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 飞天鱼

第2663章 人生得意有美梦

    第2663章 人生得意有美梦

    “这一千年,你到底去了哪里?你可知,天下人都以为你死在了本源神殿?”

    洛姬温婉如玉,声音轻柔,细细讲述张若尘失踪后发生的事。

    当时,谣言四起。有人称,是乾坤一气堂的巫马九行杀死了他,于是不久后,乾坤一气堂在不死血族的所有秘密堂口,都被血后摧毁,逼得乾坤一气堂差一点全部撤离地狱界。

    又有人称,是修辰天神夺舍了张若尘,传得有理有据。

    因为,千年前,修辰天神出现在了本源神殿,且,与张若尘有很深的过节。最重要的是,本源神殿出世后,修辰天神也失踪,隐藏到了未知之地。

    不久后,血绝家族的三尊真神,出现到青鹿神殿,并且爆发了神战。最后,据说是命运神殿出面调解,才暂止干戈。因为青鹿神殿也不知道修辰天神去了哪里?

    张若尘听到此处,不禁暗暗一笑,猜测修辰天神多半是以为冰皇真的已经离开了冰王星,欲要杀它,所以躲了起来。

    因为张若尘失踪,血绝家族三尊真神斗战四方,杀得血流成河,甚至去闯过命运神山,逼问裁决司。也曾向刀神界的神灵,发起过神战,有伪神因此而陨落。

    血绝战神打入过神女十二坊,逼问白卿儿的下落,因为怀疑,张若尘可能是死在她的手中。随后,又转战石族,骂了荒天整整三日,最后两人在星空中决战,打得无数星辰坠落。据说,是冥王赶到,告诉了血绝战神什么,战斗才结束。

    张若尘一直静静的听着,不禁唏嘘感慨,能够明白母后当时心情的痛苦,外公心中的怒火。同时,他也明白,洛姬能够知道得这么清楚,肯定是十分关心他的消息,所以,才会刻意打听和留意。

    随后,张若尘向她讲述了这一千年的经历。

    当然没有告诉她,自己进入了时间长河,去往了太初。因为,这太匪夷所思。

    别说她难以相信,就算讲给神灵听,神灵都未必会信。

    张若尘只是告诉她,自己去了须弥圣僧的圆寂之地,修炼圣意,出关之时,已是千年后。

    “原来这一千年,你是在七祖的圆寂之地,难怪神灵都推算不出你的生死和位置。”洛姬面露恍然之色。

    “刹那间,痛失千年时光,世间已是物是人非。”张若尘轻叹一声,问道:“你呢?这一千年,还好吗?”

    “刹那千年。”洛姬道。

    张若尘道:“你也是刹那千年?”

    洛姬道:“昆仑界功德战结束后,我便是回了天初文明,并且,将九曲天星也带了回去。你可还记得,九曲天星上空的那座神门?”

    张若尘当然记得。

    九曲天星是天初文明的神灵“洛神”的陨落之地。

    九曲天星上空的那座神门中,有洛神留下的神藏。当初,张若尘和李妙含都曾进入神门,得到了其中一些好处。

    “回到天初文明后,我绝大多数时间,都在神门中修炼。每隔百年,才会出关一次。与刹那千年,没有太大的区别。”洛姬道。

    修炼者,可能很复杂,也可能很纯粹。

    一些活了上万年的修士,经历的红尘俗世,未必比得上一个凡人。他们绝大多数时间,都在修炼中渡过。

    当然,也有极多修士,常年在俗世中历练,为了修炼资源和机缘,尔虞我诈,生死厮杀,老谋深算。

    有的修士需要红尘炼心,就是因为经历的俗世和情感不够,阅历太单薄,没有见过人生百态。

    “你为何来天庭?”洛姬忽而问道。

    “因为,我想见你。”

    这话,张若尘知晓是她心中最希望听到的答案,可他终究是说不出口,道:“本是来完善心境,如今心境已经圆满,其实,见你之后,就该离开的。可是,离开之前,我还想杀几个人。洛姬,对不起!”

    “为何忽然说对不起?”

    洛姬凝视着他,双眼如静湖。

    张若尘苦涩的道:“我知你处境艰难,很想帮你,可是,能做的却少之又少。我知你心中的情义,很想给你一个美好的未来,可是,我却必须要回地狱界,将来说不一定会在战场上相见。”

    他继续道:“我知一个男人不该太过多情,更不该处处留情。可是,终究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样子,有些时候,我不知道该如何拒绝,更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不伤你们的心。”

    “面对敌人的时候,可以果断的挥剑斩下去。可是,面对你们饱含情意的眼睛,我却无法果断的挥剑斩情丝。曾经经历的一幕幕,都刻在脑海里。欢声笑语,酸甜苦辣,悲欢离合皆印在心中,怎么都斩不下去。”

    洛姬道:“所以,你这次来见我,是想斩断我们之间的情丝?从此,不再有任何关系,做两个陌生人,或者是战场上敌人?”

