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 飞天鱼

第2900章 白卿儿挖的坑

    第2900章 白卿儿挖的坑

    白卿儿走进神女王殿,率先看到的,便是泰然庄肃的商弘。

    二人对视。

    商弘仪表不凡,雅人深致,冲她点头微微一笑。

    白皇后早已回到殿宇上方的座椅上,身周神雾缭绕,雾中一粒粒白色光点犹如星海世界,如梦如幻,却又释放惊人威势。

    看着他们郎才女貌的模样,白皇后不禁在想,让白卿儿嫁给商弘未必就不是一个好的归宿,对她更是一种保护。

    但,想到商弘此来,本就目的不纯。

    而且商族只是将她们视为工具一般利用,不可能付出真心,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随时可以牺牲她们。甚至,将她们拱手送人。

    白皇后收起心中不切实际的天真想法,目光望向站在一旁的彩衣神和黑心魔主,发现他们的目光,皆是盯着白卿儿,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

    白皇后心中动了杀意,无论如何她都要保护自己的女儿不受伤害。

    白卿儿望向彩衣神和黑心魔主,但,二神修为太高,看不清他们的容貌。

    她很快收回目光,问道:“这两位前辈是谁?”

    白皇后道:“他们二位,乃是本座新招揽的两位太上护法。今年玲珑大会前来的神灵众多,鱼龙混杂,且相互间的矛盾激烈,必须得有神境强者坐镇,才能护星桓天周全。”

    白卿儿不再多问,道:“雨虹山脉中出大事了!”

    “此事我已知晓,是死亡神尊的弟子血屠和古鸦所为。但,他们已经离开星桓天,此事也就不再归我们管,天庭的神灵,自然会去解救天堂界三神。”白皇后道。

    白卿儿道:“我说的不是此事,而是那些神尸。”

    彩衣神和黑心魔主刚到星桓天,不太清楚其中蹊跷,皆是露出茫然之色。

    白皇后却是脸色微微一变,从神雾中走出,身上穿着红紫相间的宫装,下摆在台阶上长长铺开,长发高攀,插着玉笄,道:“你去了雨辰神庙?”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怎能不去探查?”白卿儿道。

    商弘心中生疑,但眼神深邃,不留痕迹的问道:“卿儿乃是本源掌控者,昨日以本源奥义调动天地本源规则的,应该是你吧?”

    白卿儿知晓,若是认下此事,也就证明,是她故意引四甲血祖、焱神等人进入雨虹山脉。

    一旦让商弘知晓,自己被利用,而且她还与四甲血祖的死有关系,商弘不可能还有现在这么好说话。

    就连那两位修为高深莫测的护法,此刻都投来不怀好意的眼神。

    白卿儿淡然自若,“我也是感应到天地本源规则的波动,才立即赶去雨虹山脉,想要知晓是谁在动用本源奥义,或许可以夺来为我所用。”

    “可惜,却被困在了里面,直到天亮才知晓,居然是命运神殿的血屠。”

    “所以使用本源奥义的是血屠?”商弘道。

    白卿儿道:“除了他,不可能还有别人。当年,本源神殿出世,血屠是第一批进入其中的修士,而且在里面得到了大机缘。我想,本源奥义他应该得到了不少。若没本源奥义相助,他怎么可能杀得了四甲血祖?当然,这些都是我的推测。”

    商弘凝看了她眼神许久,看不出破绽,道:“身怀大量本源奥义,嗯!如此看来,这个血屠,是必须得死。”

    彩衣神问道:“雨辰神庙到底是什么地方?神尸又是怎么回事?”

    白卿儿道:“雨辰神庙乃是当年星桓天尊二弟子雨辰子的道场,数百万年过去,那里如今已是化为一片凶地,地底葬有许多神尸。”

    “神女十二坊的上一代主人玉龙仙,晚年时,为了续命,联合须弥圣僧的大弟子方寸大师,曾闯入其中,寻找传说中的天尊神源。”

    “在那里,方寸大师布置了空间神阵,玉龙仙留下了大量神纹,皆是为了镇压地底的神尸。”

    “十万年过去,空间神阵和神纹威力大减,神尸开始蠢蠢欲动,有逃脱出来的风险。一旦神尸脱困,星桓天必将死伤惨重,还请城主早做谋划,将它们镇压回去。”

    做为神灵,而且是极其聪慧的神灵,白卿儿早就摸清神女十二坊背后势力的影子。再去询问星海垂钓者,即便星海垂钓者不会向她透露全部真相,也能知道一个大概。

    正是如此,白卿儿虽看不透彩衣神和黑心魔主,但,掌握有大量本源奥义的她,感知力非凡,早已将他们的身份,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他们来星桓天干什么?

    为何成为了神女十二坊的太上护法?

