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茅山捉鬼人 青子

第3326章 第3328 神谕2

    叶少阳赶举剑作法抵挡,飞快说道:“那是给谁听的,九天玄女吗?可我们找不到她啊,我们得找到人神官,让他对付无极鬼王,反正结果都一样不是?”

    “规则……”

    “什么?”

    “规则!”

    这位茅山的前辈又重复了一遍,叶少阳还想再问,对方攻势已到,叶少阳只能挥剑抵挡,一记对攻之后,叶少阳被反震之力撞得眼冒金星,差点坠落下去,结果一口气还没缓过来,又是崭新的浪头袭来。

    还是两朵巨浪。

    叶少阳虽然是人间最强的男人(咦?),但毕竟没无极鬼王那个实力,对攻了一记之后,实在扛不住了,重击之下,身体再也控制不住,直接坠落下去,这一瞬间他听到了一声惨叫。

    元神在虚空中不断降落,终于落地的时候,叶少阳环顾左右,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片平原之上,看周围的风景,似乎是回到了无量界。

    身边是谛听,他居然现出了本尊模样如同一只巨大的麒麟,躺在地上动也不动了。

    叶少阳赶紧上前检查他的情况,这时徐文长带着瓜瓜从远处赶来,忙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他魂魄还是好好的,但是……他魂魄好像被什么给封印住了,陷入了昏睡。”

    徐文长闻言大惊,赶紧走过来,抓住谛听的一只手准确说是蹄子,以法力检查他的神魂,过了一会,突然闷哼一声,触电般地弹了出去,惊悚道:“我尝试打开他魂魄的禁制,但禁制太强,怕是大帝来了都未必能打开!”

    谛听现在魂魄被锁住了,仍然在他身体里,没什么危害,就像人间的植物人一样,你跟他说话他甚至都能听见,但就是不能动不能说话。

    三人悚然。

    “他是被打成这样的?”徐文长询问道。

    “不会吧,我一直挡在他前面,我都没事……再说那些神仙似乎也不想杀人,否则我们早死了,人家只是把我们驱赶出去,大概是为了不让我们接近须弥山。”

    徐文长眉头紧锁,思考起来。

    “会不会……是因为他听懂了神谕,那些神仙怕他泄密,所以锁住了他的魂魄,让他无法把神谕讲出来?”瓜瓜突然插了这么一句。

    叶少阳和徐文长互相看去,瓜瓜这番猜测没准就是真相!

    本来,谛听是上古灵兽,实力非凡,想要封印住他的元神魂魄、还要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做到,除了那些远古大神出手,三界之内基本上没人能做到。

    叶少阳开始思索这件事背后的原因,他想到了那个茅山前辈跟自己说的那几句短暂的话,大意就是他们没资格窃听神谕,“规则”……规则是什么意思?

    “也许,他们不信任我们,不想让神谕被别人听见,万一我们是坏人,知道了神谕之后,抢在九天玄女之前找到人神官,把他杀了,他们的计划不就落空了。”

    见徐文长点头赞同自己的意见,叶少阳又说道:“我只是好奇,他们不是全知全能的吗,难道不知道我们这么做是为了对付无极鬼王?”

    徐文长道:“他们并非全知全能,他们是规则的制定和维护者,但就算是他们,也无法随便修改规则,而且他们并非是具象的人格……小天师你想,如果他们真的全知全能,看谁不顺眼直接过去杀了他不就完事了,还找什么人神官,弄这么费事做什么!”

    “说的是啊!”

    叶少阳点着头,陷入沉思。

    徐文长接着说道:“所以,他们一切都按照规则来,他们的规则,就是让九天玄女回到须弥山,听到神谕,然后按照线索去寻找人神官……我们让谛听去,这就是破坏了规则,所以,他们封住了谛听的神魂,让他没法泄密。”

    叶少阳总算明白了那个茅山前辈口中的“规则”是什么意思,不过似乎不止于此,也许还有什么深意,但自己一时之间想不到什么头绪,只好不去想了,回到眼下这个现实的问题,“所以,按照规则,九天玄女现在应该已经回到须弥山,领到神谕了,但她没来,是不是因为有什么事情破坏了规则,让她没能来到这里?”

    徐文长想了一下,道:“两种可能,第一,时机还未到,九天玄女还没觉醒;第二,就像你说的,有什么人或事情,打破了规则,造成九天玄女没法来到须弥山……”

    “我更倾向于第二种可能,”叶少阳望着他的眼睛,说道,“没准九天玄女已经……挂了,但众神并不知道。”

    徐文长沉默片刻,说道:“我觉得死亡未必,可能是还没有觉醒,前提是她跟大帝一样,投胎之后陷入胎中之谜,还没有觉醒意识到自己的使命。”

    叶少阳耸了耸肩,有点落寞地看着躺在地上不动的谛听,道:“所有这个计划失败了是吗,得继续寻找九天玄女和转世灵童?哦,还有人神官,这下可好,连听爷也赔进去了。”

    俯身对谛听说道:“听爷你能听见我说话吗,你别着急啊,就当睡觉了,等我们想办法把你弄醒,也许几个月,也许几年,反正一定会有办法的,你如果清醒,就给自己找点事干,或者在脑海里唱歌,我以前被关起来时就这么打发时间的。”

    抬起头,见徐文长还是沉吟不语,问他:“你想到什么好办法没有?”