    不等张若尘开口辩解,她便又道:“其实也对,我们之间的缘起,本就是阴差阳错,哪里比得上你那位已经成神的红颜知己?当然,也比不上,你在昆仑界的青梅竹马。地狱界那位已经订婚的明媒正娶,自然也就更加比不上。你的情剑,不斩我……又斩谁呢?”

    张若尘从未想到,洛姬的词锋竟如此犀利,句句诛心,穷追猛打,就差没有把他定义为一个“薄情寡义、始乱终弃”的卑鄙之徒。

    洛姬眼眸晶莹,有泪雾弥漫,声音不再像先前那么清脆悦耳,带有一丝悲呛:“张若尘,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你不出现的这一千年,我不照样活得好好的?你走吧,我就当你从来没有来过,已经死在了一千年前。相见不如不见,或许说的就是我们……你干什么……”

    张若尘展开双臂,从背后将她娇柔温暖的身体,紧紧抱在了怀中,感受到她轻轻颤抖了一下,却没有挣扎。

    张若尘嗅着她发丝间的芳香,在她耳畔柔声,道:“别再说赌气的话了,也不要再胡思乱想。即便天下人都弃了你们,我却一定不会弃你。相信我!”

    张若尘明白,天庭有舍弃天初文明的声音出现。

    红尘大圣,天初文明的修士又被孤立。

    洛姬虽然表面上十分坚强,但,终究只是一个女子,身上承受的压力太大,心境已在崩溃的边缘,正是心理十分敏感的时候。

    她听到张若尘既是说“将来战场上见”,又是说“挥剑斩情丝”,自然是会多想,心境怕是已经崩溃,正是如此,才会如此的失态,以为天下人都弃了她和天初文明。

    这一夜,张若尘便住在天初文明的别院。

    第二天清晨,他起床的时候,洛姬还在床榻上静静的沉睡,双眸轻闭,睫毛长而弯曲,肌肤细腻如玉脂,美丽得令人窒息,如仙女下凡尘。

    洗去一身芳香,张若尘换上一身干净的儒袍,化为书千痴的模样,走在化神岛的街道上。

    离开时,洛姬已经醒来,为张若尘梳理了头发,戴好儒巾,温婉得像一位送夫君出门的娇妻。可是,哪家的娇躯,能有她那么美丽?那么仙心玉骨?那么蕙质兰心?

    又有谁,可以娶一位仙子做娇妻?

    走在街道上,张若尘不自觉的露出笑容,只感觉曾经受的苦难根本算不得什么,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可是想到地狱界和天庭即将开战,天初文明首当其冲,而他却又必须要回地狱界。

    想要娶洛姬为妻,谈何容易?

    更何况,除了洛姬之外,还有罗乷、凌飞羽、木灵希、白卿儿、纪梵心、孔兰攸……,她们该怎么办?有斩不断的情丝,也有必须要负的责任。

    越想,张若尘越是笑不出来,心中的甜蜜被现实击溃。

    短暂的美好,似乎很难永恒。

    如果父皇没有陷落在命运神殿,如果地狱界和天庭不会开战,做昆仑界的一个逍遥帝皇,或者是地狱界的一个神子,他能处理好与这些女子之间的感情吗?

    想到她们一个个都精明至极,且手段了得,张若尘便是暗暗摇头。

    “美梦虽好,现实却很残酷。张若尘,该醒一醒了,先解决掉商子烆再说。”张若尘暗道。

    其实,突破到万死一生境后,张若尘便是该离开天庭。之所以前来红尘大会,就是为了杀商子烆。

    此人的存在,对昆仑界的俗世是巨大威胁。

    而且,张若尘一旦回了地狱界,商子烆知道他还活着,肯定会疯狂报复与他有关的修士。不杀商子烆,张若尘怎么可能放心离开?

    更让张若尘无法接受的是,他居然敢追求洛姬,这是想干什么?报复吗?

    在红尘群岛,既有一位掌握着大量真理奥义的红尘绝世楼楼主,也有可能存在各大世界的一些神灵,要杀商子烆必须要谨慎布局。

    思索间,张若尘已来到画界修士的落脚点。

    报上了“书千痴”的名字后,一位画界的修士,露出敬仰之色,连忙躬身行礼,道:“书先生,出大事了,春秋大圣和项少殿主去了书界修士的落脚点青梨馆。”

    “发生了什么大事?”张若尘生出不祥的预感。

    那位画界修士,悲戚而愤怒的道:“书先生竟还不知道吗?昨夜,庸书圣惨死在青梨馆,房间中满地桃花。据说,是天杀组织的报复。整个红尘群岛都被震动,各大世界的修士,无人不惊。”

    ……

    求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