    白卿儿在进入殿中的那一刻,就在谋算对付他们的策略。正好雨辰神庙遭遇大危机,何不将他们填进去?

    正是有这样的打算,所以,白卿儿刚才故意说出雨辰神庙中有天尊神源,却不说玉龙仙陨落在了里面,更隐瞒了地底老尸鬼的存在。

    她是料定,必然会有人对天尊神源动心。

    果不其然,彩衣神极为上心,立即问道:“天尊神源在雨辰神庙中?”

    “只是一个传说而已,可惜玉龙仙却当真了,至死都没有找到天尊神源。”白卿儿再次轻描淡写,带过玉龙仙的死亡原因。

    她又道:“城主,我打算,让冥花坊主立即前去坐镇雨辰神庙,一旦里面发生大变,我们也能提前知晓。”

    白皇后何等精明,听白卿儿避重就轻的讲述,已是看出端倪。

    “也好,的确该有神灵坐镇其中,随时通禀里面的情况。”

    白皇后传出一道神念,招来冥花坊主,将刚才的事告诉了她。

    冥花坊主正要赶去雨虹山脉之时,彩衣神走了出来,道:“本座前来星桓天之前,见了血战神殿殿主甲天下一面,他让本座一定要查清四甲血祖的死因。区区一个成神数十年的新神,怎么可能杀得了四甲血祖,此事必有蹊跷。本座也去一趟雨辰神庙吧!”

    彩衣神脱下身上神衣。

    彩衣斑斓,有七种色彩。

    说来也怪,彩衣立在了彩衣神面前,像有一个透明的人穿着它。

    彩衣神嘴里一口鲜血吐出,血液绯红炽热,不仅血气浑厚,而且蕴含他三千万道神念。每一道神念,模样都与彩衣神一模一样,像是有三千万道鬼魂飞在神女王殿中。

    神女王殿外的神女十二坊弟子,个个都感觉空气瞬间变得阴寒,整座神女王殿都被黑色云层覆盖。

    在刺耳的呼啸声中,三千万道神念和血气,汇聚到彩衣中,凝成一尊与彩衣神长得一模一样的神灵。

    当年黑心魔主还是上位神的时候,使用三千道神念,凝聚出来的分身,便是拥有顶级大圣的战力。

    如今,彩衣神以大量神血,三千万道神念,和部分神魂,凝聚出来的分身,加上自己的神衣,战力绝对比黑心魔主当年的分身强大万倍以上。

    彩衣神分身走向冥花坊主,枯瘦的脸上,浮现出邪异的笑意:“坊主,带路吧!”

    冥花坊主只感觉,对方的眼神,似能穿透她的衣裙。

    站在他面前,不仅压力巨大,而且有一种浑身不着寸缕的赤裸感。

    “好可怕,他到底是谁,为何只是一道分身,都能让我生出不可战胜的念头?而且,他的眼神……”

    冥花坊主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忐忑过,若不是知晓对方乃是神女十二坊的太上护法,她很想立即拒绝前往雨辰神庙。

    彩衣神冷冷一笑,心中暗道:“传说果真不错,神女十二坊的坊主皆是极品。既然那雨辰神庙无法推算和感知,进入其中后,便将你采补,如此一来分身的战力必定更上一层楼。”

    既然知道雨辰神庙危险,想要寻找天尊神源,自然是要多下一些本钱。

    分身的实力越强越好。

    即便白皇后和黑心魔主这样的大神,都脸色微变,真切感受到彩衣神的可怕。至少他们还做不到,凝聚出如此强大的一具分身。

    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后,白皇后又感到担忧。

    白皇后知道彩衣神是什么德性,冥花坊主一旦与他进入雨辰神庙,后果将难以预料。

    她向白卿儿看了一眼,发现白卿儿波澜不惊,胸有成竹,像是另有后手,这才没有开口留下冥花坊主。

    但她实在猜不透,白卿儿到底在想什么?

    为何偏偏让冥花坊主去镇守雨辰神庙?

    其实,白卿儿此刻心中,只是在暗暗叹息,“不愧是活了数十万年的老怪物,太小心谨慎了,居然只是让一道分身前去探查。”

    商弘虽感知到一丝不妥,但既然彩衣神只是派出一道分身,也就没有出言劝阻。

    ……

    雨辰神庙外,日晷中的时间,已是过去三个月。

    三个月以来,张若尘一直在刻画空间阵法铭纹,巩固和加强阴遁九阵。

    在这个过程中,他对空间阵法的理解飞速提升,打算此间事了,就自己炼制一座空间神阵试试。

    张若尘正停下来蕴养严重消耗的精神力之时,诡异的事发生。

    雨辰神庙中,传出一阵若有若无的美丽歌声,像是一位绝色女子在里面,唱诉人生苦歌。但里面,明明只有一片荒芜了不知多少万年的废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