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 飞天鱼

第2480章 白卿儿摊牌了

    看见葬金规则神纹,姑射静美眸微微一亮,心中暗道:“师尊所言,果然不虚。张若尘已成史前神种葬金白虎的引导者,身边随时跟着一尊神灵,哪里还需要别的护道者?”

    她探出玉手,五指轻轻扭转,所有死灵魔气,尽数收回体内。

    “我能拜见葬金白虎前辈吗?”姑射静问道。

    张若尘收回葬金规则神纹,立即明白过来,姑射静根本没有打算真的出手,而是在试探。

    瞒是瞒不住的,葬金白虎和卍字青龙出世,地狱界很多神灵都知晓。

    当然,不包括十大暗势力和各个小族的神灵。

    史前神种这件事,福禄神尊只在命运神殿中讲述过。

    张若尘摇头,道:“葬金白虎前辈不喜欢被打扰。”

    姑射静倒也能够理解,对方乃是神灵,岂是一个大圣想见就能见?

    “你有一尊神灵护道,看来白卿儿针对你的计划,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姑射静嘻嘻一笑,径直坐到了椅子上,慵懒的躺在上面,胸口撑起的弧度惊人。

    张若尘十分清楚,葬金白虎不仅力量受限,而且只答应出手一次。

    因此,听到姑射静的话,心一紧,他问道:“白卿儿又有什么阴谋?”

    “不是阴谋,是一招阳谋。”姑射静道。

    张若尘道:“到底怎么回事?”

    “你好歹也算是混进了神女十二坊的内部,竟然没有听说?”姑射静讶然。

    张若尘摇头。

    姑射静轻轻一叹,道:“也对,有一尊神灵护道,哪里会在乎一位无上境大圣的阴谋阳谋。要不请葬金白虎前辈出手,先打出神女城?”

    张若尘干咳了两声,道:“葬金白虎前辈是神灵,又不是我的打手。”

    姑射静绝顶聪明,听出一些东西,露出恍然之色。

    看来,张若尘虽然成为了葬金白虎的引导者,可是对方根本不会出手,帮他对付别的圣境修士。

    真要有一尊神灵跟在张若尘身边,随时可以出手,张若尘哪里还会被困在神女城?

    即便是在冰王星,张若尘都可以横着走,只有他揍别的修士,没有修士敢动他。

    想想也很正常,神灵本就不能插手俗世。

    葬金白虎一旦出手,攻击了地狱界别的势力的修士,被攻击势力的神灵,岂会罢休?

    想到此处,姑射静对张若尘的忌惮,少了几分。

    “既然如此,这件事,你最好还是听一听。”

    姑射静道:“就在昨天,十八个势力的当家人,一起进入神女楼,向白卿儿和夜曼曼施压。逼不得已,白卿儿对外讲出了真相。”

    “什么真相?”

    张若尘生出不好的预感。

    姑射静道:“白卿儿说,极品本源神晶最初,是从七手老人的手中,流通到神女楼的赌城中。”

    “可惜七手老人已被她杀死,谁能证明,她说的话,都是真的?”张若尘笑道。

    姑射静盯着张若尘的双眼,巧笑倩兮,道:“可是白卿儿说,七手老人没有死,而是被你藏进了紫金葫芦。正是如此,他才能顺利逃出命运神域,并且天运司都推算不出他的踪迹。因为,你张若尘就是为数不多,很难被推算的人之一。”

    “我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也很合情理。”

    “通过你之前对我的那套说辞,加上白卿儿的这套说辞。我推想,那一天的经过,会不会是这样的。你和七手老人联手,使用空间手段,盗走了十七层禁制中的五枚极品本源神晶,并且杀死了手捧神晶的谭飞。”

    “白卿儿察觉到了这件事,前去追杀你们。在这过程中,你们杀死了苍白子,而白卿儿杀死了刑千。最后,你和七手老人脱身逃走,白卿儿因为身份原因,不方便大张旗鼓继续去追杀,于是利用与死亡大祭司的关系,请动了裁决司对付你。”

    “可惜天命司的插手,让你和七手老人逃脱一劫。”

    “你知道,白卿儿肯定会继续对付你,夺取极品本源神晶,于是利用我去牵制她。而白卿儿知道,极品本源神晶在你手中,所以才会封锁神女城,禁止你逃离。”

    “我说得没错吧?”

    “啪!啪!啪!”

    张若尘一边鼓掌,心中一边感慨,姑射静果然不愧是罗乷的闺蜜,心思厉害,虽然很多地方都有出入,可是大方向却没有错。

    张若尘不慌不乱,道:“想象力丰富,看来姑射姑娘是根本不信我,而是信了白卿儿。”

    “因为她说的,比你更合理。不仅我信,另外十七个势力的当家人,也都更加信她。”姑射静双眼又圆又大,直勾勾的看着张若尘那张帅气的脸,静等他狡辩。

    张若尘道:“首先,我根本不认识七手老人,为什么要和他合作?”

