩罗大亲王。”

    张若尘眉头微皱,没想到此事竟是罗刹族强者所为,毕竟罗刹族的主战场在南域,而非是在中域。

    中域同样开辟有功德战场,但却是以不死血族为主。

    在罗刹族中,修为达到道域境,就可被封为亲王,在此之上,还有着地位更为尊崇的大亲王。

    但凡大亲王,实力至少都要达到大圣之下第三层次,往往在天庭界和地狱界,都会拥有赫赫威名。

    不过,即便是遭遇罗刹族的大亲王,倚仗七生七死图,楚思远也应该有机会逃脱才行,且楚思远为何会突然招惹到罗刹族?

    “不仅是画圣前辈,整个画宗,都已经被摩罗大亲王率领大军毁灭掉。”圣书才女忍不住低声哭泣道。

    她曾向儒道四宗求道,画宗等同于是她的师门,楚思远亦是她的老师,如今他们都已不在,她岂能不感伤。

    张若尘心中一震,他已经听明白,不是楚思远招惹了罗刹族,而是罗刹族主动前来覆灭画宗。

    张若尘沉声问道:“罗刹族为何要灭掉画宗?”

    “那是因为画宗还保留着,昔日儒祖亲手栽种的最后一株圣道古茶树,那是儒道的精神象征。而圣道古茶树,则是让地狱界神灵都会动心的宝物,能够助他们参悟至高的神灵之道。”圣书才女道。

    儒道与朝廷的关系,实在是太深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千万年前,四位儒祖分别栽种了一株圣道古茶树,在中古浩劫中,其中三株被毁,仅剩下画宗的那一株。

    对于儒道而言,圣道古茶树的意义太过巨大,好比是儒祖在世,在所有儒道弟子心中,都有着无比尊崇的地位。

    罗刹族的一支大军,悄然潜入中域,对画宗展开攻击,这应该是儒道和朝廷,根本不曾预料到的事情,想要出手搭救,都根本来不及。

    既然连楚思远都已经身死,那株圣道古茶树,多半也已经落入罗刹族的手中。

    “罗刹族以摩罗大亲王为首,出动了数千位公爵,加上百余位亲王,画宗虽有数万弟子,即便拼死抵抗,可他们大多实力低微,如何能抵挡得住。

    “画圣前辈本来有机会退走,可他却选择与画宗共存亡,用生命去守护圣道古茶树,那是儒祖亲手栽种下,代表的是儒道的精神,无论如何,也绝不能落入地狱界的手中。”

    “洛虚前辈得到消息,想要去帮助,却没能进入画宗,就被摩罗大亲王打成重伤,之后被罗刹族强者一路追杀,如今生死未卜。”

    “短时间内,画宗变成了地狱,罗刹族大军所过之处,只留下遍地的白骨,画圣前辈浴血搏杀,却无力回天,被摩罗大亲王抓住,吊住脖子,挂在圣道古茶树之上,用一柄魔刀,将画圣前辈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吃掉,最后只剩下一具白骨,在风中飘摇。”

    圣书才女一边述说,一边大声痛哭起来,眼泪不断的流淌而下。

    到得这个时候,她的情绪已经完全失控,那样一位可敬的前辈,却死得那般惨烈,让她无法接受。

    张若尘的内心也受巨大震动,有一种窒息一般的感受,握紧了拳头,关节咔咔作响,眼中有着森冷的杀机涌动。

    杀人不过头点地,可这位摩罗大亲王,却是将楚思远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当着其面吃下,这是何等的残忍?

    不用想也知道,楚思远必定是承受了无法想象的痛苦之后,才最终死去。

    对于楚思远,张若尘有着无比深刻的印象,第一次相遇,是在他带着意志受创的凌飞羽,逃避邪道诸圣诸圣的追杀时。

    那时,不死血族齐天部族的十万大军来犯,楚思远仅仅只是画了一幅画,便将之全灭,绝对的震撼人心。

    之后,楚思远使用画宗至宝七生七死图,帮助凌飞羽恢复了意志,也让他与凌飞羽之间,产生了别样的情愫。

    在张若尘的心中,楚思远是一个很顽固的人,但却是一身正气,嫉恶如仇,眼中揉不得半点沙子。

    犹记得,楚思远曾和他一同前往圣明城,对他敦敦教导,让他不要走上歧途。

    还有在血神教出现大危机时,楚思远抛开成见,挺身而出,与血神教教主夫人一战,纵然实力不及,却也始终不退。

    如今,其更是为守护画宗、圣道古茶树而死,将儒道的崇高气节,表现得淋漓尽致。

    想到那位老人已经被吃掉,化为白骨,整个画宗变成了焦土,一时间,张若尘怔怔有些出神,眼眶竟也不自觉的变得湿润起来。

    战争,终究是残酷无情的,或许有一天,身边的亲人和那些熟悉的朋友,都将战死。

    也不知,下一个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