    “你们认识,在赌局上认识的。”

    “因为我,他可是输了数十万枚神石。这也算认识?我们算是仇人吧!”

    “有一句话,叫做不打不相识。为了极品本源神晶,敌人也可以相互合作。”姑射静道。

    张若尘苦笑:“就算是如此!白卿儿出手对付七手老人明明发生在前,怎么变成神晶被盗之后?”

    姑射静道:“这两件事,你怎么知道谁在前,谁在后?莫非,两件事,你都参与了?”

    张若尘有些气馁,完全没法解释,不得不说白卿儿这一招“摊牌”,的确是够狠。

    极品本源神晶的下落,让所有势力都知晓,可是,却也将张若尘逼到了各大势力的对立面。各大势力的矛头,都从神女楼,转移到了张若尘身上。

    张若尘笑了起来,道:“白卿儿这套说辞,有一个致命的错误。”

    “愿闻其详。”

    “既然五枚极品本源神晶,是从七手老人手中流传出去。那么,七手老人的身上,必定还有极品本源神晶,为何还要冒险从十七个大势力手中,盗取流失在外的五枚?”

    姑射静手托下巴,近距离盯着张若尘,道:“因为,七手老人和你,想逃独吞本源神殿,不希望别的势力参与进去。你还想怎么狡辩?”

    张若尘沉默。

    “哎呀,我的好若尘,我们的关系已经那么亲密,为何不能实话实说呢?本源神殿是一座惊天密藏,单靠血绝家族怎么可能吃得下?让罗祖云山界分一杯羹,风险一起承担,一起对抗未知的凶险,岂不是更好?”

    姑射静抿着嘴唇,轻摇张若尘的手臂,一副乖巧邻家小妹的模样。

    张若尘长叹一声:“告诉你实情吧!五枚极品本源神晶是被白卿儿盗走,绝不会有假,谭飞也是被她的梦境杀死。”

    “至于七手老人,的确是我助他逃出命运神域,做为报酬,他给了我一枚极品本源神晶。”

    “所以,真正想要独吞极品本源神殿的人,是白卿儿,不是我和七手老人。再说,我和那个老家伙,关系还没有那么好,我们并不信任对方。”

    姑射静沉思了片刻,仔细推敲。

    相对而言,张若尘的这几句话,比白卿儿的那套说辞,又更加可信一些。

    但,她并没有完全相信。

    只是觉得,真相已越来越近。

    姑射静道:“也就是说,七手老人已经走了?”

    “七手老人精神力强大,我想留住他,也留不住。”张若尘耸了耸肩,无可奈何的道。

    姑射静笑道:“也就是说,你的身上,有一枚极品本源神晶?”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我们的关系亲密,我才将这个秘密告诉你的。”

    姑射静仿佛已经忘了,张若尘利用她去对付白卿儿,害得她差一点死在巫马九行的刀下。也仿佛忘了,不久前,才被张若尘那双手占了便宜,自己还骂过他。

    她笑容满腮,柔声道:“是啊,我们可是一起经历过生死。”

    “寻找本源神殿,我需要你的帮助。”张若尘道。

    姑射静点头,道:“我们是最好的盟友。”

    若是让罗乷别的闺蜜,看见张若尘和姑射静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还近距离看着对方,含情脉脉的对话,肯定会大骂这对奸/夫吟/妇。

    忽的,姑射静神情一正,肃然道:“张若尘,你将有大麻烦了!”

    “哦!你指的是?”

    “你知道,为何白卿儿在这个时候,将真相讲出来?其实,一切的目的,都是将你逼出来。你若是不现身,所有势力,都会觉得她说的是真的。因为,你不敢现身!”

    张若尘道:“这就是她的阳谋?我现身,肯定遭到围攻,唯一的一枚极品本源神晶很可能不保。不现身,等于是默认和七手老人一起,盗走了五枚极品本源神晶。这么说起来,不现身,继续隐藏下去,虽然怂了一些,却是最好的选择。等到我的空间混沌虫伤势痊愈,自然可以脱身离开。”

    姑射静摇头,道:“可惜你藏不下去了!因为天运司的司空,近日会亲自前来冰王星,并且带来了神器天枢针。在天枢针的面前,你的种种手段,都将失去作用。”

    “至于这么疯狂吗?竟然动用神器。”

    张若尘难以镇定,心中恨不得将白卿儿,当成潋曦,狠狠的收拾一番。此女太狠毒,种种手段,都是在将他往绝路上逼。

    “动用天枢针,不仅是为了寻你,更是为了寻找重伤遁走的巫马九行。命运神殿三司齐至,高手如云。据说,十二神宫也有顶尖大圣前来,对外声称是血洗无间阁,为死去的神女风郦报仇。这场风波,已是越来越巨大,我甚至怀疑,有神灵悄悄来了!”姑射静道。

    张若尘抓住姑射静的双臂,道:“我们是最好的盟友,最亲密的关系,你得帮我。要不,我们去把天枢针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